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极限挑战】步步为营 01


写在前面的话:雷磊 双黄 大概日更


第一案 危险的糖果屋


01


“孙大队,您今个可来得真早啊。”

被叫做孙大队的人缓步踏入办公室,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挥了挥,脸上甚至架了副墨镜,明明身着正气的警装,还是像极了在道上混的老大。

他伸手转了转内室的门把手,微微皱起了眉。

“孙老大。”

旁人见他身边有些肃穆的气氛,嘴上不仅改了称呼,还连忙小跑了过去。孙大队却不给对方一点余光,只是定定地注视着门把手。

“啊,谢谢。”

孙大队转过头,对着帮忙打开门把的同事微微颔首。

同事连忙递上自己手上的备份门钥匙。

待到孙大队进入内室后,办公室内的气氛才恢复了往日的活跃。

“诶你们说这领导们是怎么想的呀,怎么把这个煞星调到我们这来了。”

“你是不是傻啊?”

有人推了一把开口询问的人,接口,

“谁愿意把不安定因素放在身边啊,明摆着的是在架空他。”

一时间气氛热闹了起来,你一言我一句。

“听说过没,孙老大在道上的称呼叫阎王,我从总局里面听来的。”

“阎王,这名字可太对了!你们没看见刚才那个眼神,那个气场,啧啧啧……我看刚才孙老大差点就想踹门了吧。这能理解,黑社会怎么可能乖乖去开门,还好我机灵!”

基于隔音效果比较好,孙老大自然是听不见外面讨论的声音。

孙老大全名孙红雷,原本是总局的一个分队长,三天前接到了领导的升职调令通知,成为了这所分局的刑警大队总队长。升迁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放到孙红雷身上,大家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孙红雷别称阎王,这是总局里人尽皆知的事。据说有一次孙红雷和道上的人通电话时意外被同事看见了,当时孙红雷不紧不慢地和电话里的人说了再见,挂断了后才将自己那双无比深邃的眼睛投向同事。

“您外号阎王?”

要知道,这同事说完话的后一刻就想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这不是妥妥地找死吗!

孙红雷沉默了片刻,突然间笑了,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

“没错,你们都知道了?”

同事还在性命与义气中挣扎的时候,只听孙红雷继续开口,语气中带着点炫耀,

“你们早晚还是发现的。”

同事带着惊恐的目光望向对方,大哥,您这是要彻底摊牌了吗。

随后,他就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掏出墨镜架上,语气悠悠,却一字一句扣在了他的心头上,他似乎感觉自己眼前有一块大屏幕,上面缓缓蹦出了几个大字:

阎王,孙红雷。

自此,孙红雷在道上混而且名头很大这件事就在局里传开了,还有多嘴的人甚至传播到了警局周边的一块地区。

他天生长着一张硬派的脸,几乎离不开鼻梁的墨镜,在人前又是一副沉默严肃的样子,由于外在形象问题,还成为了左邻右舍威胁小孩的筹码。像是“如果你今天再不听话,当心走在路上被孙阎王的手下套上袋子拐跑”之类的。

因此,孙红雷调职这事在所有人眼里来看,是总局终于压制不住这股暗势力了。名头上是升到了总队长,但只要是有些阅历的警察都知道,孙红雷调职的这个地方,根本就是个又乱又缺人的地方,自然是只能当个光杆司令了。

警局里一方的人认为这是警局对于黑社会孙红雷的一种宣战,更多的人则是倾向于警局的一种妥协—孙红雷是道上的,这种地方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如鱼得水。

无论怎么想,所有人都有意无意注视观察着他在这个地方的一举一动。

孙红雷摘下墨镜,靠在转椅上自言自语,这内容自然不会是什么反抗警局放火抢人之类的东西了,可是正经得很。

“我为什么会忘了用钥匙才能开门呢。”

突然,有人咚咚咚地敲着门,这把孙红雷吓了一跳。

“孙大队?孙大队?”

孙红雷起身,走过去要开门。

“阎王?”

