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极限挑战】叛道 01


写在前面的话:

所有会涉及的cp在本章下tag已打 之后的更新就按照每次是否提及来打

有没有兴趣猜猜到底怎么了?


01

混杂着哭喊声的大街伴随着路灯逐一的熄灭,在将晚的黄昏显出丝丝阴凉之色,分明是夏天的夜晚,却没了那般的惬意与舒爽,多了几分寒冬的冰冷与毛骨悚然。人群是慌乱的,习惯了不夜城生活的人们在一瞬间失去了灯光的照明,被突如其来的黑暗打了个措手不及,互相张望着的面庞上被荧荧的屏幕照亮着,露出一双双惊恐而又呆愣的眼睛。忽然有谁惨叫了一声,凄厉的高音几乎震碎人们的耳膜,也让人的心揪了起来,几个胆小的人甚至死死抓牢了身旁人的胳膊,腿不停地颤栗着,几乎要跪倒在地。终于有夜视能力不错的家伙望见了发生的一切,他极力扒开人群,拼尽全力往前冲着,像是找了魔般嘶嚎着,

“见鬼了,见鬼了!那是什么恶心的东西,吃人啊!”

时间要倒退到十个小时之前,上午十一点三十分整。

此时的阳光还肆意地倾洒着,光辉萦绕在每一寸土地上,而这般美好的景象,却只能成为记忆中的画面了。

世纪大楼前斜着几辆加长版林肯,来往的人们不断将目光投向这颇具阵势的布场,总共六部这样的车,三黑三白。

从大楼的正门内露出一个身影,一袭黑西装,鼻梁上架着墨镜,紧抿着嘴唇,走出了大佬的气场,他后面跟着另外几个随行人员,一边为他指明方向一边对他说着什么,满脸的谨慎。

紧接着又走出另外几个身着同款西装的人,有人嘴角挂着胜券在握的微笑,有人轻抿着唇,流淌着藏抑不住的得意之色,有人一手插兜一手扶着墨镜,有人步速飞快不肯停留,唯一没有架墨镜的人表情严肃,如临大敌。

他们先后上了六俩车,一个接一个离开了这个地方。行人们猜测着他们的身份,有人说特工有人猜明星,还有人四处在找摄像头,咬定这是在拍什么大片。

“黄磊啊,你觉着这事靠谱吧。”

翘着腿坐在车内的人摘了墨镜,按下那个谙熟于心的号码。

“八成把握吧,不会出什么大岔子的。”

电话那头的人沉吟着,随即一阵轻笑,

“小渤,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黄渤啧了一声,起了和他争一把的性子,

“到时候你看了就知道,光说有什么用,黄磊老师多年没运动了吧,能准时到点吗?”

“小渤你可真关心我。”

黄磊换了个姿势倚靠得更加舒服,

“这不行也得上啊,人家可说了要同时安放。虽然我觉得这就是个耍我们的把戏。”

黄渤听了这话,微微皱起了眉,口气有些迟疑,

“一个把戏用不着扔这么多钱进来吧?这目的我是猜不透。”

“那咱就别想。反正这只是第一次和他们接头,也不难,摆一个东西就好了,没太大损失,大不了我们做完就脱身。”

黄磊微笑着,戴着副耳机和他交流,两手舒舒服服地揽在靠垫上,

“是不是耍人的一会就知道了,到时候我们再看要不要跟。”

“啧啧,这老狐狸就是精啊,把什么都算计进去了。”

听着对方摆明了调侃的语气,黄磊把这当作赞扬欣然接受,

“过奖,彼此彼此。”

挂了和黄磊的通话后,黄渤明显感觉自己平静了下来,他手指不断上下敲打着坐垫,望向窗外奔腾倒退的景象。

这是多么匆忙的一个城市啊,还好,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

配置的司机都是好手,平稳的驾驶让人不由得进入了梦乡,黄磊再睁眼时已是将近五点,他估计着自己应该是最后一个到的,或者说醒的。

和等待已久的随行人员道了声歉,黄磊将手机揣到兜儿里,走下车。

“黄磊老师,这边请。”

身着白色制服的男子向他微微弯腰,黄磊虚托了一把,便跟着他向前走,不远处隐隐约约望见了一座塔似的建筑,他有些好奇,忍不住开口询问,

“这塔…是什么时候建造的呢?”

