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群像】绝密档案 03


拖了挺久的,原因是我不知道如何断开章节

好吧其实是没背出课文没有时间写


绝密档案


【第一案 夜校恶灵】


本案涉及: 双教主 晨超 晨赫 恺赫恺 超赫 超颖


友情提示:本更略长,9600+,开始走剧情了,当然恩爱也是要秀的(ㅎ‸ㅎ)




03




此时已经是傍晚了,李晨用手按了按太阳穴强打起精神,陈赫在旁见他这幅疲惫的样子,便抢过方向盘。

“晨哥按你这状态开车,我们早晚要进交警队去。”

陈赫一边说一边笑,李晨看着他微笑着的侧脸,浑身都有些如释负重的轻松,

“那我先睡一下,到了你叫我起来。”

闻言,陈赫便见到李晨以一种极为迅猛的速度合上了眼,呼吸也变得平稳起来,看来他真的是累透了。


李晨是被悉悉索索的谈话声给吵醒的,那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因为他本身睡觉时还是提着一点警惕的,很清晰就听到了。

他睁开眼,自己还是躺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驾驶座上没有人,只有对着的那扇车玻璃上映出一个斜倚着的人影,他推开门,果然那个人是陈赫,他对面还站着郑恺,两人见他醒来都有些惊讶。

“晨哥你醒了啊。”

陈赫伸手,郑恺很懂他的意思从口袋中掏出了不离身的小本子给他。

“我们已经调查好了。”

“这么快。”

李晨一边说,一边接过本子翻看,上面密密麻麻写着的的确是笔录,过了一会他抬头,半质问地说,

“陈赫你怎么不叫我起来,郑恺你怎么会在这?”

“看你睡得太香了不忍心叫醒呗。”

郑恺调笑道,

“陈赫这小子真是把你当妈看了,可关心了,哪像对我啊,这一个电话就使唤过来了。”

“你年纪轻,精力旺盛。”

陈赫声音大了些,似乎是在十分强调着什么,

“你自己过来不也是很情愿的吗!”

见两人又拗上了,李晨摇了摇头,专心去看笔录。

陈赫和郑恺果然就是小孩子性子,嚷了两句发现争不出个什么,便同时止住了嘴。

“什么叫做精神错乱,状态极其不稳定?”

李晨皱了皱眉,问。

先前还打闹着的两人闻言互相对看了一眼,十分默契地叹了一口气,眼神中竟是流露出庄重与严肃。


事情要从邓超和黄晓明离去后的一个电话说起了,原本李晨是准备和陈赫一道去发生命案的现场找点蛛丝马迹的,但一直没有回应的第一个受害人那儿传来了讯息。

医院说一直昏迷不醒的女子终于睁开了眼睛,但她看上去很疲惫,不能进行长时间交流,李晨当机立断和陈赫去医院那儿,而王祖蓝和包贝尔则去命案现场,杨颖则在这等尸检报告,郑恺搜集归拢之前的信息。

陈赫开车载着李晨到一半时,李晨的手机又响了,他接通发现是医院,对方说病患有些神智不清,希望他们能尽快赶来询问。

结果就是陈赫和郑恺站在了病房前。


郑恺推开门,还没看见人影就被尖锐的女音吓了一跳,还好跟在他背后的陈赫及时扶住了他,不然警界名人小猎豹就要丢这么大一个脸了。

“你看你这胆子。”

陈赫欠身走上前,本来淡定的语调在见到女子时骤然停下,倒吸了一口冷气。

虽然只是一眼,但陈赫觉得自己不会认错,眼前这个半靠在床上女子的的确确和那个倒挂在教室中死去的女性有着一张完全相同的脸。

“怎么了。”

郑恺发现陈赫的异常,询问,而当陈赫小声告诉他后,郑恺先是一愣,随即便开口,

“双胞胎?”

