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双教主】异闻录·作茧自缚 03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祟还是真的灵验了,自从有了邓超这个师弟后,黄晓明反而忽略了女友一事。要说这灵与灵之间果然是有相当的默契的,黄晓明身为学院中的领军人物,最缺少的就是能心平气和这么聊聊天的朋友,邓超对于他,就是这极少一部分的人,甚至不说话单单在一起散步都给他一种安静满足的舒适感。

邓超本就是个乐于交友的人,性格有些外向,碰上不投机的人也能扯上好一会儿,更别说同门师兄弟了,两人年纪相仿,上的又是一对二的超小课,老顽童不来的时候往往就是面对面独处,相处的时间长了,渐渐了解熟悉起来对方。

先前那有些啼笑皆非的误会自然也在每日的相处中不攻而破。

对于这俩人来说,只是在学院生活中多了另一个人的存在,但由黄晓明的小弟们看来,老大可是越来越不对劲了。

黄晓明和邓超自认识到现在,也就过了大半年的时间,小弟们却都感觉自己不熟悉老大了,因为他在变得更加强大的同时还多了一丝温柔,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儿。

“依我看,老大之前对待他那几个女朋友都没这么上心。”

一个小弟啧啧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得到了好些附和。

“听说这人是当初拆了老大和他女友好几次的家伙,难道最后要上演情敌变情人的戏码吗?”

“瞎扯。”

有人笑着反驳他,

“这都是男的好吗,你性别不分啊!”

一群小弟吵吵闹闹地议论着,不过无论他们怎么想,这都影响不了他们口中两个当事人的一举一动。

钟楼的指针转向被包裹顶在正上方的十二,黄晓明上午最后一节是近身格斗课,他出于增强实力报的选项课,利落地换下格斗服,别上从不离身的微型剑,黄晓明在一众人群的注视下缓缓起身离开教室。

现在是大正午了,正是食堂最为火热的时候。在面对食物的诱惑前,没有多少人会因为你的名声和实力就乖乖被插队的,饿极了的兔子都会咬人,何况这些本就不凡的家伙呢?

黄晓明挑了一条最长的队伍,在几个人疑惑的眼光下,手插在口袋里等待着。

挑选最长的队伍,是有原因的。

往往人们都会下意识去排短的队伍,但长的队伍的窗口服务员会因为望不尽的长龙而下意识加快速度,短的则会是慢悠悠。

果不出其然,很快就到了黄晓明,甚至早于另外几排先他一步到的同学。

黄晓明略微一思考,便打了两份相同的饭,两手托着去找位,他运气不错坐到了靠窗的地方。

邓超走进食堂的时候就看到黄晓明单手把玩着手机,有些懒散地坐着,明明是喧闹的食堂,他还是能一眼找到这个家伙,大概是这人的气质无论如何都太过出挑了,还是说对于邓超来说已经自动滤过了对他来说不太重要的一些人,只留下了他想见的人。

“今天篮球赛赢了?”

黄晓明见他来便收起了手机。

不知从何时起,他们养成了一起吃饭的习惯,由当日比较空闲的人负责占位,虽然这大致都是黄晓明的事儿,因为邓超雷打不动的上午最后一项活动就是打篮球—而他无论如何都要待到最后一秒,生怕自己少了一丁点碰球的机会。

黄晓明更是不介意这,他从前经常帮女友打饭,比起每次都要询问吃什么的女友来说,只需要点和自己一样饭的邓超可好照顾了,况且对着邓超,黄晓明完全不用遮遮掩掩什么,想聊什么都行,还不用担心自己犯什么事儿关系破裂—他真的被甩怕了。

“菜色不错嘛。”

邓超扫了一眼难得夸耀他,对着他坐下。

黄晓明笑容爬上嘴角,刚想开口调侃这家伙一句,却见对方视线凝固住不动。

“你看上哪家姑娘了?”

