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晨超】骤然而至


写在前面的话:

还债进行时

时间轴为绝密档案发生前的事儿(没错我就是爱AU…)


1.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低沉的声音呢喃在耳畔,被询问的那人脸上没有一丝犹豫的神色,他时常含着笑意的眼里依旧漾着满溢的自信,只是额外多了那名为坚毅的亮光,他唇瓣微启,勾勒出一个上扬的弧度,沙哑却不生涩,

“这是当然了。我啊,可是队长呢。”

2.

这将是所有人都无法忘却的一天。

拂晓探出脑袋的太阳就已失了昔日那温暖的色彩,似乎有一整天阴郁沉闷的压抑萦绕在每个人心头。

这天太湿,像是水墨画中一不留神涂抹厚了的一块颜料,饶是它无法造成太大的情绪波动,却一直在那撩拨着你平静的心情。

总得来说,就是无缘由的烦闷。

李晨推开楼房的大门,另一只手还勾着先前刚买来存着热乎点心的早饭袋子,紧缩的眉头随着熟悉房门逐渐印入眼帘而变得松弛下来。

“每个早晨都要我来叫,真搞不清谁才是队长呢。”

他低低笑着,从袋中掏出还温热着的钥匙,重复着每每被他所嫌弃却任劳任怨的叫醒工作,李晨所柔和下来的眉目却在接下来的几秒内尽数剥落,他闪烁着目光,最后定格为讶异的模样。

李晨一脚踹开那没锁上的房门,来不及看清里面的景象就大声嚷嚷了起来,

“超?出什么事了!”

回应他的不是那人黑白分明总是爱调笑自己的目光,而是另外一双他十分熟悉的眼。

但那从未露出过哀伤情绪的小眼睛里,第一次露出了名为痛苦与恍惚的情绪。

穿着笔挺警服的陈赫缓缓站了起来,李晨几乎不愿意去相信那还是这个有着小小爱犯着贱的语调的陈赫。

陈赫说,

晨哥你不是知道了吗?超哥叛逃了。

陈赫开口时似乎在笑却又不像。他标志性的眉毛依旧不守规矩地挑动着,正如他口中那个“超哥”所信奉的生活信条一样的特立独行。

而他口中的超哥,那个从来不喜欢循规蹈矩,认真起来却闪耀得让人打心底里钦佩,也是他们所心甘情愿追随的队长。

李晨感觉自己是在恍恍惚惚间听陈赫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他狠狠掐着却依旧疼得让他咬紧牙关红了的手臂,只是在告诉他。

李晨,这都是真的。

只是你从来不肯相信所有的证据指向,而当现实血淋淋脱落在你面前时,你还能怎样?

你到底在怕什么?

3.

李晨手里依旧勾着那早餐袋子,只不过白色的塑料拎手早已被他攥得褶皱,染得湿汗。

陈赫默默跟在他身后,带上那没了人生气的屋子的门,亦步亦趋。

“晨哥……”

他刚开口,便听见那总是屹立在众人面前不肯轻易展露脆弱的男人发出一声轻叹。

陈赫知趣地闭上了嘴,慢慢整理起自己杂乱得也无从下手的内心。

路漫漫,他却不想走完。

推开警局大门的人仍然是李晨,陈赫抬起头,瞥见他那侧脸上的一丝刚毅,总觉得内心被揪了一样疼,他勉强扯出一个笑脸,打起精神同战友们问好。

“早。”

这情景与前一日的傍晚全然不同,少了一个人的办公室并不会显得多空旷,只是没了那老喜欢开开玩笑得瑟着的家伙的存在,略微冷清了些,略微罢了。

李晨一声不吭地径直走入更衣室,留下一屋的沉默。

是杨颖开口所打破的寂静,她的声音清亮却带着疲惫,

“还没确定呢!”

这往日里倔强得像个男孩子的女生仿佛一夜内被抽空了力气,她抬了抬眼脸,环视一周,唇边带着做作上扬的弧度打热气氛,

“说不定超哥只是和我们开了个玩笑呢,他又不是没迷过路。陈赫,你说是吧!”

陈赫下意识地点头,转而又摇头,他望见杨颖脸上拼命树起的自信,又点头。

他似乎又听见了一声叹息。

“监控拍到了昨晚的情况?超…”

李晨捋平翘起的领口,这形象让他突然想到了老是爱树着领子像个蜥蜴般打扮的邓超,转而他想到了什么,硬生生咽下那半句未完的称呼,

“…邓超他,往哪儿逃的?”

