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群像】绝密档案 04



赶在520写了一章,手机都捏热了


我觉得按我这量……第一案还能不能完结了



绝密档案


【第一案 夜校恶灵】


本案涉及:双教主 晨超 晨赫 恺赫恺 超赫 超颖


友情提示:剧情与恩爱共飞 本更长,1w+


恭喜我终于进化到了一章破万字的新高……第一次写探案类的文章真的不会分段……写啊写啊,它就多起来了!





04





李晨和杨颖两人也没见过陈赫这般急促的模样,看到他脸上那坚定的表情,李晨当机立断赶去楼下查看那位周醒小姐的病房,杨颖则是上前搀住了气喘吁吁的陈赫,同他一道去天台见那位真的周醒小姐。

“陈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颖一手挽着他的手臂一边询问,陈赫稍稍定了神后,便开口,

“那个周醒太奇怪了,我之前和郑恺来见过她一次,完全就是个疯癫的女人,但仅仅隔了一天就变得像个正常人一样,这是不太可能的吧。”

杨颖皱起眉,

“似乎……是有些奇怪,问话的时候完全是被她牵着方向走的,如果按你所说是个神智不清的人,的确不太可能表现的思维如此缜密,但你为何又认定她是凶手呢。”

“这是我的直觉。”

陈赫微微一笑,

“如果我们运气好到能中彩票那种,这趟就能直接逮到这个犯人了,剩下的就是收集证据了。”

“你说运气好。”

杨颖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也就是说晨哥有可能错过这个犯人,一个女子的行动速度不会那么快吧。”

“但这样,我们就更能确定这个女子是和这件案子有关的了。”

陈赫话音未落,便听到一个深沉的男音开口,是李晨,

“她不见了,病房里空无一人。”

而那位在天台被发现的周醒被证实是当日被送来的病人,几个小护士看着她便一口咬定,这倒让他们三个略感疑惑。

这个周醒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让她们牢牢记着?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是牵连了医院的领导的,在领导的帮助下,他们顺利调到了这两天的全天录像。

“你们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这个人不是真正的周醒吗?”

临走前,陈赫开口。

一个看上去像是护士长的中年女性欲言又止,三个人都发现了她想说什么,在送别了院领导后再次找到了她。

护士长看到他们的到来,反而像是松了口气般,

“这个病人动完手术后就是精神状态不稳定,刚到病房的时候嘴里像是在念咒一样神神叨叨的,我们好几个护士都不太愿意照料她,要知道这种病人发起狂来可没人治得住。但根据值班,我排的第一个护士是小俞。”

护士长突然止住了话头,有些犹豫。

杨颖见状立马开口,

“姐你说吧,我们保证会保密的,现在任何有用的线索都是破获案件的关键啊。”

“这件事……说来还有些灵异。”

听到护士长的话,李晨下意识捏紧了口袋中的圆盘,

“那是两天前凌晨三点多送来的病人,当时她的头上满是血,看上去像是被重物砸击的,清理完伤口后就送入了病房,小俞就是负责照料她的。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护士长的声音有些颤抖,

“小俞去帮病人拿擦拭身体的棉布回来后,隔着门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长发的女子站在她的床前,要知道按照迷信的思想来讲,那个时间的确是阴气很重容易吸引恶灵的,而这又是医院,有些怪谈你们也都是知道的。小俞是个胆子挺大的姑娘,爱笑,所以她立马就推门进去了,想看看是谁在装神弄鬼,这一看倒是了不得了。这里面连个鬼影都没,就你们讲的那个周醒,正好端端躺在那儿呢,小俞也就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没当回事儿。”

她扫视了一下三人的表情,说,

“接下来的事情……可能几位警官同志听着就有点荒谬了,但我保证这绝不是捏造的。”

似乎是害怕几位警官不相信,护士长下意识抬高了声音,

“小俞准备离开病房的时候忽然瞥见玻璃外有一个人影,长发遮住脸,和之前见到的一模一样,这姑娘到这就有一点点小怕了,但还是去开了门,更诡异的是,那里并没有人,小俞也向四周张望了下,那是条长走廊,连续的一大段路都没有拐角的地方可以躲。”

“然后……又在病房里看到了这个女人?”