黄晓明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没看到什么小姑娘,倒是有几个胡吃海喝不顾形象的长相略似汉子的女生。

“超啊,品味真得改改了。”

“瞎说什么实话呢。”

邓超伸出手推了他靠在桌上的手,笑骂道,

“我是黄金圣斗士,你又不是不晓得。”

黄晓明见状笑了笑,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他一想到这人身旁可能会站着一个挽着他手臂的小女朋友,胸口就有些闷得发慌,他驱散走那些奇怪的情绪,听邓超的下文。

“我是好奇学校食堂除了供应正常的汤水居然还卖这种奇怪的补品。”

邓超眼神示意摆在两人面前的两碗冰糖雪梨,

“哪有人吃饭配这个的呀,不过装的碗倒是挺精致。晓明你对于物件的审美观还是值得赞扬的,不过我们不能为了单纯的外观而舍弃内涵。”

“说了半天。”

黄晓明笑得不太正常,邓超隐隐约约读出了其中危险的气场,

“你不就是懒得动想喝鱼丸汤吗!”

邓超挠了挠头,无辜地看着黄晓明,一手指着自己的腿,一句话没说对方便懂了大半,某人想用剧烈运动的借口来偷懒。

黄晓明又不是不知道他的篮球水平,估计大半时间就是跑跑走走,轮不上实战的,但这样确实挺消耗体力。

所以他嘴上嫌弃着,却是站起了身,

“这忘性也太大了,超你是金鱼的七秒记忆吗。不是前两天刚说过嗓子不舒服挺想喝这个吗,要是不喝那以后就别嚷嚷着喊疼。”

邓超望着黄晓明起身再次加入了排队抢汤的行列中,一手撑着脸颊,一手拿起勺子舀起一勺软糯的梨肉,悬在半空中。

那是几天前发生的事儿了,老顽童恰好空着便跟着黄晓明一起来找邓超。

黄晓明早就习惯来往于他的宿舍了,自然不见外,直接推门就进去了。邓超的舍友刚开始对这有些恐慌,但一来二往从他和邓超相处的过程中观察发现此人并没有传言中那么的残暴不尽人意,逐渐也不把他当外人了。

老顽童站在门口也不进去只是笑眯眯看着他们。

“超啊,我们晚上去图书馆逛逛?”

黄晓明一手揽住邓超的肩膀,道。

“怎么,你这是有心思学习了?”

邓超听到这一下子来了兴趣,

“想学点什么,我可以教你啊。”

“就你,那还是算了吧。”

黄晓明嘴里发出不屑的声音,这家伙总是自誉为学霸,但真实水平简直是惨不忍睹,唯一能称得上霸的就是他那不知何处来的自信—啥都不会,架势倒摆得很足。

邓超本想开口反驳两句,突然咳嗽了起来,舍友见他这样忙递过来一瓶水。

黄晓明见他这样不由得皱起了眉,邓超缓过来后主动交代了原因,

“这两天要打比赛了,训练得有点多。”

他实在是不忍心打击邓超的积极性,毕竟篮球一直以来都是他的一大兴趣,况且出于一点点私心,黄晓明很喜欢看邓超神采飞扬讲自己又中了几个球的得意样子,他甚至都能回想起邓超谈到这时眼底闪烁着的明亮的光彩和发尾微微上翘的神气。

恰好到了饭点,邓超便在舍友“男大不中留”的背景配音中直接跟着黄晓明走了,老顽童亦步亦趋保持着一段距离慢悠悠地跟着,看着自己两个年轻的弟子。

“我舍友的女朋友最近好像染了什么风寒,这家伙居然特意去找了菜谱一板一眼给小姑娘做了冰糖雪梨汤,真是吓了我一大跳。他一个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人居然没炸了厨房,谢天谢地。不过说句真的也就这种细心体贴的人才俘获得了女孩子的芳心吧。”

邓超一路上打开了话匣子,还耸了耸肩,一脸的神棍样,

“像我们这种糙汉子自己都管不好,果然也只有这种下场。”

黄晓明回想了一下自己之前做过的事,觉得邓超说的不太对,他可是尽到了男友的责任:

女友想吃什么、买!想用什么、买!想看什么、买!

怎么说他也算是尽心尽责了吧,这么想道,黄晓明开口,竟是认真的口吻,

“这有什么难的,你不是嗓子不太舒服吗,要我烧给你喝吗?”

邓超一愣,随即发笑,

“晓明你这是讽刺我这个孤家寡人吗。”

“我可没在说笑。”

邓超从黄晓明的眼里分明看到他的正经,一张伶牙俐齿的嘴愣是无法吐出一个字。

“呃……那就说定了?”