“不是。”

“你怎么知道。”

陈赫和郑恺同时向那个回答的护士发声,没有做过DNA匹配更没有查询过资料库,她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呢。

“因为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见到这张脸了。”

即使强行忍下内心的恐惧,这个护士的声音仍然是发抖的,

“两次,我至少看到过另外两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了。”

护士欲言又止,一会她推开门,郑恺知道她是回想起了之前的经历,对于她这样一个年轻的护士,这种事儿的确是超出心理承受范围的,他默认护士的离去。

房内一下子陷入了沉默,陈赫和郑恺都没有说话,两个人长得一样可以说双胞胎,但四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这种大新闻他们身为警察的怎么会没听说过,虽然没有出声,但两人都感觉自己后背寒意陡生。

而更加剧这种恐怖气氛的是原本安静的女子突然之间“咯咯咯”笑起来的声音,她手上有针筒注射过的痕迹,陈赫视力很好当然发现了,他猜测是镇定剂一样的东西,这女人果然精神不正常。

陈赫听见过很多种笑声,光是他的几个朋友就各有各的特点,但这种像是女子捂着嘴偷偷发出的笑声,又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笑声,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鬼魅的笑声。

“那是不该看见的东西,不该看见的东西!”

女子突然停下了笑声,高昂的声音重复着这一句话。

“诅咒,这是诅咒!”

她声音几乎都要变形了,嗓子几乎吊得不能再尖,就在她这尖锐的声音达到巅峰的时候,女子突然间停了下来,两眼瞪得大大直视着前方,就在郑恺想跨前一步的时候,女子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一下子脱了力,软倒在床垫上。

“我来。”

不知何时那个护士又回到了病房内,这种敬业精神让人赞叹,郑恺就看着她弓着背,将女子轻柔地安顿在床上。

“那我们就先行离去了。”

陈赫发音,护士撑着额头端坐在床边,闻言轻声回答,她看来真的是被吓怕了,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

陈赫在心里叹了口气,暗暗觉得身为警察一定要快速侦破这个案件,好还所有人一个宁静,两人去了趟监控室,按照护士之前的话调了先前出现相同女子时间先后的录像,便下楼出了医院。

“监控录像我拷好了。”

李晨一个眼神陈赫就懂了,忙开口,

“现在已经挺晚了,我们先回警局吧。”

这个提议获得了大家的同意,李晨插入钥匙刚准备开门,视线却凝固在不远处的一辆车上。

“怎么了。”

陈赫打了个哈欠,从后座发问。

“我眼花了吧,没事。”

李晨这么说着便启动车辆,消失在黑暗中,而他先前所看见的那辆车上正缓慢走下两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男子神色紧张地搀着另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

而这两个人,正是和李晨他们纠缠了几乎一整天的黄晓明和邓超。


次日清晨,透过窗户的阳光洒在微皱着眉的男子身上,他睁开眼揉了揉脑袋,四周望去自己的几个同僚皆是趴在办公桌上歇息,李晨刚起身,门口便冲进来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是一个小警察,那人脸上有着敛不住的惊恐与慌张,

“出……又出事了!新的……新的女死者!”


李晨他们赶到现场已经过了将近四十分钟了,尸体是一名女性,三十岁上下的年纪,今日凌晨四点被学校的保安发现,杨颖皱着眉走上前,不由开口,

“虽然是死人,但让一个姑娘家脸朝下对着地面很不礼貌吧。”

的确,这姿势极其怪异,看上去就像是被人直挺挺拍击倒在了地上的,但她的手却十分笔直地贴在身体上,

“别……!”

一个负责拉警戒线的警察刚叫出声,杨颖却戴上了手套动作利索地给她翻了个面。

四周皆是倒吸冷气的声音,而距离尸体最近的杨颖更是往后大退了两步。

女人穿着职业服和短裙,耳朵上还钉着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挂坠,是个生活挺富裕的人,但对她的描述也仅限于此,她长得是否端正,五官是否精致都无从得知,因为那张本应露出惊恐表情的脸蛋全然看不清容貌,像是被车恶狠狠碾压过的五官扭曲得看不出一个人形,最为恐怖的是,本应是血肉迷糊的脸像是经过烤炉的烹调般,显示出一种食物烧制过头的焦糊感,看得人在惊惧的同时也感到反胃。

杨颖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吃早饭是正确的选择,即使在外工作了好几年,跟随者破获了好几起重大案件,她也从未见过下手如此心狠手辣的凶手,对这个女子像是有不共戴天的仇恨般,泄愤的行径一目了然。