有东西超出自己记忆范围之外的情况让黄磊很糟心,他向来喜欢洞察一切摆布大局的作法,来到这座城市前也大抵做了个了解,却没料到仍然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被忽略了,这着实是对他那“神算子”名号的侮辱与讽刺。

“不太清楚。”

制服男子礼貌地如实照答,

“我只是个带路的,不是很了解,但应该是最近一阵子造的吧。”

“我也觉得。”

黄磊点了点头,这个理由很让他信服,说不准这是某家大企业的新项目,等着哪天高入云霄后申报个什么吉尼斯纪录呢,来个一鸣惊人,只要有心去瞒,就没什么是做不到的,

“时间还早,请您在此稍作休息。”

出乎意料,这座远看颇为简陋的塔近了却有种独到的魅力,走进内部,一楼更是装饰得让人称道。

“请享用。”

制服男子安排他做到一侧的沙发椅上,还在他面前的小桌上摆上了几道色面不错的点心,有常见的虾饺,烧卖更有黄磊都认不出的菜肴。

“啊…谢谢。”

黄磊向他道谢,对方微笑着离开了。

“这要是开餐厅,那生意绝对好的没话说。”

他自言自语,

“光凭这服务态度我都给打个满分,”

他用筷子拣起点心向嘴里送,原本没有多么饥饿的肠胃一接触到食物,就燃起了渴求更多的欲望,他三下五除二填了个半饱,意识到自己已经大半天没吃东西了。

托起茶杯抿了一口,黄磊舒服地大叹一口气,

“啊,真是爽啊。”

酒足饭饱后他才掏出手机,先前建好的群内记录早就刷过了好几页,他翻到最顶端,插上耳机,一条条地听。

“我就说,怎么没人来问我情况,原来一个个都酒足饭饱没心思管别的呢。”

他慢慢地听完记录,微微勾了下嘴角,

“哟,小渤倒是想着我了,不过这注意力也转移得太快了吧?居然都扯到过两天要不要出去玩一趟。红雷你这样关心还不如别问呢,谁是太胖跑得慢,明明都是坐车,智商又没充吧?”

黄磊支着头想了想,沉吟片刻开口,

“各位都到了啊,怎么吃得好不好啊?”

好几条语音被炸出来,黄磊不紧不慢地听,大体上都是对他这种潜水不冒泡行为的谴责。

“我只是睡着了,刚刚才上线。”

他如实照答,却收到了满屏的“不信”。

“我说各位啊,一会要是见着什么情形不对,撒开腿就向外跑啊,别嫌丢人。”

黄渤依旧对这次的事持有怀疑态度,警醒着几个不太着调的人上点心。

“对,像是红雷啊王迅啊你们几个,千万别傻兮兮地站在那,这分辨危险的能力总有吧?”

对于这种警惕心,黄磊很是赞同,也顺便着重关照了几个有些呆的人。

“你真当他们傻啊?这遇到了危险肯定跑得比谁都快。就看王迅,哎哟,你们可不知道那百米冲刺多厉害了。”

黄渤一刻也耐不住,一句话连带嘲讽了好几个人,这当然引起了众怒。

“黄渤你这怎么说话的啦?我这叫反应快,上道!”

王迅立马反驳,他绝对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

“就是,你瞧不起我们啊?”

孙红雷忿忿道,

“王迅可能看到钱还会犹豫点,我那叫一个聪明,颜值又高脑子又好使,我自己想想都完美,对吧迅哥。”

“啥…啥叫看到钱就犹豫?我这叫不浪费。”

王迅反驳,声音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红雷哥你让我怎么答,你帮着他一起嘲我。”

“就别搁这争大傻二傻的名头了,你们不分胜负。”

黄磊无奈道,但谁都听得出他语气中的笑意,

“红雷你的智商和颜值成正比,满意了吧?”