他搞不清这人的心思,谁知道是一时兴起还是真的修炼到了耍人都能以假乱真的影帝段位。

“行。”

自从两人真正认识以来,这能算的上是第一次谈话层面上的尴尬了,邓超不知道接些什么,黄晓明也没准备继续说。

老顽童慢悠悠地逛了上来,开口,

“晓明你这么关心阿超,不如你让他搬过来和你一起住呗。反正你们成天腻歪在一起,都成连体婴儿了。”

“好啊。/不行。”

两人同时发声,皆是有些意外地望向对方。

“晓明你就不问问其他舍友的意见吗。”

邓超对于他直截了当的接受很是惊讶。

“我一个人住。”

“哦,被排挤啊。”

邓超了然的神色,遗憾地拍他的肩,

“让你总绷着一张脸,不和同学好好相处,都没体验过集体生活,可怜。”

“你倒是回绝地挺快。”

黄晓明拉回偏转开的话题,

“有啥不情愿的地方?”

“和舍友们都有感情了啊。”

邓超耸耸肩,

“做人不能寡情少义。”

“你和我就没感情?”

黄晓明挑眉,这显然不是主要原因。

“好吧,我这人浅眠,听人传说你睡觉……嗯……不太安静还会梦游,你说到时发生了我是打晕你再扔回床上呢,还是直接踹回去呢,好像打断梦游会造成心理阴影。我可不想你一大早起来就变得捏着兰花指娇滴滴地说话。”

“那还叫造成心理阴影?这简直就是阴影直接覆盖了整个人还造成了性别突变!再说了,你打得过我吗。”

黄晓明有些无奈,

“我本人就在这你还信什么传言,直接问我呗。”

“行。”

邓超点点头,异常乖巧,

“你打呼吗梦游吗?”

黄晓明摇摇头,刚想说这回你可以搬过来了吧,只见邓超一脸诚恳地摇了摇头,咬字清晰,堪比某台播音员,

“但我不信。”

老顽童在他们开始聊之前就走了,两人眼瞪眼好一会儿也得不出结论,只得把这提议作罢。

邓超更是认为那次的谈话全是瞎扯,所以今天看到雪梨汤的时候心情真的是挺复杂的。

“我怎么会不记得呢。”

他轻微的呢喃声在食堂响亮的交谈声中几乎听不见,一只手也遮去了大半的表情,

“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但就是太好了。”

而当黄晓明再次回来时,他早已恢复了原先的样子,笑嘻嘻地看着那人调侃,

“晓明你还真是贤惠啊,不错不错。”

“我也觉得。”

黄晓明直截了当接受他的赞扬,顺便邀约,

“周末有空吗,我们一起去采购点日用品。”

忘了说了,此学院是属于封闭性学院,只有周六周日两天学生能离开,平日无法外出。

“我还真没空。”

邓超回答他,

“老顽童给我弄了个什么实践训练,每个周末大半时间都花上面了。”

“什么活动?”

对于邓超的行径与平日活动仍然有自己不知道的方面,黄晓明意外不太爽。

“就是和我们学院明面上挂名的那所学校联合搞的活动,为了增强学生们对于运动和合作的热情办的户外真人活动,我们学院就我一个,其他六个是那所普通学校的,我还是领队呢,每周五晚上我们学院的网站上会播啊。你不知道吗?”

黄晓明如实摇摇头,他要是知道早就看了。

不过看着邓超认真和自己倾盘倒出的叙述模样,黄晓明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他不可能参与到邓超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不可能和他一起进行每一项活动,但至少在黄晓明所能触及的范围之内,他是清清楚楚了解每一件事情的。

或许之后的某个日子邓超会认识新的朋友,一起吃午饭散步的人也变成他的未来女友,但至少现在,和他面对面坐着,吃着相同食物阔谈人生感悟的,呼吸着相同的空气走在一条小道上的,看着他肆无忌惮欢笑嬉闹的,全都是黄晓明,是他一个人。

黄晓明笑着继续听邓超和自己解释,邓超满脸对于自己在活动中表现的满意与推崇,两人一个述说一个倾听,诺大的食堂和喧闹的声音都无法影响他们,因为此时此刻,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况且,

又有谁知道感情这事儿呢,

又有谁能全盘否定,

又有谁敢直接断言,

这两个单身的家伙没有遇见对自己来说最适合的那个人,

也没有对那个人悄悄动心。


tbc


让我想想能说些啥……

嗯……

^_^大家期末考一起加油?

反正我是快趴倒在作业的石榴裙下了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