她叹了口气,招来随行人员帮这可怜的女子盖上白布,抬上担架带回警局。

对于这种情形,饶是大黑牛李晨也经受不住,他的脸色明显不太好看,不过只是顿了一会,李晨便上前查看状况,而他同时也发现在场仍能坚持不倒的,只有和自己隶属同样队伍的杨颖一人罢了,他暗自庆幸陈赫没有跟过来,要知道他的洁癖很严重,看到这种情形不知道要别扭多少天呢。

两人探索了一遍,这个凶手很缜密,没有留下任何指纹或是鞋印,更没有遗留下来的作案工具,就在李晨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他听到了杨颖带有惊讶的低呼,

“邓…超…?”

他一听,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杨颖正弯着身子,从离尸体最近的一张桌子内掏出一张纸片,那是张制作很精细的名片,金边白底,用黑体方方正正印刷着文字,与此浑然不同的,是居于正中央的龙飞凤舞的笔迹,很潦草,但李晨和杨颖都第一眼认出了那两个字,绝对是出于本人亲笔的邓超二字。

回程的路上,李晨一言不发,杨颖拨了好几通邓超的电话也没人接,回到警局,几人见他们奇怪的样子,满腹对于尸体的疑问都咽了下去。

郑恺坐在电脑前,打开收到的文件,图片加载出来的一瞬间他忍不住骂了一句,那正是取证的尸体的正面照,一旁的陈赫正想凑过来便被郑恺遮住了屏幕,

“别看,看了保证你咽不下早饭。”

陈赫听了闷哼一声,嘟囔道,

“我看是个绝世大美女吧,郑恺你小子工作时间不务正业啊。”

郑恺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是挺绝世的,要么现在给你看?”

他作势要拿开手,陈赫果然只是说说,他又怎么不了解郑恺的性子呢?那些无伤大雅的小调侃小笑话郑恺对自己是使得那叫个不亦乐乎,但真正会让自己难堪的事,郑恺从来不做,他只是调侃两句,而郑恺也只是装作移开,手倒是捂得很紧,这是属于他们两个的小默契。

“不了。”

陈赫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抱着大饼油条走到别处,

“留着你自己欣赏吧。”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李晨黑着张脸一直不说话,王祖蓝走进门见他们这奇怪的气氛,凑上前去看。

“倒是挺像几年前那桩案子。”

他自言自语,也不指望有人回应,却不知掀起了大浪。

李晨猛地站起身,目光炯炯,

“什么?以前发生过。”

“只是有点像。”

王祖蓝徐徐道来,

“大概是五年前吧,那时候超超和我讲过……”

他瞥了一眼李晨的脸色,

“总队里面接到一个案子,是一起绑匪撕票案件,被害人死状极其惨烈。”

“把它调出来。”

李晨朝着郑恺点点头,留下王祖蓝一起搜寻这起绑架案,他又转头问杨颖,

“联系到他了吗?”

杨颖摇摇头,

“没有……我觉得不是超哥做的事,巧合吧……”

她话未落便被李晨截断了,

“我也希望不是,但这些巧合也太多了吧。第一名被害人是在他最近去的学校遇袭,当时他在场,第二名死者被他正好撞到,第三名死者就倒在有他名片的桌子旁边,这起应该有关系的绑架案又是他曾经提过的,一次两次巧合那叫巧合,更多了就不是巧合,而是必然。”

李晨看着杨颖,眼里有着坚定,

“这不正是他告诉我们的吧,杨颖你应该记得。”

见杨颖略微垂下了头,李晨缓慢开口,

“你一直以来都无条件信任他,偏向他……”

杨颖的手微微颤抖着,几乎握不住手机,而她却听到李晨叹了口气,

“……没办法,我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


原本有些突兀的气氛被骤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破,杨颖对李晨勉强一笑,接起电话的一瞬间,她又变成了那副爽气大胆的女警模样。

“好,好我们现在就来。”

杨颖挂下电话,道,

“医院里那个姑娘醒了;她有话想对我们说。”

“走。”

李晨当机立断,陈赫见他和杨颖匆忙的样子,塞下最后一口早饭,赶在他们发动警车前蹦上了后座,他闷咳了两声,差点被呛到。

“留下来和郑恺他们一起理线索。”