杨颖接话,眉眼中满是疑惑。

“对……正如这位警官所言。”

护士长脸上有些难以形容的表情,

“小俞回到病房外后又看到那个女人直直地立在病床前……”

几人一想那场景,皆倒吸一口冷气,这听上去真的很像鬼怪作祟的灵异事件。

护士长接着说,

“后来小俞又反复试了几次,都是一样的情况,那个女人就像是被吊死了一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同样的位置,直到早上五点多太阳升起来医院里活动的人多起来了,才不再出现。”

她脸上摆出无奈的表情,

“第二天小俞就和我请病假要在家里休养,后来我们去看了监控哭录像,根本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她自己往往复复进出病房的图像还有躺在床上的周醒的图像,根本没有什么长发女人,我们都觉得小俞是吓疯了,就让她回去休息了。”

“会不会是小俞……和那个凶手串通好来演的戏?”

杨颖猜测,这故事听得她心里也有些发毛,看不见的女人,还真的就像个鬼一样呢。

“不可能。”

护士长坚定地摇头,

“别的我不能保证,但小俞是个好姑娘,再加上……”

“再加上什么,后面还发生了什么事?”

沉默着的陈赫突然开口。

“还真被你们猜中了。”

护士长看来也是很无奈,她在这工作了那么多年了,什么事没见到过,但这种扯上神灵鬼怪还真的像真的的事情还是头一回碰到呢。

“几个值班的护士都说在晚上看到周醒突然瞪大了眼睛喊着什么诅咒啊不该见的东西,再加上之前小俞的事情真的就成了大家心中的一个疙瘩。还好小瑗愿意接这个差事,不让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小瑗这两位同志应该见过,就是现在照料周醒这个。”

“警察同志。”

她上前一步握住李晨的手,

“我…虽然不是一个信鬼神的人,但这件事真的搞得所有人心里都毛毛的,请一定要帮我们查清真相啊!”

“我会的。”

李晨点了点头,但心里有几分把握只有他自己知道。

“能把那个小瑗的联系方式告诉我们吗?”

临走前,陈赫突然发问,护士长二话不说写给了她,

“这是个好姑娘啊,没来医院几天就敢干这份活,以后一定会有出息。你们要是去看她替我带句问候的话,小姑娘一个人住需要关心啊。”

陈赫记下电话和地址后便跟上李晨和杨颖的步伐,三个人各自在脑海里想着心事,倒是一路无话。


李晨一进警局,就被王祖蓝拦了个正着,

“已经找到相关资料了。”

李晨点了点头,

“召集所有人开会,我们来理一下思路。”

“首先我来讲一下这起绑架案。”

郑恺起身,手上灵活地操作着电脑,图像投影在光屏上。

“这是发生在七年前的一桩案子,吴氏集团的两名千金,十八岁的吴玉茹和九岁的吴辰辰被绑匪分别从学校劫走,绑匪要求吴家支付两亿的赎金,但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吴家所能承受的经济能力,当时的吴氏集团董事长,也是两位千金的父亲吴建云从亲朋好友甚至各个公司那儿筹来了两亿,按照绑匪的要求独自一人来到港口的仓库交接,但就在吴建云进入仓库后的不久,突然发生了爆炸,事后在仓库内找到一具完整的成年男尸和骨骼的粉末……当时的警方推测绑匪是将炸药绑在了两位千金身上,并放置了油桶一类的东西,远程引爆。”

他调出图片,一张张移过去,

“这是吴建云。”

男子长得很和善,微微笑着,众人不禁感叹他英年早逝,郑恺接着说,

“后来这件事被警方定义为仓库内易燃物品爆炸,草草了之,根据现有资料我推测可能是商业上的敌家做的事,原因是两位千金的照片和资料被消得一干二尽。”

“这也太可恶了吧。”

杨颖恶狠狠地说道,

“那时候的警察为什么这么不负责,可是三条人命啊。”

“不止。”

郑恺叹了口气,

“吴夫人因此大病一场,不久便离世。”

会议室内气氛有些凝重,半晌,陈赫开口,将医院里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

“不可能,那个女的不会是凶手。”

王祖蓝神色严肃,

“根据医疗报告分析,周醒头上的伤痕不是仅靠成年女性就能造成的,肯定是男性所谓。”

“会不会是力道比较大的女性。”

杨颖问道。

“不会。”

李晨摇了摇头,

“根据我们刚才和她的碰面,假周醒是一个瘦弱的女性,不会有如此大的力量。但不能否认的是,假周醒和这件案子有关系。”

陈赫皱着眉,不说话,提出假周醒是凶手的设想的人正是他,听了李晨的话他补充道,

“还有那个小瑗,我觉得也有关系。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刚刚工作没几天的姑娘家会主动扛下这样的活儿吗?”