此时情绪相对来说最为稳定的人出乎意外是王祖蓝,只是他不离身绑在头上的方巾不知何时被随意抛在了桌面上,他揉揉乱了的头发,

“监控录到有人影出入档案室,根据体型和比对,确定应该是…他。”

王祖蓝环视一圈周围沉默着的同伴,

“但附近的街口都没有录到他出没的身影,初步推断是有同伙接应或者运用了死角,不过后者难度有些高,我倾向前者。”

“运用死角是做得到的。”

李晨闷闷地回了句,

“这对他来说不难。”

“是的。”

杨颖接话,她皱起了眉询问着提出设想,

“但万一真的只是个玩笑呢!!”

“哪有这么多万一。”

而这次说话的,还是李晨,

“他…没这么无聊的。”

杨颖欲言又止,最终只是撂下手中的文件,走出了警局的大门。

4.

包括李晨在内的所有人都很清楚最近几周内邓超的异常,自然也偷偷注意着他。谁知一个不留神,让那下来视察的领导们给发现了,经过讨论,暂将邓超定为了监控对象,这让一大批人都很无奈。

他们哪知道,随着时间的深入,所有的线索与证据都逐步指向这个看似无罪的家伙—他不仅最近按诡异的行径出入于档案室,还经常无意识地摆弄登陆着存放重要信息的网站—总不能说,他是一时兴起吧?

于是当着所有人都能预料到的结果袭来时,大家并不非常惊讶。

只是出于感情,李晨不愿意去相信。

大概谁都没有想到杨颖的反应也会如此过激,李晨相信所有人都能料到自己的失态,因为他最近近乎催眠似的自我念叨让所有人都有些失笑—包括那几天前还大大咧咧坐在这的邓超本人。

“超,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有什么不满的吗?”

而邓超回答他的所有反应都是一句,

“没啊,大牛你又咋地了?”

李晨,也就真的被他给唬懵住了。

而李晨直至当日早晨同他人对峙时依旧斩钉截铁不相信的态度,被几日后那白纸黑字派发给他的一状文书给彻底击得粉碎。

总局下发声明了,确认邓超预谋并窃取警局重要档案出逃。

他,还有什么苍白的话能抵抗呢?

5.

作为原先邓超所在的大队,他们几个自然逃不了被审问一番的命运,身经百战的李晨几乎要拜倒在这次审问中。

那些派下来的警员们,都摆着副正经的嘴脸,口中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叛徒邓超”“前队长邓超”

他听了,几乎想把那文件给掀到对方面孔上。

你们有什么资格评判他的好坏?

而最终他满腔的不服气都被惨痛的事实给击倒,他也没有所谓身份去为对方证明些什么。

是前队员李晨?还是老友李晨?

这似乎,都没有任何更亲密的说服力。

邓超这突然的一走,就是两个月。

审问也早就拉下了帷幕,想必是那下派的人员天天听着重复的“不清楚”也烦躁了吧?

而李晨,只是在这无限的询问中,更无奈地发现,邓超依旧有许多,连他也不知道的私密活动。

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李晨总觉得,心里莫名失落。

时间,总是在流逝的。

李晨沿着小道踢着石子儿,单手插在袋里漫无目的地扫视着四周。他一身便服,夜静了,紊乱了好几天的心绪也终于得到沉淀。

这些天他想过很多,却又什么都没想到。

偶尔抬眼一瞥那警局门口依旧昏黄亮着的路灯,他轻叹一口气,似乎怀念起了某些过往,眼神有些发愣。

终究他也到了得靠着回忆度日的时候,真是可悲。

幸得有夜晚的寒风让他打了个激灵,抬腕便见指针逐渐转向所换班的钟点。

他推开再也熟悉不过的门,揉了揉因突然接触到暖气而冒出了细汗的鼻尖,隔着一层模糊着雾影的玻璃窗,李晨坐在窗边,决心再看一眼那唯一明灯下的方寸土地。

路灯下,有一个人正站立着。

李晨突然直挺挺地站了起来,动作打落了办公桌上沓沓堆砌着的文件,纸片散落一地,他也不自知。

他刚刚回温的手掌下一秒便覆在玻璃窗上,大幅度地几划便腾出一个透明的地方。

那不是幻觉。

男人披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身形有些消瘦,隔着距离望不清他此刻的表情,李晨久久地注视着他,看着他从裤兜中掏出一盒烟,取出一根,缓缓点上,含在嘴中。

