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愁泉】愚人 4-8


写在前面的话:

继续随便写写 随时准备被官方打脸


4.

空闲愁的母亲远远望见自己的孩子载着另外一个人的时候,眼里满是迷惑,在看清了虎石的样子后,却立马成了喜悦。

“阿愁,这是你的朋友吗,请他进来坐坐吧,一起吃顿晚饭怎么样?”

“谢谢…”

虎石从后座上一跃而下,裤上栓着的金属链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他眼珠一转,笑嘻嘻地说,

“大姐姐真是太热情了。”

在被夸奖时,无论哪个年龄段的女子都会有羞涩之情。空闲愁的母亲虽然明知这孩子是在说客套话,依旧被那明亮的眼睛所弄得不好意思了起来,和蔼地笑着,连声邀他进屋。空闲愁在一旁,吃惊地看着自己母亲露出他所熟悉却陌生的微笑。

“我们家阿愁就是闷,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虎石和泉刚想开口,便听见他所熟知得几乎能在一瞬间汗毛竖起的声音。

“和泉,你在做什么!!!”

那是个打扮颇为帅气的女子,柳眉高高挑起,她一句话就把原来笑着的虎石吓得一个激灵表情复杂了起来。

空闲愁还没来得及发问,那女子就径直到了他身前,一只手狠狠地拍了下虎石和泉的脑袋,

“快跟我回去,今个研发了新菜品。”

空闲愁这才注意到对方手里还拎着一个菜篮子,里面丰富地摆放了许多蔬菜。

“啊,虎石太太……”

空闲愁的母亲突然开口,带着些许惊讶,

“原来您的儿子已经这么大了啊,我以为和泉还是个小孩子呢。”

帅气女子这才回过神,她将目光这才聚焦到其余人的身上,扫到空闲愁母亲的一刹那,她一脸凶恶的表情转化为了柔和,笑吟吟地冲着人点点头,

“空闲太太你好,没错,这就是我家犬子。”

她看向站在一旁的空闲愁,眼里闪过惊艳的神色,

“您的孩子,还真是看上去就稳重啊,哪像我们家这个,就差没偷偷抢抢了。”

“瞎讲啥,老妈你才是吧,年轻的时候什么不好的勾当没干过,哎哟……”

虎石和泉表情突然变得奇怪起来,虎石太太在他身侧,依旧笑得十分端庄,不过早就在背后狠狠拧了他一把。

“是我辜负了我年轻母亲的希望,我的错我虚心改正。”

他撇撇嘴,语气拉得极为漫长。

“和泉是我家阿愁的朋友呢,虎石太太要不要一起进来坐坐?”

看着空闲愁母亲殷切的期盼,虎石和泉自然能懂她的心情。

空闲愁在班里是个极为沉默的家伙,他虎石和泉即使不刻意去关注,也会被每次集体活动课时他一个人落单默默坐在板凳上的样子所吸引。

他好奇,是什么让这个人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是什么能让他忍受如此安静的孤独,又有没有什么能把他从那个世界里拉出来。

虎石想天下母亲的想法大抵都是一样的吧,又有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内能找到一些朋友,好好享受关于友谊的魅力呢?他说不上比别人多几个心眼,只是打小母亲不同于常人的教育方式让他总会比同龄人想的更多一些—只不过他略显轻浮的外貌让人第一眼很难联想到这个,真得感谢他的父母给了他这幅好皮囊。

虎石是个温柔的人。

几乎每个和他玩过一段日子的人都会这样评价道,虎石觉得自己并不是温柔,只是在望见某些人郁郁寡欢时,总会忍不住去看他几眼,关照一点,之后的一切便顺理成章。

他见母亲也在一旁楞住了不说话,脸上显出犹豫的神色。

“反正母亲你也不差这一天练手艺,多和邻里沟通沟通呗。”

他努努嘴,看上去似是满不在乎的决定,

“人家大姐姐可难得露次手艺,再说了,你那水平少一次多一次反正都一样。”

“臭小子,怎么说话的?你妈看上去很老相吗!”

虎石和泉可不敢乱动,乖乖在那挨了她一下,低头的瞬间他似乎捕捉到空闲愁勾起的一丝极淡的笑容。

你还是会笑的嘛。


5.