“那这样吧,我和陈赫去找小瑗,杨颖和王祖蓝留在这看监控录像,郑恺你再去几个案发现场勘探一下。”

李晨逐一下令,大家便分散开来去活动了。



“这居然把时间改到下午了。”

说话的人正是邓超,此时他正坐在副驾驶上,摆弄着自己的手机,看到消息后他转头对身边的黄晓明说,

“去不去?”

“去,当然去。”

黄晓明朝着他一笑,

“怎么能缺席呢?”

“真是烦。”

邓超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那个王珉死了,据说挺惨的。”

“是该遭报应了。”

黄晓明淡淡地说了一句,这关乎一个人生死的事儿到了他嘴里却变得无比寻常。

邓超开玩笑说,

“那黄大仙您觉得什么时候报应会找到我身上来呢?”

黄晓明一个刹车停住,邓超整个人没有准备向前倾倒,还好安全带将他紧紧护在了座椅上,

“你耍花式开法啊!”

邓超拍了拍胸膛。

“不会的。”

黄晓明侧过脸来,直视着他的双眼,透露着说不出的认真与严肃,

“邓超你是不会遭报应的。”

被他这么认真地瞅着,即使是邓超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诶……大仙您说什么都准,行了快开车吧,没见后面的车主都要抡起拳头来算账了吗。”

“那我就一个个打回去。”

黄晓明一扬嘴角,有着说不出的自信。

邓超也拿他没办法,只好垂下脑袋继续去捣鼓手机,恰好错过了黄晓明望向他的担忧却坚定的一眼。

两人赶到的地方是一家古色古香的茶楼,抱了房号后便由服务员领着他们走,打开门后,五个正拿着相同外壳书的人不约而同抬起了头,见是他们俩便放下了书。

“就我们几个?”

邓超问,他原以为所有人都会来的。

“可能…是我们几个对这比较急切吧。”

两人顿时了然。

“阿天你终于开口说话了。”

一个打扮的很花枝招展的女人搭着之前开口男子的肩膀说,

“自从王珉遭遇不幸后你已经很久没说话了,姐姐都好担心你。”

被叫做阿天的男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点,是个很腼腆的人,被一个女性这样勾着不由得缩了缩。

女子也放开了她,半调侃半遗憾地说,

“也不知道王姐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么痴迷,都死了你还惦记着她。天振你就不能看看姐姐我嘛,董姐我哪里比不上那个老女人了。”

邓超敏锐地发现天振脸上闪过一丝厌恶的表情,那开口的董姐也发现了,知道自己戳了他的痛处,忙道,

“对……对不起啊。”

“没事。”

天振脸上的表情明显缓和了很多,他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

“哎……真的是死的可惜啊……”

他叹息道,语气中有浓浓的遗憾,还有一种怀念,看来他真的是很惦记王珉的。

在场的人也都知道他们之间的男女朋友关系,当然懂得这种痛失另一半的难受,都不再提这个问题。

“超哥。”

天振对他笑笑,邓超要上前却被黄晓明拉住了

“晓明哥……我没有别的意思。”

天振怕他误会,开口,

“我只是想拥抱一下……”

邓超是天振在这群人中关系第二好的人了,第一当然是她的女友王珉,从他们第一次碰面起,天振就一直对邓超表示出善意的好感,似乎很想结交他这个朋友。

对于这种情况,邓超倒是百见不怪了,用他的话说这叫魅力大。

“聊够了吗,人都死了还折腾什么。”

一个冷冷的女音从角落传出,女子一头柔顺的黑发到腰间,皮肤苍白,

“王珉会死都是因为她自己做过孽,没有人会平白无故被杀的。”

天振开口似乎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保持沉默,但邓超看见了他紧紧攥住的双拳。

“行了,戴伊你嘴上留点情。”

邓超叹口气。

戴伊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但明眼人都能发现她望向这有些担忧的眼神。

“还要不要继续了。”

