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阑尾】六楼零一零三室 4-5


写在前面的话:

差点忘了扔上来了


4.

这是迎来两个新房客的第三个月,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已经和他们相处了那么久。每天听着熟悉的打闹声便感觉四周充满了话力。我不是一个喜欢聒噪的人,但却习惯于这种生活,甚至一天不听见就会感到不适应。归根结底,只能说是缘分吧。

但仅仅是这样,还算不上真正的缘分。

最近几天陈赫整个人都显得很焦躁,来回在楼层上走动,郑恺甚至开玩笑说陈赫有了减肥的念头。

出乎意料的是,往往最喜欢和人斗嘴的陈赫居然摆出了一副懊恼的样子,嘴里碎碎念道:要是我再胖一点再胖一点就好了!

我实在不明白他的话,转过头去想从郑恺的眼神中得到点信息,谁知郑恺垂下了头,有点吞吞吐吐,

“现在这样挺好啊。”

我觉得他就差讲多一分显胖,少一分显瘦的完美体型了—郑恺说胡话的本事儿越来越厉害了—越来越像陈赫了。

“好,好就不对了呀!”

陈赫忿忿地低骂一句,又绕着楼层开始做转圈运动。

我耸耸肩,估计陈赫是受了什么刺激吧,过两天就好了。于是转过身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但我没有看到郑恺一直凝固在陈赫身上的关切担忧的眼神,甚至可能郑恺自己也不清楚当初他那一眼里饱含的复杂情绪。而当我们终究意识到的时候,事情已经发展到了我们所能控制之外。

隔天的上午,我才刚刚晨练完毕回来,便被一个低压压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杨颖。”

我定睛一看,陈赫那小子正缩在门后面,鬼鬼祟祟地招呼我。

“你这玩的……”

我话音未落,就见他打着奇怪的手势,眼睛一直瞅着郑恺半开的门,我自然懂他的意思,这家伙有啥不能被郑恺知道的小秘密。

“玩啥呢?”

果然,屋内传来了郑恺的声音。我探头去看,他仍然埋头在桌上写着什么。

“你猜啊。”

陈赫回了他一句,便给了我个安心的眼神。

等等……这怎么变得像是我有什么亏心事不能让人知道!

我暗自无奈,不一会传来了郑恺不屑的声音,大致就是在说陈赫又在搞什么过家家的把戏儿吧。

我走进陈赫的房间,一进门,就被他那身装扮给吓了一跳。

“你这穿得这么笔挺干嘛呢?”

确定郑恺听不到我们的对话,我开口,饶有兴趣地打量陈赫一身的西装。

虽然是五五分的身材,但他有身高的底子摆在那,又因为近几天的“奔走”,看上去不算胖,打这个小领结倒是挺有样子的。

只不过……

“陈赫,你为什么要穿粉色。”

我缓缓抬起头,试图从他粉色的西装下看出那掩藏在表皮之下的少女心。

陈赫脸微红,口气倒有些不大好意思,让我挺意外,

“我找不出什么帅气的衣服了……又有这么重要的事儿,没办法了呗。”

我的眼神中明明白白写着“粉色很帅气?”这几个大字—鬼才信他这个理由吧。

陈赫挠挠头,终在我威严的眼神下交代了真正的缘由。

原来他母亲关心他的人生大事,三天两头想给他介绍小姑娘,陈赫现在哪有谈朋友的心思啊,被弄得烦了,就撩下一句自己有喜欢的人了。

谁知他母亲继续逼问,为何从没见你带小姑娘回来。陈赫一时间找了个在我听来……不对在所有人听来都啼笑皆非的理由:小姑娘喜欢粉色,自己为了讨好她一直以粉色在人前现身,但大男人穿着粉衣服上街见人太羞了,所以……

没错吧,谁听了都会觉得这是编的。

我还真不明白了,嘴皮子功夫这么厉害的陈赫怎么常常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但陈赫的母亲终究是他的母亲,顺着儿子的话接了一句:我们不嫌弃你,这周末和人家姑娘来家里坐坐吧。

陈赫只能应允了。

“所以你是要我来扮演你的一日女友?”