虎石母亲看样子确实对他人烹饪的手艺很感兴趣,一进门就把虎石驱赶到和空闲一道去玩,自己拉着空闲母亲一头扎进了厨房。

虎石和泉望着突然没了人的客厅有点没由来的无措,他和空闲根本说不上熟,母亲这一走搞得他连个聊会天的人都找不着。

“走吧。”

正在他尴尬的时候,空闲愁淡淡的声音像是救他于水火的金音,这导致他抬起头望着对方时,灰色的眼眸里盛满了欣喜与欢悦。

空闲愁望着他那亮起来的双眼,一时间竟也有些失神,他从来不知道有人能仅仅因为一句话就展现出如此多的喜悦,况且还是他,空闲愁的一句话。

走进空闲愁的房间,虎石和泉意外发现这收拾得很整齐,虽然他自己也是个乐于打点的人,但很少能见到同样整洁的地方,虎石想,自己对空闲是更有兴趣了。

木桌看上去有些陈旧,似乎时上了年代了,但意外有股属于吸引力—洁净却神秘。

虎石一眼就看见沓在桌子上的几张光碟了,他猜测那就是空闲愁所念叨着让自己去尝试的东西。

“空闲,你现在要做什么吗?”

他开口,见对方摇了摇头,

“那给我讲讲音乐剧吧。”

说实在的,光听言语的表述,虎石和泉一点也打不起精神,不过说到这些时空闲愁明显抬高了许多兴趣的模样让他不禁感叹,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有魔力。

他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从不主动去打断对方的话,虽然空闲愁本来就言语精炼,他只是在对方停下休息时抛出一两个自己的见解—错或对就另当别论啦。

“和泉,今天我真的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啊。”

饭桌上,虎石母亲笑盈盈地冲他说,

“等着明天对你妈刮目相看吧!”

虎石抖了抖,对此话不抱有太大希冀,却依旧艰难地点了点头。

虎石的母亲同空闲的母亲看来早就相识,临别时还忍不住再聊上几句,即使是夏季,虎石披着单薄的外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叹气说,

“哎女人真是难懂啊。”

空闲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虎石撇了撇嘴,果然同龄人还没一个能理解他的想法呢。

“今天真是麻烦你了,还在你们家吃了顿饭,不过怎么没见到你爸啊?”

虎石扯开话题,有一言没一言地搭着,也不期待对方回话。

他想不到对方真会作答。

“我母亲很久没这么开心了。”

空闲愁的声音格外适合夜晚,清冷地几乎消散在这风中,

“这么热闹,是我谢谢你和你母亲了。”

虎石也不知如何回话,还好对方继续接了下去,

“我父亲他,已经离开我们了……”

“啊,抱歉…”

虎石沉默下来,他想这一定是空闲愁心里一块不愿意被他人所聊及的秘密,一时间,俩人都没有说话。

等到母亲唠嗑完,虎石和泉早就冻得有些脸色发白了,他小声埋怨道,

“哎光棍就算了,我还是个冰棍。”

他们母子俩冲着空闲母子俩告了别,才踏上回家的路。

“愁这孩子怎么样,和你挺合得来的吧,正好把你带正点,省的天天找女朋友。”

虎石和泉想到今天发生的事,忍不住开口反驳,

“万万不能多来往,那根本就是直接断了我的女友来源了!”

突然间,他听到由远及近慢慢明朗起来的脚步声,随即便有一只有力的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虎石和泉回过头,是气息有些凌乱的空闲愁,他疑惑地望向对方,他母亲也好奇地将目光投了过来。

“先披我的外套回去吧。”

虎石和泉完全没料到他会来这一出,只是呆呆站在那看着他把校服外套递给自己,然后冲自己道别,又消失在夜影里。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后知后觉地冲着空闲愁离去的方向喊道,

“谢…谢谢啊!”

虎石母亲看着他极为缓慢地把衣服套上,空闲愁比他略高一些,尤其肩膀较他更宽,所以外套罩着有些略大。

“啧啧,回神了。”

虎石母亲看着自己儿子明显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揶揄道,

“难怪你说断了你女友来源,这么体贴又帅气的男孩子哪个小女生不会被迷住哟!”

虎石和泉第一次没了心思回他母亲的嘴,他只是抓了抓脑袋,想到自己之前还信誓旦旦不想和这人扯上更多关系,突然有些不知味。

“妈,如果一个女人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会不会很孤独?”

他明知故问,只是想确定某些事情。

“岂止孤独?这压力可大得很啊,要知道像我们这样早就不工作的家庭妇女,再投入职业生涯中去可很难适应了,还会被人瞧不起咧!”

她依旧往前走着,不过明显没之前的情绪高涨了,

“所以空闲太太真的是很幸苦啊。不过要是你妈我,倒是能重操旧业,组个什么团体再去捞上几笔。”

“………我爸不会让你这么做的,你再挥霍他也养的起你。”

虎石和泉无奈地说。

“不过和泉啊。”

她母亲微微叹了口气,

“你感情生活怎样妈管不着,不过要是你真找到自己想过一辈子的女孩子了,要好好对她。一旦走进了人家的心里,就别再随随便便抽身了。”

“嗯,我知道的。”

虎石和泉回答,不知怎地,他又想起了空闲愁那一个人坐在长凳上与外隔离的样子。

那一定很痛苦,很孤独。

他想。


6.