李晨对他说,

“有我和杨颖两个人够了,多了会让被害人情绪不稳定。”

“这见到我谁都会放松心态的,毕竟我人见人疼的本事不是白说的。”

陈赫眼瞅着李晨又要开口,连忙收敛那开玩笑的调子,语气中还有他少有的严肃与正经,

“晨哥我是认真的,我有种预感,非去不可。”



李晨对他也无可奈何,再说陈赫的第六感一向很准,便转动钥匙发了车。

三人赶到医院,与当日李晨与陈赫看到的情景不同,那个疯癫的女子正靠坐在床上,神色平静,除了脸上仍留有病态的苍白,她看上去就像个正常人,护士见李晨赫陈赫又来了,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你现在倒是好多了。”

陈赫笑嘻嘻地和她打招呼,他说的正是当日女护士被吓得不清声音都发不出的那副样子,女护士一愣,随即笑着关上了门,给他们留下一个安静的谈话空间。

“那天的事……我记不太清了。”

女子首先开口,脸上满是迷茫的神色,

“警察同志有什么想问我的尽管说,如果我知道一定回答。”

看来线索又断了……

刚刚燃起的希望被这一句话熄灭,李晨心里叹了口气。

杨颖身为女性,最适合和这种受害人交流了,略微一思索,便用温柔的语调开口。

女子名叫周醒,二十八岁,职场白领,本地人。

周醒就着她的问题一一作答,除了当晚发生的事皆能答上。

“还有一个问题。”

陈赫突然发声,

“你是不是有胞胎姐妹。”

周醒一愣,迟疑了一会道,

“没有啊。”

看见几个人脸上怀疑的表情,周醒接着说,

“不怕你们笑话,我父母离异早,警官小哥既然这么问了那肯定就是有问题了,我在想说不准分家的时候和姐姐走散了呢。”

陈赫听完这个问题后,便开门出去了,这间病房恰好靠着电梯,他闲的无聊便按了下键,可能也是平时看的一些漫画给他造成的错觉吧,居然想着有什么美好的遇见。

陈赫笑了笑自己,抬腿便想走,而电梯恰好开了,传出他熟悉的声音。

“……你想吃这个?不行,伤病员要吃清淡一点。”

那声音蕴含的温柔是陈赫从未听到过的。

“哦?那要怎么才算大伤,小馄饨,不能逾越了!”

男人的笑意几乎掩抑不住,陈赫忘了藏起来便和拿着个手机说个不停的黄晓明打了个照面,意外的是,黄晓明居然向着他微笑点了点头,陈赫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直愣愣看着电梯门合上。

陈赫大脑快速运转着,至少就他所知,能让黄晓明以这般语气对待的,也只有邓超一人了。

超哥受伤了?

他想到过会得去看看,陈赫准备把这个消息告诉李晨他们,他刚抬头,便看见杨颖和李晨走了出来,快步上前。

“你说超哥住院了?”

一听陈赫的话,杨颖急切问道。

陈赫便把自己的推理告诉他们,李晨点头道,

“我昨晚确实看到了很像的车……”

两人问他为何不早说,李晨耸耸肩,他只见过一次这辆车,哪敢确定啊。

陈赫出示了警官证明,很快便在前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邓超昨晚住的院,就在他们上面一个楼层,正对着的那间屋子。

这是个单人病房,李晨一走进就看到邓超的腿被纱布捆绑着高高悬在床上,邓超左手握着手机,目不转睛,右手握着一根牙签,一下一下插着放在床头的一盘切成片的苹果,一副老爷的样子。

而他实在是太专注了完全盯着屏幕,好几下都没插到苹果,李晨无奈地走过去,替他端起盘子,邓超嘴里还嚼着苹果便含糊不清地说,

“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当邓超的余光瞥到房间内的人影不至一个时,才有些迷茫地抬起了双眼。

“啊,杨颖,陈赫,你们怎么来看我了。”

他热情地打招呼,嘴里还有些抱怨道,

“顺便帮我把遥控器递过来,晓明硬说辐射对身体不好,你说这算啥啊?”