我发笑。

陈赫点点头,忙道,

“我知道,像杨颖你这么温柔善良美丽贤淑的女子,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我向来不是很爱管闲事的家伙,这种牵扯到父母的事情更是容易玩大,不过看着陈赫那讨好的脸和信任的目光,我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行是行。”

我缓缓开口,问出压在我心里的问题,

“不过,你为什么会买这件衣服。”

自从陈赫搬到我这来,就没有添置过新衣服,不是他没有钱或者买不到码,只是他单纯地懒罢了,陈赫自然知道这点,也不能用被逼迫而买的这一理由来搪塞我了。

许久,似乎是经历了蛮长的心理斗争,陈赫缓缓抬起头,脸庞上有一丝期许,

“难道……你没有觉得粉色的特别好看吗。”

从他真挚的眼神中我看得出陈赫在讲实话,并不是说粉色不搭他。陈赫人生得白,穿上粉色挺好看的,只不过我长这么大从没亲耳听见过一个九尺男儿承认他喜欢粉色。

我想大概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吧,而陈赫比起他们所优胜的,就是他敢于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即使这在当下并不能被大多数人所接受。

在我的再三坚持下,我穿了一身黑白相间的连衣裙。陈赫苦着张脸和我说,这下好了,人家真要以为他有什么特殊爱好了。

“你怕什么?”

我有些好笑地问,

“你自己不是不就行了?你自己喜欢不就好了?”

陈赫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惊讶,大概他从来没想过我这样一个比较男孩子气的女孩会讲出这么感性和富有哲理的话吧—他可真没眼光。

少许,他两眼笑得弯弯,流露着灿烂的光亮,

“杨颖,你说得可真好。”

这是他第一次直言夸赞我,我笑笑,接受了他的夸耀,这感觉很好。

“郑恺,我今晚不回来吃饭了。”

陈赫敲敲郑恺的门。

我估摸着陈赫的父母是会留我们一起吃晚饭的,不过我不清楚的是,他为何要向郑恺报告。我们三个人之间从来就没有周末一起吃晚饭的约定,因为各人都有各人的私密空间。

郑恺应了声,然后便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要出去一趟,今晚不回来了。”

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挺惊讶的,

“杨颖你准备出门?”

我点了点头,郑恺的眼神在我和陈赫之间打转,最后停留在我身上。我给了他一个坦然的笑容—本姑娘一没做亏心事二又干了件好事。

“那你们都要玩得尽兴。”

他虽然是对着我们两个人说的,但我明显觉得郑恺语气所指的是陈赫。

“倒是你,出去住一晚上,指不定碰上什么人呢!”

陈赫暧昧地朝他笑笑。

听了这,郑恺眼神明显有些怪异,

“这可不一定……要发生什么,可是在那儿都行的。”

我知道他是误会我们两个了,不过陈赫没发现,还兴致勃勃给他普及一些“必备泡妞”手段—他自己还是个处好不好!

见陈赫这幅样儿,郑恺的眼里渐渐多了笑意,我想这误会是不攻自破了。也没办法,三个人住在一起,要是其中两个人不声不响有了伴还恰好凑了一对儿,被剩下的那个绝对会是心里不好受的。

然而这么想的我,就从来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还有另一种解答的可能性,或者说,在那个年代的大多数人,都没有这样的觉悟。


5.

我想陈赫的母亲应该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真能带一个活生生的人回来吧。

看到我时,他的母亲脸上分明写着不可置信。这让我稍许有些稀奇,陈赫长得挺有味道,性格又好,找到女朋友不应该是件难事儿,还是说做母亲的太了解自己的儿子,知道他不会有谈恋爱的念头。

“妈,这位就是杨颖。”

陈赫拉了拉我,

“我的女友。”

“诶等等!”

我突然开口,我记得陈赫和他母亲讲的是他正在追的女生,这可不能露陷,

“我还没答应你呢。”

说着,我还伸手捏了他的手臂一把。陈赫脸上立马出现了疼痛的表情,用余光偷偷斜了我一眼。

殊不知我俩这动作在他母亲眼里是像极了打情骂俏,真正让他母亲信了陈赫的话。

我们在客厅里聊着,陈赫的家人都挺风趣,聊得话题也很广,我恰巧也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话题,聊得十分尽兴。

吃晚饭前,我明显感觉他的父母对我十分满意。

菜刚端上桌,门铃便响了。

“小颖啊。”

陈赫的母亲已经对我用上了小名,

“这个……阿姨之前以为你是我儿子找来的幌子,所以找了我老朋友的女儿来……”

我心想您还真没说错,我确实是个幌子,只不过演的比较像。但表面上还是温温雅雅地应了声,

“没事的,多个人吃饭还能热闹些。”

他的母亲望向我的眼里充满了慈爱和赞许,我一瞬间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就这样弄假成真,似乎也挺好。

但下一秒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我知道若是我现在开始就把这件事当真,陈赫是无法拒绝的,因为他的父母已经接受了我的存在,但这样做,就不对了。