门外传来了弱弱的一句问话,让孙红雷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他眼疾手快打开了门,微笑着说,

“嗯,是我。”

门外人心道传闻果然没错,瞅了一眼对方不错的脸色才开口,

“刚刚接到一起报案,是件凶杀案。”

孙红雷点了点头,在总局待了这么多年,自然也处理过这样的事,他早就过了听到死人就会怕的年龄了。

“行,现在我们赶过去。”

一群人目送着孙红雷离开警局,有人不由得感叹,

“这黑社会的人,听到出人命都面不改色的,佩服佩服。”

一路上孙红雷闭目养神,这幅样子在外人眼里看来甚至是气定神闲,隐隐透露出几丝冷淡,跟着一道来的警员甚至有了是不是他派人做的案的想法。

而孙红雷脑内,却是在飞速运转。他的一个老朋友曾经告诉过他,遇到任何事都要冷静,从大局来分析。虽然孙红雷本人对于此人的人品持有保留态度,但不得不承认那家伙确实聪明得不像话,自然接受了这个意见。

不过,他也只是学到了皮毛,或者说在自己已有的基础上更进了一步:

每当他紧张时,脸就变得更加僵硬更加平静—虽然他的内心依旧七上八下。

死者李司是个中年男性,家属有他的妻子和五岁的儿子。案发时只有死者和儿子在家,妻子前往参加同学聚会,在同学家住了一晚。墙壁上有带着血的抓痕,男子身上无其他伤痕。

“法医来验一下尸体。”

孙红雷向下属发达命令,

“死者的妻子现在在哪。”

“我们已经派人录好口供了。”

一个警员说,

“死者妻子黄玉在案发前五小时已经离开家门,据她口述,同学聚会的事是一个星期前就定下的,死者也知道她昨天晚上要在关系最要好的朋友家过夜,不在场证明很充分,根据录像黄玉确实一直没有离开过。”

“先继续勘察现场有没有什么线索,再去小区调录像看有没有可疑人物出入。”

孙红雷沉稳地指挥着现场,眼神小却有光,扫视着室内的场景。一番行动后,派出去的人都调查好了自己的任务,回来向他报告。

“什么可疑的都没有发现吗?”

听着整齐的回答,孙红雷默默心道糟了,不过还是摆着一副稳重的模样说,

“去调查一下李司的人际交往关系。”

警员叫住起身准备离开的孙红雷,

“孙队,您准备去干嘛?”

孙红雷脚步顿了顿,

“我去干点正经事,走别的路子。”

随后便留下一个高冷的背影给其余望着他的警员们。

“所以说,孙队果然要靠自己的势力了。”

“看看人家黑社会就是有底气。”

“对孙队来说,也只有那样才算正经事吗。”

“所以说……”

一个警员默默抬起头,

“我们干的算啥事呢,过家家吗?”

过家家的警察们翘首以待着正经黑社会孙红雷给他们一个破案的转机。

被给予高度希望的孙红雷下了楼,伸出手挠了挠头,掏出手机,

“磊磊啊。”

电话那头的人一听他的语调就先叹了口气,

“红雷你最近缺钱?老规矩,看在老朋友的份上,利息就收你……”

孙红雷连忙打断对方的话,

“谈钱多伤感情,哥是那样的人吗。”

“那钱你还不还。”

“不还不还,不对还还还!”

“那你这次有啥正经事啊?智商不够用我可借不了你。”

黄磊对孙红雷欠自己的那些钱早就不指望了,拖字诀在他身上是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孙红雷主动忽视他后半句话,

“这次我接到一个案子,但是吧,怪的很。”

黄磊向来对推理有莫大的兴趣,一听就被调起了胃口,但嘴上还是有些推辞,

“这案子估计也就对你来说比较怪吧,十九加八等于多少?”

“二十七!我知道就你聪明,你要空我们就见个面吧。”

收到了赞美的黄磊心满意足地回了声“好”,理了理衣襟顺便拿了副眼镜。

“黄老师,你下午还有课呢。”

黄磊一把拉开门,不带丝毫犹豫,

“我这是为国家做贡献,是去帮助人民的公仆维护社会的安定,这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吧?”

“没错,但是……”

“那作为公民,今天下午的课就帮我代一下吧,我们也不能让祖国的花朵得不到良好的教育啊,对吧?”

还没等人回话,黄磊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楼道里,只剩下他“哈哈哈”的笑声回荡在刚才那个倒霉蛋的耳边。

“你说你跟黄老师斗什么斗呢。”

一个老师拍了拍倒霉蛋的肩膀,顺便递给他一份文件

“这不被绕进去了吗。这是今天下午要发的试卷,黄老师这次批得可严呢,好多人期末挂了红灯。我看黄老师早就想好了要脱身。就算刚才是个恐怖分子的电话他都给你掰成大好人需要帮助!”

人民警察/黑社会/恐怖分子孙红雷:………


tbc


最晚第三章黄渤上线

因为实在太饿了 所以动笔了 是个渣

第一次萌上热cp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评论(2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