不知是否是因为前天夜里着了凉,虎石起来的时候有些昏昏沉沉的,头重脚轻。

他望了眼挂钟上缓缓走动的指针,才发现今天
起晚了,胡乱套上了T恤拎起一件外套,就匆匆忙忙往外赶。

这是难得虎石和泉比空闲愁来得还晚许多的日子。

他推开门的一瞬间,就感受到所有人将目光聚集到自己身上,其中正好有空闲愁的注视。

虎石笑了笑,冲老师抱歉地应了声,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下节是几乎所有男生都最喜欢的课,体育课,同学们结伴三三两两准备下去上课,虎石自然也是。

“你怎么跟我们一道了啊,不去找你家空闲啊?”

“瞎贫什么,我们不是这种关系。”

对方自然是在调侃,还推攘了他一下,这可是难得看到虎石吃瘪的时候啊!

虎石和泉想自己身体大概是有点问题了,原本很随意的一推,竟是让他突然间没了力支起。

完蛋,形象要毁于一旦了。

即使这个时候,他第一反应依旧是环顾四周,见着大部分女同学正捂着嘴轻笑着望向自己,甚至有人脸上缀着点红霞,他不由暗道。

一只手将他的肩膀揽住,他得以借力缓缓恢复了平衡,

“啊,谢谢哦。”

虎石和泉回过头,居然是空闲愁。虽然他有这么料想过,但从未想到这么简单的接触下来居然还算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他突然想起昨晚对方跑来给自己送衣服的事,恍然大悟这人是个典型的外冷内热啊。

“你怎么了,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

空闲愁微微皱起了眉,只不过很少有人看得出他表情的变化。

“有点着凉吧,昨天弄太晚了。”

空闲愁点了点头,算是知晓了原因,便迈开步子离了教室。

“走吧,怎么了?”

虎石和泉摸摸鼻子,见那先前还满嘴调侃胡话的人突然噤了声,不由发问。

“啊?没…没什么。”

那人不好意思地笑笑,带着点乞求回应的目光望向虎石,这让他很不解,

“先前的事,抱歉啦,我不知道你昨晚……”

“又不是妹子哪有那么娇弱?就受了点冷风。”

虎石和泉一手搭上对方的肩膀,无奈却有好笑地说,

“我身体你难道不了解吗?”

“我怎么可能了解!!”

对方小声嘟囔了一句,按耐不住烦躁的心情。

“既然你那么恳求,那就劳烦你架着我过去啦。”

虎石和泉见对方被自己一句话搞得又定在原地,不由失笑,重重拍了对方的脊背,

“行了,一句话就被我唬住了?要迟到了快点吧。”

此时正当夏季,比起在凉如水的夜晚偶尔会染上风寒的小小隐疾,明烈得几乎让人无法睁开眼又漫长得无法计量的白日,才是最为瞩目的特征。

很糟糕的是,虎石和泉只记得昨晚那让他成了人型冰棍的寒风,却忘了这夏天本来的面目,以至于在他意识到时,已是一日中格外炎热的正午时分。

上初中的孩子们,往往处于一种精力过剩的年龄,再加上万物本性的求偶本能开始萌发,无处可发的荷尔蒙便被挥霍在了名为篮球的运动上。

“虎石休息好了吗?再来一局呗。”

听到殷切的呼喊,虎石和泉将罩在头上遮阳的外衣一把拉下,露出那一头被汗黏湿的乱发,他将碍事的刘海撸到一边,深呼一口气,才悠悠道,

“来了来了。怎么,没了我什么也做不成了吗?”

被换下歇息的同学接过他一手甩下的外衣,看着那人重新投入到洋溢青春活力的运动中去,不由无聊地替他翻垫起了衣服,

“嗯…?这是……”

他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盯着虎石瞅了好一会,才慢慢把目光投向坐在长凳上的另外一位同学—空闲愁。

“这是空闲同学你的衣服吗?”