他肆无忌惮到几乎要瞪出框的眼神自然是被那位向来敏锐的男人所注意到。

邓超抬起望着地面的眼神,深深的眼窝旁有明显的黯淡眼圈,手中夹着的烟离开嘴唇,微微上扬的眉角中是他从未变过的温柔。

即使隔得不近,有那玻璃窗的阻隔,李晨依旧在那又模糊起来的玻璃中看到他嘴角每一点上扬的弧度,听见对方低沉的声音夹杂着一丝调笑的意味,

“嗨,晨儿。”

那人说。

6.

邓超感觉自己开完口的下一秒,便被一头振奋的牛狠狠顶撞了背,他抬眼望见对方揽在自己肩上几乎发抖的手臂,斟酌着如何开口,

“呃……”

然而没等他组织完语言,就被对方温热的手紧紧捉住了另一只还空着的手,半推半拽地进了警局。

大牛就是大牛,体温都这么高。

他在心里好笑地想到。

其实李晨的手并算不上多暖和,只是比起他这个伫立在寒风中的家伙来讲,那是热乎了好几倍。

“这么冷的天你还杵外面,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李晨急匆匆地把他按到沙发上,抄起一旁的热水接了满满一杯就塞给他,

“大脑也冬眠了?”

料是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的邓超也设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他在前往的路上规划过很多种可能的情形,也衡量过可能的后果。

理性告诉他,跑这来一遭绝对没好果子吃,只不过这一次邓超听从了内心的渴望罢了。

反正…我就喜欢品尝各式各样的怪东西。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在他决定了这一切之前的很早,就已做好斩断一切关系的准备,然而,他毕竟是个凡人。

三情六欲,孰可幸免?

他的眸子对上李晨那夹杂着太多情绪到糊成一团的黑色深潭,一时间失了语。

谁能告诉他,该如何开口。

李晨顺势坐在他身旁,一如往常他总是爱依着对方的行径,絮絮叨叨地开了口。

邓超没言语,静静地在一旁听他时笑时愤的阐述,原来自己那些兄弟们也过得很好。

他微微侧脸,流淌出的笑意映得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最近倒是发生了大事儿,据说顶层好几个领导都被捉了起来,社会又能太平些了啊。”

邓超不禁失笑,看来李晨依旧改不了爱八卦打探消息的习惯。

李晨一长串的话使得这寂静的夜也热闹了起来,他长舒一口气,忽然发觉对方微微弓着身子。

“超,你……”

邓超听见他的呼唤,忙抬起垂下了的头,支起一只手臂挡住李晨探寻的目光,

“啊怎么了?又想调侃我?”

对方听他这么说,顺势接道,

“冬天了,不和大脑休眠的家伙计较。”

自然这是被对方狠狠揣了一脚。

一切都还没有变,这可多好。

如果都没有变的话。

“你要是那天在,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李晨正谈着前几天的一件案子,脸上写满了不甘心,

“就这样让他跑了。”

他戛然而止,满肚子向对方抱怨缺席的话定格在半空中,讪讪地收回有些激动的表情。

他居然忘了,面前这个人不再是那个别着根警棍就得瑟着和大家炫耀的家伙,而是个会真枪实弹装备这武器的在逃分子。

真是糟糕透顶。

“我,差不多该走了……”

邓超沉默着开口,没人回应。

他琢磨着起身,却被李晨强有力的手臂给死死拽住,他只能又挨着坐下。

“超……”

邓超听见李晨轻轻的开口,他无法形容这一句话中蕴含着的感情,也无法做任何行为来使他欢喜起来,只能一手攀上他的肩,轻轻地拍打两下。

“你…为什么要逃?”

李晨的声音逐渐响了起来,到最后几乎成了压抑的低吼声。好在夜深地僻,局内也没有其他的人。

“抱歉,晨儿,我不能说。”

邓超等着对方一阵呼天喊地的怒吼打来,却收获了意外的沉默,只是他宁可要那一次性就痛快的怒骂,也不愿被那双眼睛直直地注视着。

而李晨偏不,他就是沉默地望着邓超,没有说一句话。

邓超避开他的眼神,因为他不愿意去望见那眼里承载着的太多感情,或许有失落,有愤恨,也有些他更不愿意深想的事儿。

他承认,自己是个懦弱的人,无可厚非。

7.