邓超转过脸,一脸得意地看着身旁的人,表情却瞬间定格。

“晨?咋是你啊。”

李晨挑眉,把盛着苹果的盘子放到他旁边,

“怎么,不行啊。”

邓超对自己认错了人感到深刻的尴尬,不过一会他就把这抛之脑后了,嘿嘿笑着嘴上不停地说。

这倒是让不知怎么面对他的李晨有些措手不及,只得楞楞地站在那。

“超哥你腿是怎么了?”

邓超听到陈赫的话,笑着说,

“看还是陈赫关心我的身体,昨天运气不太好,下车被一辆车切着撞过来,幸好只是擦破了皮。”

“车?”

李晨回过神,皱了皱眉,忍不住将那撞他的车和今早发现的女士脸上的痕迹联系在了一起,这正好提醒了他正事。

“超,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今早在那所学校发现了一具女尸。”

“又死人了?”

邓超表情看上去没多少变化,但却下意识咬住了下嘴唇,那正是他陷入思考的象征。

“我们在凶案现场发现了你的名片,是你的笔迹。”

李晨语气有些严肃。

“死的是王珉吗?”

邓超接话,

“她有点特殊,所以我给了她名片,暗地里她可没少干坏事呢。”

根据邓超的话,王珉是他最近几个月结识的,表面上是某家国企的秘书,暗地里却也经手枪支倒卖。

“你们那个学校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杨颖忍不住问,

“超哥我真的担心到时候就轮到你了,这一个个出事的都是你们这群人。”

邓超看到陈赫虽不说,也盯着自己,叹了口气,

“这事……真不太好意思说。”

他顿了顿,

“但我向天发誓,绝对不是什么坏的勾当,很正经的。”

李晨正想继续追问,门口传来一个冷冽的声音,

“学术研究,和犯罪没有关系。”

来人正是黄晓明,他一改陈赫先前见到的那幅温柔模样,冷冰冰地看着他们几个,气氛又变得僵硬起来。

“买来了吗?”

邓超却是语气迅速,看来他真的是饿坏了。

黄晓明没说话,但他那种生人勿近的气场不经意间削弱了几分,他将用保温盒装着的小馄饨递给邓超,说,

“当心烫,腿已经瘸了,嘴再烫坏就真是个残疾了。”

邓超斜了他一眼,道,

“这只是擦伤、擦伤,根本用不着住院的。”

黄晓明挑眉,顺手拉了个椅子到他床边坐下,语气中有强烈的不满,

“要不是我拽了你一把,现在某个人只能在重症监护室里呆着了。”

邓超撇撇嘴,倒不反驳,黄晓明就坐在那看着他,神情满是专注。

突然,黄晓明别过头,李晨他们一眼就懂了这驱赶之意,碍在邓超的份上,黄晓明是不会开这个口的,这么想着他们当作没看到继续站在那。

“这是要转行当保镖吗?”

但他们低估了黄晓明,对方毫不留情面地下逐客令,

“前任警察当保镖我可是不放心。”

“我就问最后一个问题。”

李晨说,

“超你真的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吗?”

黄晓明刚想开口回答,邓超便用他唯一空着的手掐了他胳膊一把。

“你们谈,我外面等着。”

黄晓明起身,帮邓超拉上滑落下的被子,

“不要太久,到休息时间了。”

黄晓明合上门后邓超才缓缓开口,他语气中带着些许迟疑,

“也不知道算不算吧……”

他从挂在床头的衣服口袋里摸索出一样像是凸起的圆盘一样的物体,有他手掌那么大。

“最近淘来的古董,介绍说是什么诅咒的东西,会招惹恶灵。”

他耸耸肩,

“你们知道我向来不信这类东西,所以就买了。”

“这有任何逻辑性吗……”

陈赫忍不住吐槽。

“不过金底红边,倒是挺好看的,超哥审美不错。”

“是吧!”

邓超脸上是满满的得意感,李晨见他的表情就意识到他们要将话题带偏,忙开口,

“……你是随身携带了这个东西才出事的吗?”

