慕仓

我没病,你呢。

【双教主】日落西山·前传 03


最近的创作热情意外得高,不过我是越来越受不了自己的文笔了,完全就是小学生风格了……

勿扰真人 不喜勿入 圈地自萌

cp 黄晓明 邓超





03




不知是不是太久没有如此放松的心态,一向警惕性很高的黄晓明竟是在飞机前行的过程中进入了梦乡,那种平和而又温暖的感觉将他整个人包裹着,他很久没有如此安详了。

欧洲的各座城市他们都游历过,哥特式的建筑,圆顶的教堂,蓄着小胡子走路姿势优雅的贵族,他想那时他应该是幸福的,那是他活得最为轻松的一段日子,在鸟儿的鸣叫声中睁开睡眼,身旁躺着的人毫无戒备地展露出最原始的睡颜,他喜欢这种平淡的生活,喜欢牵着那个人漫步在梧桐树荫下肆意潇洒的感觉。

战争的烟火他们也经历过,硝烟弥漫的城市没了它原本温柔美丽的一面,城墙和建筑上被拉扯出一道道无法抹去的痕迹,身披铠甲手握利刃的士兵们挥舞着自己的汗水与献血,他们无畏的牺牲染红了古朴的城市也燃起了人们心中的热血。他想自己也是喜欢那段日子的,虽然常常会被一阵炮弹的轰鸣声惊醒,但只要当他握上那人常年冰冷的手时,便能从中汲取到安定的力量,他的心也便安静下来。

刺激的逃亡生活他们也体验过,成天的躲避和疾走让他们的脸上总是被污渍和汗水所占据,往往找到一个栖息之处也不能呆上太久,他想自己引以为傲的警惕性就是被那段艰难的日子所训练出来的吧。即使是漫步在刀刃,游走在危险边缘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害怕、痛苦的情绪,那时的他以为是自己战士的天性使然,让他反而更适应那种居无定所提心吊胆的日子,所以他喜欢刺激,也喜欢这种生活。

但最后他才发现,无论是平淡温馨的日子,热血沸腾的岁月,还是惊险刺激的游走,能让他一直笑着说自己不累的,能让他发自内心感到快乐的,都是源于身边那个不变的人。

三番两次的离别没能换来他的大彻大悟,反倒是到了彻底失去时,他才恍然醒悟。

那时他才真正觉得,老天是公平的,让他这个不懂得珍惜的人最终得到了应有的报复,而老天又是不公平的,在他看清真相时剥夺了他内心最重要的支柱。

黄晓明忽然睁开眼,眼底的悲伤与痛苦在触及洋洋洒洒照进来的光芒时,消失殆尽不留一丝阴霾。

他双手交叉着,一双眼被映得亮闪闪的,像是把这灿烂的阳光尽收入了属于他的眼瞳。

因为他发现,老天对自己终究是偏爱的。




有了目标后,他们两个行动的步子却是慢了下来,一路上询问了当地人他们最古老的东西,除了年轻人们一致仰着头想不出个所以然,或是答些匪夷所思的东西,几个年近花甲的老人皆是摸着胡子告诉他们是这条母亲河。

这更坚定了他们的想法。

当地人的热情也耽误了他们不少脚程。

还有一个从发色上能看出健康的老人黄的老公公,拉着邓超的手硬是不让他走,嘴中念叨着些旁人听不懂的话。

老人的小孩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饱含歉意地向两人打招呼,原来他家老爷子已经过了一百十五岁的诞辰,是折折不扣的老寿星了。

男子笑着说自家老爷子平时意识都挺清晰的,却是现在有些言不达意,两人表示理解就想走。

谁知老爷子一下子精神了起来,竟是举起手定定地指着邓超的侧脸,眼神中迸发出亮光,生涩的从未被听过却发音优美的字句从他嘴中流出。

即便是组织内公认博学的杨颖也分辨不出这是何方语言。

老爷子却像中了魔咒般重复着那字句,目光不肯移开。

而后老爷子突然间笑了,在他的孙子奇怪的注视下,老爷子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我还能活很久,很久。”

男子不好意思地搀着他向里室走去,谁知老爷子竟是挣开了他的手,转而对着邓超笑,模样不像一个高龄人反倒像一个调皮的孩子。

然而邓超却直直楞在了那儿,杨颖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老爷子见他这副样子,点了点头,径直离开,他的孙子挠着头对杨颖说抱歉。

“超哥,你怎么了。”