戴伊站起身,单手握着书。

“当然。”

回应她的是不约而同的纸张摩擦声。

“孙玲不在你倒上阵了。”

董姐嘀咕的声音戴伊当然听见了,不过她只是皱了皱眉,没理睬。



黄晓明和邓超是最晚离开的几个人,落在他们身后的是天振,看来王珉的过世对他的打击很大,他低着头,默默地理着手上的东西。

邓超本想过去安慰他两句,却停住了步伐,只是注视着他一点点理东西。而当天振走过他旁边时,邓超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天振个子挺高,身体却是瘦弱得很,又是个内向的孩子,据王珉透露,天振的家人小时候常常对他施行暴力,导致他背部有去不掉的伤疤。

但上天总是这么不公,从一个本就不幸的少年那儿夺走了他朝夕相处的女友。

“我没事的。”

天振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深深的眼窝凹陷下去,明显是睡眠不足,

“我不会傻到去报仇的。”

他一眼看出了邓超所想,语气中有浓浓的无奈,

“这都是注定的……根本不知道敌人是谁根本没有用。”

邓超突然上前抱住了天振,天振先是一愣,随即便闭上了眼睛,一会,他们俩又分开了。

“你是不是缺爱啊,恋母情结吗。”

黄晓明语气有点冲,简直要用视线穿透他们俩,

“但超儿的胸前可是平坦的很,完全不能给你母亲的关怀。”

邓超装作没听见黄晓明在说什么,反正他不会拿自己怎么样,也不可能把毒手伸到一个小孩子身上去。

“或许是吧……”

天振又笑笑,不着痕迹后退了一小步,礼貌地说了再见。

邓超望着天振离去的背影,一瞬间觉得他苍老了好多岁,明明应是挥霍青春的岁月,天振却已像个中年人般露出了这种看淡的表情。

他们不远处的转角出闪过一丝黑影。

“都是为情所困啊……”

邓超有感而发,叹气道。

“哲学家邓超,你不会是想找他爸妈聊聊吧?”

黄晓明对邓超的心声简直知根知底,

“没看出来你还有老妈子的潜质啊。”

邓超瞪他一眼,黄晓明看着那个背影嘴里不停,

“这小子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你处处挂念,这待遇可是好啊。还有个爱的抱抱呢,认识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你这么主动过。”

“是嘛……”

邓超也在思考,不过明显他比被冲昏了头脑的黄晓明清醒得多,在那个孩子露出悲伤的表情时,他就忍不住想去关怀,或许是因为这种年龄与心境的大反差让他从底里心疼起这个孩子吧。

“你也想试试我的挂念?”

邓超勾起嘴角,微眯着眼睛看自己身旁的人。

黄晓明无奈地笑着去扶额头,

“那你还是多挂念挂念自己吧,不劳费心了。”

邓超耸耸肩,看是他自己不需要挂念,再说了邓超是一点都不担心黄晓明的,像他这样的人,又有谁伤得到呢?

黄晓明伸手揽住邓超的肩,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步伐匀速向前走着,夕阳的金色裙边投在他俩的背上,倒是好看的很。



下午五点,几批人陆陆续续都回到了警局,李晨再一次召开了会议。

“从监控录像中发现,的确是没有一个白衣女子,而小俞所表现的也不像是演出来的,那几个和周醒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倒是没能看清楚,医院人流太大了,不能辨认。周醒所在得病房那层有两个地方没有监控设备,一个是楼梯的转角,一个是厕所附近。”

李晨点了点头,在白板上用马克笔写道:长相相同 四个女子 周醒

“这是一个疑点,继续。”

“第三起命案,就是王珉被害的地方检测下来有许多人的指纹,而超哥那张名片上检测下来的指纹一共有四个,估计除了超哥自己的还有王珉的,剩下应该是另外两个女子的,因为上面有很明显的不同香水味。”

“超哥魅力倒挺大的啊。”

陈赫吹了个口哨,顺便得到了李晨的一瞪,

“郑恺你属狗吗!”