他指的是发生在邓超身旁各式奇怪的案件。

邓超点点头,叹口气,

“我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晨你们不要浪费精力在我身上了,还是去追查犯人吧。”

李晨见他的口气,刚想说出口的话硬生生吞了下去,他对自己说,这样也挺好,不能回到之前的日子但也没彻底撕破脸皮。

既然邓超装着忘了前几日的事儿,他李晨自然乐意,因为他不希望和这个人之间的关系搞的更僵。

邓超大概也没料到李晨如此爽快地就准备走了,他下意识开口叫住他。

“你要带着吗?”

李晨从他手里接过圆盘,道,

“差点忘了,证物一定要拿着,要是真出什么邪门的事,我也好帮你挡挡。”

邓超忙摆手,急着在自己口袋里掏着些什么。

“拿着。”

这是一把银色的小巧手枪,作工很精致,是能随身携带的武器。

“警局的枪支管理一定很严吧,总得带点东西备着吧。”

李晨看他将这还带有体温的手枪放在自己手心里,那垂下头的样子掩盖住了眼底的表情,一瞬间,李晨仿佛觉得这个邓超和曾经的那幅场景重合了,他张了张嘴,却不知从何说起。

两人保持着这种奇怪的默契,没有一人发声。

李晨定了一会,连带着邓超的手一起紧紧握住,邓超听见他掷地有声地说,看见他自信刚毅的眼神,

“放心,我会的。”


邓超嘴角上扬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道,

“那我就等着看你英勇抗敌了。”

被忽视了很久的陈赫和杨颖两人终是忍不住了,陈赫率先开口,语气中满是羡慕,

“这出外勤的又不是晨哥一个人,超哥你也太偏心了吧,晨哥本来就厉害,现在揣着把枪谁还敢跟他斗啊!”

“你跟他斗什么斗。”

邓超失笑道,心里暗道你可没少招惹李晨,

“别以为我不清楚,每次外勤缩在最后面的就是你,晨他冲在第一线最危险了,要么你们换?”

陈赫笑着打了个哈哈,邓超又对杨颖说,

“姑娘家的有的事别太拼了,粗活累活交给大黑牛去干。”

杨颖笑着称好,李晨被邓超这护犊子一样的语气给惹得不知说什么好,而当他看到邓超望向自己时,眼底真诚的关心与笑意,便感觉这也不错。

大黑牛又怎样?冲在第一线又如何?这本就是他的职责,而当他看到邓超眼里的温情时,一瞬间便觉得这职责变得痛并快乐着。

李晨觉得,这值得。

李晨本就不信这档子残忍的事情是邓超做出来的,当无数的证据隐隐约约指向他时,心中的慌乱与空洞是李晨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的,而此时他却感觉内心被填满了般充实。

他握着手中的枪的手指攥得很紧,生怕这收到的礼物从指尖流走,而他最终笑着对邓超说,

“好,你就等着看吧。”

陈赫约莫估计着他们还要一会,刚想开门出去逛两圈,门便自动开了,是黄晓明。

他正拿着一卷纱布还有消毒酒精等医疗用品,一开门便道,

“超儿,该换药了。”

“这也需要换药?”

邓超有些惊讶,嘴里虽然嘟囔着却乖乖摆好了姿势。

陈赫见黄晓明半弓下身子,动作轻柔的模样,一时间竟是觉得眼睛有点疼,他推开门,忙走出去透透气。

一路走着,他便到了通向天台的门,这本就是最高一层。

陈赫想着吹吹风,便用手去拧把手。

“人家都说医院的天台没多少人上,这家的卫生倒是搞的很勤啊,这么干净都不落灰。”

他打开门,刚走几步伸了个懒腰就定住不动了。

“这是……”

陈赫突然跑了起来,直直向着某一个角落跑去。


而此时屋内的李晨杨颖二人也向邓超告了别。

“陈赫又跑哪去了?”

李晨摇了摇头,真是管不住啊。


“被这么一折腾我倒困了。”

邓超在闲聊的同时也吃了个半饱,他昨晚没怎么睡,早上刚想补觉又和李晨他们聊了起来,连续两天的睡眠不足让他的黑眼圈清晰可见。

黄晓明接过他的餐盒,放到旁边,

“那你先睡吧,我过会去办出院手续。”

“早和你说了,小伤不着急。”

邓超挥了挥手,

“不过这家医院真挺讲卫生的,没多久就给我换纱布,虽然我觉得可以直接拆了。”

黄晓明接话,

“人家小护士匆匆忙忙跑过来送的,现在的护士身体素质倒真好,一路小跑还不带喘气的。”

“是嘛。”

邓超笑笑,一手扯过被子,

“我要睡了,管它医院怎么样反正我下午就走了,这种地方不吉利啊。”

“你信鬼神?”