因为我们是朋友,是做不出这种背叛对方的事情的。

陈赫母亲帮他假拟的女友对象走了进来,我听着脚步声,像是两个人。

没想到他母亲还找了这么多的候选人啊。

我有些惊讶地望了陈赫一眼,对方似乎也没想到自家母亲会玩出这把戏,简直合不拢嘴。

而当看到来人时,陈赫的下巴简直都要砸到桌上了,我也掩抑不住惊讶的情绪。

这……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那女孩是典型的南方人,娇小的身材巴掌大的脸,笑起来很温婉,我自认为容貌上是能压过她一筹了,但气质就不好说了。

身为一个常年和男孩子混在一起的女生,那种见到男生会羞怯的表情我是不会有的,不过我觉得这也正是我的优点,男孩子可能也会喜欢我这样大气的姑娘吧。

我看了陈赫一眼,随即又转回了头—好吧,他仍然沉浸于震惊之中。

转而我又对自己奇怪的行为暗暗发笑,我从没觉得自己这么有演员的天赋,入戏程度之深简直让自己无法相信。

让我们惊讶的当然不是这个姑娘本身了,而是亦步亦趋跟在她后面的一个人。

除了双胞胎兄弟和换脸(那时候还没有整容一说),我实在想不出眼前这个男子不是郑恺的理由了。

郑恺见了我们自然是很惊讶,陈赫母亲注意到了这点便问我们是不是认识。我们仨很默契地同时点了点头。

“那还真是有缘分啊。”

陈赫母亲笑道,

“郑恺是我老朋友亲戚的小孩,也是这位郑温婉小姐的表哥。”

温婉小姐看了紧挨在一起的我和陈赫,眼里有疑惑的神色,陈赫的母亲又没办法现在和她解释,只好时不时向我投来歉意的眼神。

“温婉小姐,你坐这吧。”

我看着她有些不知如何坐的样子,笑了笑起身,温婉忙向我倒了个谢,羞红着脸坐下。

陈赫死死盯着我,在他母亲眼里,那就是对我的不舍与依恋,而我知道,这家伙分明是对于我远离战场的不乐意。

于是我们便是这样围坐成一桌的:陈赫父亲、陈赫母亲、陈赫、郑温婉、我、郑恺。

不用再刻意和陈赫装作恩爱的样子,我舒了一大口气,忽视掉陈赫母亲歉意的目光—我都有些心里愧疚了,因为陈赫母亲真把我们当作一对儿了。

随即的时间内,我便自在地开吃,把交流的机会留给了剩下的几个人。郑恺本来还有些困惑,但当我再去看他的表情时,他已经一副了然的神色,因为结合我们早上的行为,他肯定知道我俩这是在演戏。

我避之不开口的行为让陈赫父母更认定了我和陈赫就是一对儿。

在他们眼里,我分明就是心里不太高兴,闷着气不说话。对于我这种行为,他们是又庆幸又愧疚,庆幸的是我真正喜欢陈赫,会为他吃醋,愧疚的是让我难堪。

不过……

我还真没这个意思。

告别了陈赫的父母,我们四个人一起走出去。我十分善意地将独处的机会留给了陈赫和郑温婉,这种插朋友两刀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

即使走在他俩前面,我还是能感受到陈赫杀人般的目光。

“温婉,我先送你回去吧。”

郑恺开口。

郑温婉应了声,随即发问,

“哥,你今晚不和我们一起住了?”

“不了。”

郑恺笑笑,

“我们有空再聚吧。”

没想到郑恺还是个会开车的有钱人,我想抢占了副驾,谁知陈赫在这时就体现出他身为男人的优势了,一气呵成地坐下。

郑恺不由得觉得好笑,摇着头启动了车子。

我只能和郑温婉坐在后座了。

郑温婉对我的印象倒是不错,可能是因为先前给她让了位吧。所以我们也能就着当下几个比较时尚的话题聊会。

送走了郑温婉后,陈赫和郑恺立马原型毕露。

前者嚷嚷着累,后者摇头说怎么这么巧。

我就看见他俩同时停下了口中的碎碎念,突然转过头,和对方相视一笑。

“郑恺。”

陈赫打破了这种温馨的气氛,但我并不怪他,原因显而易见,

“你能专心开车吗!”

夜色浓重的前路,被路边整齐排列的路灯暖黄色的光芒所照亮。

望着身前两个并排坐着的家伙,我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因为我是多么庆幸,我在一个还不算太晚的年纪,碰上了真正能相伴一生的知己。

tbc

不知道什么时候C 囤的没了

不许打我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