接着他继续说,郑恺表情装着不在意,却偷偷踩了一脚陈赫,陈赫不甘示弱也踩了回去,还好李晨及时的咳嗽声阻止了他们这没有尽头的游戏。

“王珉的照片调出来看一下。”

王祖蓝一边动一边叹气,

“咱们老王家真是惨,这原本多端正一个人啊。”

照片上的女子看上去挺年轻,但杨颖明显能看得出她脸上厚厚的粉底和化妆的痕迹,而那眼角的鱼尾纹和爬上额头的皱纹都显现出了她已年轻不再。

“真是不服老。”

杨颖估摸着,

“花钱往自己身上弄呗,我看她应该上三十了吧。”

“杨颖你眼真毒。”

王祖蓝称赞她,

“王珉今年三十四岁了,单身。不过据说有个被她隐藏得很好的男朋友,看得出来她是准备年后去结婚的了,可惜。”

“你怎么知道?”

杨颖好奇,难道王祖蓝还能看穿人的想法,还是个死人!

“在王珉的随身物品里找到了一枚白金对戒,挺新的。”

陈赫淡淡地开口,无情地破坏了这种神秘感。

没了骚扰的郑恺继续说,

“第一起杀害未遂案,被害人是周醒小姐,我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厕所里找到了一跟沾血的木棍,应该就是凶器,不过凶手很仔细,没有留下指纹。”

感受到陈赫紧盯的目光,他小声说,

“找到的原因纯属生理需求!”

“我就觉得郑恺你没那么聪明怎么会找到的。”

陈赫摇摇头,满脸理解,

“不过你说的好文艺,不就是人有三急吗!”

李晨这次直接无视掉他们,好在郑恺很快回了神,

“第二起谋杀案掉的死者无法确定,不过已经采集了样本去进行比对了。”

“把目标缩减到和邓超一起待在那个教室里的人。”

李晨开口,郑恺点头就走。

“晨哥你还怀疑超哥啊?”

陈赫满脸惊讶。

“没有。”

李晨摇头,

“只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死者应该是那些人中的一个。”

“不过说来诡异,我还真挺担心他的。”

李晨握了握袋中的圆盘,

“对了,超有没有说过别的什么,就是关于以前那件绑架案的。”

王祖蓝皱眉沉思,

“我真是痛恨我的记忆力,早知道应该录下来的!”

他隔着头巾挠了挠,突然拍一下自己的脑门。

“超哥说,全是骗人的,假死了害不害臊。”

王祖蓝演得活灵活现,李晨都能透过他看见邓超那个不爽的模样了。

“后来超哥就出去了,回来之后情绪不怎么好,挺低沉的。”

“我们超哥正义,妥妥的!”

陈赫笑着维护,

“而且说话算话。”

“他告诉你自己的洗睡时间了?”

李晨挑眉,满脸不信。

陈赫“哼哼”地抬高了头颅,意思不言而喻。

“小瑗呢?”

杨颖抢救回偏离的主题。

“她不在家,手机通了但附近杂音很重,听不清,好像在高速上车窗还开着。”

陈赫回话,

“我们白跑了一趟,不过能看出小瑗的家庭条件还是不错的,居然一个人住能够住两三个人的屋子。”

“你再打个试试?”

陈赫又输了一遍号码,开的免提,仍然是接通了,但杂音不断听不清在说什么。

“错了……我们错了!!”

突然间尖锐的女音传出,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跳,那个发出声音的女子摔倒在了地上发出了闷哼,声音也正常了起来,看来她是在奔跑,手机重重砸在了地上,李晨和陈赫都听得出是小瑗的声音。

“放过我……放过我吧……和我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你已经够了吧,不要再缠着我了……”

手机那边没有第二个声音了,只有小瑗一个人重复念叨着,她已经慢慢跑出了很长的距离,也听不清了。

“马上发布搜索令,去看医院周围和小瑗家周围的录像,地点锁定在市内人烟稀少,四小时内可以达到的地方。”



黄晓明跟着邓超来到他常年工作的地方,邓超推开门,小心地避开地上散落的东西。

“晓明你别踩,算了你还是待在那别动吧!”

黄晓明哪肯听。自顾自地跟着他走,邓超往哪儿迈他就跟到那儿,完全没有差错。

邓超终于走完了这有些杂乱的外室,

“等这趟事儿过去我可得好好理理了,都好长时间没来了,都落灰了。”

他一边嘟囔着,一边掏出钥匙去开锁,不一会儿他就走进了一扇门。

“我帮你?”