黄晓明挑眉,语气中满是怀疑。

“当然不。”

邓超看来真的很累,声音明显轻了好多。

“超儿?”

黄晓明又唤了他一声,见对方没有反应,便凑过去瞧。

那人倒是个既来之则安之的主,呼吸很平稳,黄晓明认识他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种秒睡的绝招,不知怎的,看着他安稳的睡颜,黄晓明心情愉悦了起来,不知不觉中嘴角挂上淡淡的笑容。

“超儿。”

他坐在床边,声音很轻,

“超儿。”

黄晓明眼神望向他,一时间有些凝重,

“你有什么瞒着我吗?”

明知道对方听不见也不可能回答,黄晓明却是注视着邓超的脸,仿佛下一秒他就会从床上蹦起来讲话一般。

而最终,在目光再一次扫过床上那人百分百信任与舒坦的睡样时,黄晓明有些严肃的眼神逐渐变得柔和起来,还捎上了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笑容。

“你不会的。”

他喃喃道,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微风拂过病房,带来几丝凉意更掀起了薄被的一角,邓超无意识地缩了缩,似乎也感受到了。

黄晓明起身,为他压好拂平,转而他没有离开,却是更加缩小了两人的距离,他伸出手,轻轻拨开两丝耷拉下来的发丝,他似乎还想做些什么,然而外面传来的飞奔的脚步声让他停住了原本的动作,最后,黄晓明只是轻抚了下邓超的耳朵。

黄晓明直起身子,皱着眉,见邓超没有苏醒的迹象才松了口气,他更有些埋怨那在医院里大吵大闹的家伙。

“超儿。”

他推开门前最后望了一脸窝在床上的那人,

“我知道你不会的。”

邓超没有回应,这反而让黄晓明脸上淡淡的笑意更加明显起来,他轻轻合上门,几乎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陈赫突然起跑的原因是他看见了一个人的身影,而当他潜伏过去便发现那是个昏迷了的女子,正倒在天台很隐蔽的一角。

陈赫替她掀开盖住脸的刘海,熟悉的面孔让他浑身发抖,又是这张脸,这张躺在病床上的女子的脸,那个死在教室里悬着的女子的脸。

他下意识想起身去向李晨报告又发现了一个受害者,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女子身穿的衣服正是这家医院的病号服,陈赫本来觉得这是护士所说的另外两个女子中的一个,然而他一瞥所看到得手腕上熟悉的针孔痕迹却让他万分肯定这就是当日坐在病床上疯疯癫癫的女人。

他的大脑快速运转着,努力回想起之前的情景。

没有。

他想起来了,

先前躺在床上那个镇定自若的周醒手腕是光滑的,没有丝毫被扎过的痕迹。

陈赫连忙起身,将昏迷女子斜靠在一旁,向着外面快速跑去。

既然这个昏迷的女子才是周醒,那之前那个和自己对着口录的人到底是谁。

如此详细地了解这个女子并且表现得如此镇定。

他大意了。

既然是需要镇定剂来控制情绪的人,又怎么可能仅靠一朝一夕的时间就恢复,那人分明是有问题的。

而能做到这点的只有一个人……

陈赫推开门,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里,他这时暗自痛恨自己不怎么好的体力,幸好他看见了李晨和杨颖在不远处的身影。

他来不及多想这两人为何在这,忙喊道,

“李晨…杨颖!!”

他急促的语气让两人回过头,

“那个不是周醒,不是周醒!”

他来不及解释,只好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

“楼下那个女的不是周醒,她是凶手!”

陈赫觉得自己的体力几乎透支,但他仍然喊着,

“她是凶手,这次连环案件的凶手!”


tbc


会有人来猜剧情吗会吗会吗会吗0v0





评论(1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