空闲愁听见有人唤他,才把追随着虎石和泉在赛场上同频率移动的眼神收回,敛住所有的情绪,波澜不惊地望向对方。

他接过那人递上的衣服,瞥见后颈那绣着的明显的紫色名字,点点头。

他的母亲擅长手工,担心自己儿子内向遭受到什么校园暴力之类的事件被抢走了衣服,特意在外套上细心绣上了一行文字。

这就是他的母亲。

想到这,空闲愁不由得低笑一声,眼中注满的温柔却被恰到时机垂下的头发所掩去。

男同学见这校中一霸空闲愁都展露了笑容,要说不震惊,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他一下子也失去了想问问空闲愁的校服外套为何会在虎石和泉那的勇气,不忍打断这人难得表露出的情绪。

随着虎石最后一个三分球的命中,赛场上爆发出一阵欢呼,虎石和泉微微仰着头,脸上挂着得意的神色,他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上来那样,灰色的T恤早已被汗水浸透,拨到一边去的刘海也因为剧烈的运动重新滑落到了额前,发尖处似乎也闪耀着晶莹。

理所当然,他在女生中享有很高的声誉,也难怪虎石老是那么自信—他有资本。

他接过不知谁丢过来的毛巾擦拭着汗,开口,

“诶,我衣服呢?”

那同学早就按耐不住疑惑了,压低声音就向他询问。

向来记性不怎么好的虎石和泉终于想起了这是昨晚空闲愁借他的那件。

他手放于太阳穴前,冲正好也望向这边的空闲愁做了个抱歉的动作,怕对方听不见还特意抬高了声音,

“抱歉啊,我差点都忘这事了…今天早上出门急没想到抓到的是你那件。”

“没事。”

空闲愁朝这边走来,看着他说,

“你汗又流下来了。”

“哎这是男人的魅力!”

虎石和泉当然知道一时半会哪能完全擦干汗水,他却把这当作一种炫耀,

“没见到那边的妹子们吗,她们可一直盯着我呢!”

空闲愁顺着他的目光回过头,那些人似乎是自己班上的女同学,见到空闲愁和虎石和泉同时望向自己,女生们几乎无法住压抑兴奋的心情。

“看,这回懂了吧。”

虎石和泉用手肘捅了捅他,调笑道,

“你这样可没人要啊,整天就知道闷着。”

不知为何,注意着他们的女生那是更加兴奋了起来,一直在交头接耳。

虎石和泉耸耸肩,对他这种不解风情表示无可救药。

果然我们还是不太合得来啊。

他又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却下意识跟着对方的步子一同离开了球场。


7.

“你又会着凉的。”

盘旋在头顶不停工作的风扇将还带着暖意的风吹拂到每个人身上,先前还十分享受甚至庆幸自己正好坐在风扇下边的虎石和泉终于在汗完全收干后,又开始感到微微寒意。他听到最近特别熟悉的声音,慢慢抬起了头,手里还拿着外套的空闲愁正站在他桌前。

“耍帅总要付出代价的,不要怎么抱得美人归呢?”

他笑道,眼光在教室中回荡,人倒挺齐,

“女孩子啊,对这种类型的男生最没有抵抗力了。”

“上次那个妹子可正了,可惜……”

虎石和泉压低嗓子,生怕自己这段不怎么好的经历给之后的生涯添堵。

“套上吧,晚上还我。”

虎石和泉看见他头也不回地离开,只留给自己一件甩下的衣服,

“喂,等等……”

“嘁,不说话就算了,还不让人讲完……”

他无奈地躺倒在椅背上,把外套扔在腿上,闭着眼睛不知想些什么。

“确实挺冷。”

虎石和泉慢吞吞地套上外套,抬起头,才发现有其他视线正注视着自己,他嘴角勾起一个笑容,默默想道,

空闲愁这个人,倒是真的挺温柔。


8.

“虎石。”

背着书包赶着离开的虎石和泉刚跨出教室门,就被空闲愁挡在了门口,他微微皱起眉,想到今天自己好不容易约到的邻校学妹,发问,

“怎么了?”

“陪我去趟天台吧。”

“难不成你恐高?”

他下意识道,

“那还跑天台做什么去呢?”

“不是。”

空闲愁紫色的双眼里微微有光亮透露出,这极不明显,但离他最近的虎石还是捕捉到了那些情绪,他看那人也不继续解释,只是直直打量着自己,一时间有些不自在。

“好啦好啦……”

他掏出手机,手指飞速在屏幕上编辑短信,

“加上这回,你可泡汤我俩个妹子了啊,到时候怎么赔我呢?”

虎石和泉尾音上扬,即使是推走了一个定好的约会,他依旧不像别人一样会显得失落,反倒是拖长了尾音低头好奇地调侃着,

“哎你这说句话啊?”

“晚上过来吃饭。”

“行,说定了啊,我妈那手艺真不敢恭维。”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虎石和泉忍不住弯了眉毛,跟着空闲愁的步伐,挎上书包,慢悠悠地跟着他离开。

虎石和泉自然不知道,这所有的一切会对他造成什么样的改变。

他不仅没有变得不受欢迎,反倒成了女生们最爱盯着的对象。

只不过这种受欢迎,虎石和泉要过好一阵子,才能意识到它背后的原因。

而那都晚了。


tbc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