黄晓明顺手拿了他架子上一样东西把玩着。

“随你,不过要听我指挥。”

邓超一心多用,打开电脑,拉开抽屉还回答黄晓明的问题。

他紧锁着眉头,左手翻纸,右手鼠标,黄晓明见他大概还有一会,便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等,

“这个挺不错的,我拿走了。”

“拿拿拿。”

邓超分出一分心思,嘴上调侃道,

“不过晓明你从来都是不经过我批准的呀,今个倒稀奇。”

黄晓明刚想开口说,邓超就猛地一拍桌子,眼中流过的精光盖住了原先的迷惑。

他似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正关上电脑准备起身,电话却响了。

黄晓明挺好奇在这时候还有谁会给邓超打电话,邓超拿起手机,听着里面人的声音微微皱起了眉。

“你这也太迷信了吧?招魂?跟你讲世上是没有幽灵鬼怪的,咋就掉进这个圈里出不来了呢,你又不是牛钻什么角尖啊!”

“行……这样你才会死心对吧。那我找找……尽量啊。”

挂了电话,邓超有些气愤地说,

“那小子真是没救了,说要找能吸引灵魂的东西来招魂……我看他自个都没魂了吧。”

“不是正好吗。”

黄晓明听了后微微笑道。

邓超盯着他两秒,恍然大悟,

“晓明……你这……真是奸诈狡猾啊。”

“这叫足智多谋。”

黄晓明简直不忍心去纠正了,不过他还是说了。

“那个……先放着别动,以后再说。”

邓超自言自语,

“妙,真是妙!”



所有人都动了起来,只有陈赫没有走。

“晨哥你想去干嘛。”

李晨叹了口气,看来还是没逃出陈赫的眼睛,

“我要回家一趟去准备点东西,必要时候直接上前解救人质。”

“你们一个一个都是这样。”

陈赫的声音很闷,

“总是瞒着别人,什么事都自己担,我们的职业都一样。”

他声音响了起来,眼睛也正视着李晨,

“我们一起分担,我也能上第一线,我也是警察,晨哥我能帮你啊。”

李晨有些无措,最后他叹了口气算是妥协,

“那你在这先和郑恺一起做完分析等我回来。”

“行。”

陈赫拍了拍李晨的肩,笑着但却很郑重,

“我们一起来,一定能成功的。”

李晨都披上外套准备跨出门了,陈赫幽幽地开口,

“晨哥,当年那件事……你知道内情吗……”

李晨的步伐突然顿住,陈赫能感受到他的叹息,

“不知道。在独自扛着干这种事上,我们永远是比不过他的……”




“晓明你送我过去后就回去吧,我到时候自己回来。”

邓超靠在副驾驶座上,枕着背着的双手,任凭黄晓明撑在身上给自己寄安全带。

黄晓明帮他弄好后,顺手拍了一下他的大腿,不重,邓超却夸张地叫了出来,

“又不是嫌弃你,干嘛呢。”

黄晓明瞥了一眼他做作的表情,

“我有肌肤渴求症行了吧,不碰不舒服。”

邓超算是败给他了,只得双手抱臂哼一声。

“你自己当心点,别一兴起就跟过去办案了。”

“知道了知道了。”

看着邓超满是笑容的脸,黄晓明怎么会看不出他蠢蠢欲动的心呢?

无奈地摇了摇头,黄晓明放软了语气,

“那你对自己好点,注意安全别冒失。”

谈话间车已驶到目的地,

邓超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对黄晓明挥了挥手刚想开口,就被突然侧过身倾过来的黄晓明压了个正着,黄晓明半抱着他,邓超的手就这么傻傻地垂在空中,半晌,邓超放下手,似作安慰地拍了拍对方的背,

“不会再发生的,我向你保证。”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黄晓明声音低低的,不过明显听了这话后的笑意多过了低沉的语气,

“明天见,超儿。”

他放开邓超,还替他解开了安全带。

“好。”

邓超跨下车,对黄晓明笑着说,

“晓明,明天见。”


李晨几乎是跑上楼的,小瑗的通话明确表现出她处境的危险,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他握着门把手,一转就开了。

我居然忘了锁门吗。

李晨懊恼自己的粗心,打开灯,还没关门,就听到了一个笑着的声音对他打招呼,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像是见了鬼一样死死地盯着那人。

“邓超?!”