杨颖见平日那总是笑嘻嘻的人木着一张脸站在那,却不知从何去帮他。

邓超垂下头,旁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是威托语。

他认出了老爷子冲他念叨着的话语,

这是在他记忆中印的很深的一种语言。

老爷子说的并不标准,只是模仿的音似,他却能理解这句话。

邓超抬起头,在杨颖惊讶的注目下,缓缓说出了听上去更为流畅优美的话语。

它在威托语中的意思是,

我的爱人,邓超。

邓超回避开杨颖追问的话,见她的表情应该并不认识这种语言,

“这是威托语,就是吃了没的意思。”

他笑着说,

“老爷子太热情了。”

转而他又说,

“李晨说我们沉睡了二千年,是真的吗。”

“啊?”

杨颖一愣,眼里闪过一丝被戳穿的不自然,

“他那时刚睡醒吧……一百年,我记得是一百年。”

她暗暗希望邓超对于时间的概念并不是那么精准。

事实果然如她所愿。

“一百年,那倒不长……”

她看着邓超迎着阳光,只留下一个侧脸暴露在她的可见范围之内,恍惚间,杨颖觉得这个人自己陌生的很。

而后她听到邓超说,

“这太阳有点大,我们去避避吧。”

杨颖虽没觉得太热但还是顺着他的意思走了阴暗的地方,邓超眯着的眼睛终于得以睁开,他凑过去看杨颖摆弄着那个终端。

为了甩掉自己脑海里对于邓超的奇怪想法,杨颖觉得上网搜搜所谓的威托语,邓超凑过去就看到一行字,但明显,他的动作有所迟钝。

威托语,灭绝语言,失传于十八世纪中期左右。

“没想到超哥你这么博学。”

本以为是邓超胡乱编了个名字的杨颖带着些惊讶的眼神望向他,邓超倒是没太大反应,听了她的话就是笑笑,但这一个笑容却让杨颖倍感安心,因为这是她常见的那种笑容。

“我们要快点了。”

这么说着,杨颖加紧步伐,邓超反而落了她一步。

他在快步跟上杨颖之前,不禁回头又看了一眼刚才老爷子坐着的地方。

我的爱人,邓超。

他不知道为何会在这样一种已经失传的语言中听到自己的名字,而且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他知道那个老人并不懂得威托语,但他很想知道是谁用这样一种语言曾经说过这句话。

他转过头,看着杨颖的背影眯起了眼,这种种的事情叠加起来让他不由得深想。

而在对方发现自己落后之前,邓超迈开了步子。

因为他总会知道是谁的,他预感会很快很快,而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还有谁看到过这些。”

金盛沉着一张脸,神色严重地望向自己的手下,

“没,没了我第一时间发现就送到您这了。”

金盛点了点头,示意他离开,那个手下战战兢兢地望了他一眼,低下头就走。

过了一会,金盛将那张照片放入自己的抽屉中,这才召来他的心腹。

他用眼睛斜了斜门外,手在脖子那比划了一下,心腹点点头就离开。

待到脚步声逐渐消失后,金盛端坐着的身体仿佛泄了气的气球般一下子软掉。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竟然想着帮黄晓明去掩埋这个秘密。

他金盛不傻,甚至很聪明,一眼就看出那字迹是属于那个年代的,他也不信世界上会有两个长得如此相像的人,在看到相片的一刹那,他心中的谜团就被解开了大半。

照理说,他应该马上向自己的幕后大人禀报这个消息,但不知为何,竟起了这个念头,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金盛叹了口气,他没想到这个人身上竟是隐藏着如此巨大的秘密,长生不老,青春永驻,这是多么大的诱惑啊。

奇怪的是,他金盛内心并没有升腾起什么奇怪的想法,反倒像是舒了口气般轻松,他多年来打拼在生死边缘的经验告诉他,这不是一件能随便掺合的事。

今年,他已经四十五岁了,银行卡里的储蓄足够他安安稳稳过下半辈子,家里也有温柔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等着自己。

金盛生出了一种归隐江湖的念头,而这念头一发便不可收拾。

他伸了个懒腰,四肢随意地下垂,而后喃喃道,

“就让我看完结局吧。”

他对自己说,无论是多年来内心的好奇还是一种突然生出的振奋感,都让他想看着被自己挖掘的黄晓明做完这一件事。

金盛起身,突然之间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轻了几分,他想,或许是太过执着于爬上更高的权位让他迷失了头脑,他很庆幸,还来得及回头。