明显宠小孩的口气,噎得孙红雷一阵好气。

“你别贫了,我最担心的就是你。”

黄渤的反应出乎意料,

“小猪艺兴年轻跑得快,红雷王迅虽然智商不太够用,但躲危险还是行的,就你,别到时候碍着个面子问题,慢悠悠地走啊,这种时候别当自己是个老师,是个文明人。”

黄磊一下子没了话,因为黄渤确确实实摸透了他的性子,半晌,他才回,

“放心吧,我会的。”

语音记录刷的很快,他也不清楚黄渤是否听到了,望了眼窗外渐渐昏暗下来的天空,他莫名有些不安。

黄渤丢下手机伸了个懒腰,他意外地有些疲惫。说真的,他总有点不太好的预感,只有提示了一下所有人,他才觉得心里安稳些了。尤其像是黄磊,不敲打他一下说不定真因为那什么原因慢腾腾地走呢。

他拿起手机,居然收到了罗志祥的私聊,点开来是条语音。

“渤哥,你别忘了自己,一有问题就赶紧跑。”

黄渤笑笑,眉眼都爬上了微微的弯度,小猪平时看起来毛毛躁躁的,其实心思也细腻着呢,

“好,你自己也多加小心啊。”

没想到对方时时刻刻都捧着个手机,竟然是秒回,

“诶我知道了,渤哥你放心!”

黄渤想了想也不知道回什么,干脆发了个太阳的表情。

传来的叩门声让他将目光移开了屏幕,“请进。”

“时间到了,请您做好准备。”

黄渤点了点头,理理衣襟,跟着人出了门。

他所处的位置是做高塔,下宽上尖的构造,制服男按了几下,电梯便驼着两人一同上升。顶楼很快到了,是个类似于天台的空间,黄渤迈出步子,在对方的引领下亦步亦趋跟着,投入眼帘的是一个发着淡淡幽蓝光芒的小型凸起圆盘。

黄渤走过去看,是个形状像极了六的奇怪凹槽,他先前所见到的光芒正是它发出的。

“现在是要干啥呢?”

他忍不住发问。

制服男看了看腕表,微笑着向他点头,

“还有三十秒就到八点了,把先前我们分发的那个东西整点放进去就好了。”

黄渤几乎都要忘了一早就拿到的暗淡无色的奇怪金属了,他从裤袋里摸出来,惊讶地发现那原本无关的东西正一跳一跳地散发着同样幽蓝的光。

“我就看看你们玩什么把戏。”

他收敛起其余的表情,在对方的倒计时中逐步放下。

“三、二、一。”

凹槽像是对金属有莫名的吸引力,黄渤几乎感觉这玩意是被直接吸过去的,他刚想开口说话,就被眼前突然间明亮起来的景象刺的睁不开眼,忙忙掏出墨镜戴上,嘴上还不住,

“啧,要是都这样,那王迅可玩完了。”

他动作快,瞥到了一眼面前的景象,

“这是什么东西…”

黄渤敏锐地感受到自己的左斜上方射出了亮白的光芒,他低头一看,果然脚下也是这样的轨迹,并且还多了一条微微向左下偏的白光。

随即一阵更大的亮光笼罩住了他,黄渤只觉得整个人沐浴在刺痛的光芒中,身体不停颤抖着。

不知过了多久才消散去了光,黄渤撑不住一个腿软,险些瘫在地上,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

“哎,你………”

那男子不知何时消失了,黄渤耸耸肩只能自己想办法了,他估计大家都是这么一副场景,这玩得可真大。

他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试图抠出那个东西,果然他们已经牢牢贴合在了一起,无意中的一抬头,让他浑身仿佛坠入冰窖。

黄渤快步走到栏杆那,向外望去,眼前的景象让他合不拢嘴,原本灯火通明的城市像是被突然间切断了总电源,一层层地暗了下来,他似乎都能想象得到人们惊呼的声音,唯一亮堂着的,就是他脚下这块地方,或者换句话讲,是他脚下先前发出眩晕白光的两条射线。

此时,是傍晚八点十五分,距离他放下那样东西时隔仅仅过了一刻钟。

在灯光失去作用的地方,正有无数人先后发出这个疑惑,而在无人能见无光能及的黑暗角落,正有仿佛在吞咽什么东西的声音一阵阵传来,伴随着泥土被掀开,流水被踩踏,树木被撕扯的行径与声响,带出了一双双漆黑而又充满原始欲望的眼珠。


tbc


一直挺想写这种风格 ooc见谅


评论(1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