那个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沙发上的人不是邓超还能是谁?

“你怎么跑这来了。”

“就允许你侵入民宅,不允许我探访朋友啊。”

邓超笑得很得意。

李晨倒不是这个意思,他也知道邓超在和自己开玩笑,但就是忍不住去反驳,

“没……你想什么时候来就来呗。”

“晨,不跟你瞎扯了。”

邓超端正身子,虽然一开始偏离话题的就是他,

“我是有正事……”

邓超突然抬高了声音,急切而又严肃,

“趴下!”

李晨听到这熟悉不过却很长时间没有听见过的命令式的话语时,身体本能地趴下,他刚抬起眼就看到邓超一脸紧张地扑向了自己,李晨一不留神就被邓超搂着在地上,身体紧密贴在一起,在地板上滚了一圈,他回过神邓超整个人都压在自己身上。

“你这是发什么疯……”

李晨无奈道,

“好像你又重了啊……”

他从邓超身侧探出脑袋,刚看到面前的场景时便骤然瞳孔放大。

半坐半压在他身上的人刚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呼气时,就被他用手狠狠按倒在了胸膛上,随即便是天旋地转的颠倒,这李晨保持着一手按着他,一手撑地的动作,翻滚了好几圈。

邓超无奈地看着贴在自己身上的李晨,心想晨的胸肌可又壮实了点,对着如今上下位置颠倒过来的他说,

“晨你这是干啥呢!我刚才可没在逗你,我……”

“我知道……你看见了有人在射击,目标是我们。”

李晨压低声音。

“嘿你这都学会透视了吗?还是长第三只眼了?”

邓超低笑着要去拉他的衣服,

“我看看是不是长胸口了。”

“别闹。”

李晨这么说着却没去阻止他,倒是低喝了一声,

“谁,给我出来!”

对方没出声,倒是一颗子弹挟带着风呼啸地从他们身边飞过,射在邓超不远处的地板上。

邓超拉住要起身李晨,

“对方有子弹,你上去就是送死,别动。”

他的鼻息打在李晨身上,倒让李晨镇定了下来,没有冲出去。

大约过了一两分钟,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两人才起身。

“追不上的。”

邓超说,眼睛看着门外,

“对方本来就只想射三发子弹,也预料到了我们为了谨慎起见不会贸然行动,争取了逃跑时间,现在肯定走远了。”

李晨懊恼地捶了下自己的胸膛,

“我真是大意了……”

“敌人想对付一个人总会有机会的,不用自责。”

邓超沉静地分析,

“我本来以为是冲着你来的,现在我倒怀疑目标是我。如果想要攻击你的话,第三下完全就可以下手了。”

他拍拍李晨的肩,

“对你没有恶意所以才不能继续攻击吧,要感谢你挡着不然我现在又要见血了呢。”

邓超脸上毫无死里逃生的紧迫或是得救的表情,笑容淡淡的。

“你惹了什么人……”

李晨钳住他的肩,问,

“对你这么恨之入骨。”

邓超耸耸肩,一脸无辜,

“不…我最近很安分啊。”

两人也得不出结论,李晨转移话题,

“你前面找我什么事?”

“啊,我有个朋友要招魂见他刚刚惨死的女友,你也知道,就是王珉,这不刚给了你个圆盘嘛,我想应该凑合着能应付吧,怎么说也是所谓专门吸引恶灵的东西啊。”

“王珉的男友?”

李晨脸上露出喜色,这可真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他们正愁着案子没有其他的切入口,只能一直被犯人牵着鼻子走,

“正好我需要调查,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见他吧。”

“行,你还要出门?”

李晨点点头,神色严肃,

“这件连环案子又出现情况了,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要尽快找到被害人。”

邓超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他沉吟了片刻道,

“晨,我和你一道去吧。”

李晨一愣,转而笑道,

“当然可以,隔了很久了吧。”

邓超笑笑,跟着李晨一起下楼。

是啊,真的已经很久了。

他在心里默念,看着李晨与曾经一样刚毅并且挺直着的脊背,

连我都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一个机会,和你再次并肩作战。


tbc


其实按照我这样1w字左右一更的话,这种周更的速度你们能接受的吧?

有没有人猜凶手是谁啦!应该可以看出来了!自己感觉蛮明显的……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