下了直升机的黄晓明停住了前行的步伐,助理迷惑地盯着他,黄晓明在她的注视下,缓缓抬起右手,置于自己的心口,眯上眼睛,嘴角挂着安心的笑容,这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更像是一场完美的秀,他的声音不响却饱含真诚,

“愿神保佑你作出正确的选择。”

“走吧。”

黄晓明再次睁开眼睛,先前那幅十足的神父样子看不出丝毫,只有他亮得能投入人心的眼眸和淡淡的微笑保持不变。





顺着河流的走向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源头,那是个不大不小的瀑布,奔腾而下的泉水溅起丝丝水花,拂在人的面孔上显得舒爽清凉。

“这就是源头吧。”

杨颖走近瀑布,半弯下腰去瞧那清澈的水池,

“哟,还真凉!”

她伸出手,在触碰到水流的一刹那却瞪大了眼睛。

原本那些乖乖盘旋在池底的水流像是受到了召唤般,分出一丝涓流沿着杨颖的手指向上流动,明明是水,杨颖却感受不到丝毫湿润的感觉,只是惊讶注视着它顺着自己的小臂上爬,而到了肩膀处,骤然消失。

“这就算……激活了?”

她甩了甩手臂,并没有觉得有多大的感觉,邓超见状也上前来。

同样的一条水龙,却是粗上了几分,蜿蜒地环绕着邓超的手臂向上。

“像是盘山公路。”

杨颖补充道,

“我那条是阳关大道。”

水龙蜿蜒到邓超胸口才肯停下,随即杨颖也看到邓超手臂上的痕迹消失得无影无踪,邓超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有些半抱怨半开玩笑地说,

“这挺好看的,纹个身倒是不错,没想到不经看啊。”

他不知道的是,那条水龙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换了个样子缩在了他的胸口,一闪一闪的发出常人看不见的光,像是在为谁指引着方向。


“那我们分头去找他们几个人,注意不要多人行动。”

两人确立了目标后便各自分头,杨颖在不远处便看到了仍拽着路人问个不停的王祖蓝,不一会她又碰到了包贝尔。

邓超也是很顺利,在小食店便看到了不务正业的郑恺和陈赫在闷头比赛吃辣面,李晨则是在不远处兢兢业业地背着一个腿受伤的女子去她暂住的旅馆。

七个人聚首后,便由杨颖将大致的情况告诉了大家,几个人都跃跃欲试的。

“切记不要多人行动啊。”

杨颖将坐标从终端传给了他们几个,再三叮咛。

“那我们到时候就各自去目的地吧。”

邓超托着下巴,突然开口,

“现在开始就要提高警惕了,千万别触碰到禁忌。”

“还要当心黑暗组织的人。”

负责的李晨接话道,

“超你得上点心。”

邓超嘴上应着,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对黑暗组织无法吊起警惕的念头。

这次大家都是一个人走的,邓超放慢了脚步,目光游离在地面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拽住了他的外套,轻松一扯,就把这个不在状态的家伙拖到了黑暗的拐角里。

邓超的脑海中叫嚣着推开他快跑的念头,身体却是本能地没有排斥这种肢体接触,似乎他以往做过无数次这样的动作。

邓超抬起头,身后就是冰冷的墙壁,他向后迈了一小步,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的背被一只手就撑着,并没有磕碰到,他抬起头,闯入眼帘的是一个长得很帅气的男子,他的双眼里倾注着复杂的情感,多得让邓超分不清,但明显的是,那里面有着强烈的思念,似乎这一眼就已经隔了百年般漫长。

男子另一只手撑在他的脑袋右边,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打在脸上的温热。

“超儿……”

他听到那人一张一合的嘴中说出自己的名字,

这一刹那,邓超几乎生理性地想流泪,他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莫名的情绪,但这声音太熟悉了,或者说是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似乎在那曾经无数个漫长的日子里,他都被这样的一个声音所包裹着,陪伴着,仿佛每一段时光中,他都被这个声音温柔地呼唤着,对待着。邓超记不清那些画面,那些碎片般的回忆就像是被墨水掩盖住的文字,一回想起就令他头疼,但这种感觉却是刻在骨子里的,是让他反射性地能够感受到与众不同的。因为这是一个让他听了就下意识想去接近、让他再也保持不了冷静的声音。

邓超感觉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恍恍惚惚间,他听见自己用一种颤抖的语调说,

“晓明……黄晓明……”



tbc


双教主终于碰面了……废话太多拖到现在

然后真正的开始终于要开始了

我觉得上面是个病句Ծ‸Ծ




评论(2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