“晨儿,你…你说句话啊…”

邓超怎么能忍受得了这种奇怪的气氛,即使再迟钝的人,也嗅得出这淡淡的忧伤劲儿。他最不愿意遇到这种情况了。

“我,我能说什么?”

李晨一句话,便打得邓超也无言以对。

他确实是希望对方开口说些什么来打破这古怪的安静,而事实上…他也忘了这种追捕与在逃的关系,或者,他本能地不想去记得,一如之前李晨那唠家常般的行为。

“我可以逮捕你的吧,超?”

李晨轻轻开口,一字一句敲在他耳畔。

邓超既没有起身也没有挣扎,任凭对方扣住自己的手腕,而他也感受到,那狠狠扣住自己到几乎死死捏住的力道。

“很不巧,我今天,还没有上岗。”

李晨轻笑,邓超除了一阵险些被捕了的紧张,还有些莫名的难受。

但李晨没有放开自己。

“陪我待一会吧,反正……”

“反正你也翘了那么久班儿了。”

邓超无奈地笑道,俩人在对方眼里望见同样的默契,不由同时感到好笑。

“晨儿,记得替我和弟兄们带声好。”

李晨颔首,嘴上却闲不住纠正他的话,

“弟兄弟兄的,你还真当自己是黑社会的老大了?”

邓超冲他嘿嘿笑道,没承认也没否认,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垂下眼好笑地摇着头,

“你瞧我这记性,险些把我们杨小姐排除在外了呢。”

“杨颖啊。”

李晨看着他抬头望着天花板的样子,眉角细微的皱褶和疲惫的神色,看他唇轻启,带着略些沙哑的名字回荡在这安静的室内,

“可别太勉强自己。”

其实他的初衷,也只是过来瞧瞧他们罢了。

而李晨也只是,想稍微回忆下过往罢了。

都只要一会儿,就够了。

8.

邓超终究还是走了,不似他突然消失传出叛逃的消息那般让人措手不及,他是缓慢沿着往常所走的道路,一步步离开的。

李晨望着他单薄的背影和缩起的脖颈,好几次忍不住想叫住他,留他在这警局过一夜等到天亮了再走。

而有的时候,人必须服从理性才不会促成太过糟糕的结局。

李晨静静地伫立在路灯下,盘踞着那唯一亮堂着的地方,在似乎漫长无边际的道路上,看着他一步步远离这明亮的中心区域,看着他逐渐隐入黑暗中的身影。

他至少,是看着对方离开的。

刮过的风可不会丝毫顾及着人的心情,依旧我行我素地吹着,被冻到浑身发抖的李晨终于抬起脚离开了那块地方,他拉开警局的大门,被迎面的暖气打了个正着,只不过那双眼依旧还盯着路灯,似乎希冀着再出现点什么奇迹。

他还是走了进去,合上了门。

“杨颖……”

李晨低低唤着,意料之中,更衣室那儿走出了一个身着便服的女子。李晨知道,自己上一班正是她。他不知道邓超为何会觉察杨颖的存在,不过这并不重要。

那敢于瞪着眼睛同壮汉叫嚣的瘦弱女子第一次显现出她本应有的特性,一双大眼似乎有些湿漉漉的。

李晨刚想开口劝慰她几句,就见那姑娘伸手抹了抹眼睛,再放下手时,已挂上真心的笑容。

“我早知道超哥会没事的,不就是走的路有的差别吗?”

她向来是个聪慧的女孩子,李晨一直挺好奇她和邓超是怎么老是凑在一起出任务还如此平和的,现在,他似乎感受到俩人间那莫名相似的地方。

“以后总会见到的,我啊可不能就这么被落下了!”

杨颖冲李晨莞尔一笑,飞扬的秀发在空中勾勒出自信的痕迹,李晨那一直堵着的心也稍稍放开了些。

虽然他知道,却也想得更多,不敢去思考下一次正面碰见时该用何种语气何种表情去面对。

李晨必须承认,常常唤着自己大牛的邓超还真有几分预言家的水准,自己确实是又钻牛角尖儿了,但他没有办法。

夜,可真的更深了。

他望向透过窗被模糊了的路灯,那依旧亮着,看着看着,他也笑了。

9.

“见着了?”

邓超拉开早在路口就候着的跑车的门,把自己丢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任凭对方凑过来替自己系好安全带。

“嗯,他们都过得挺好。”

那人听他这话,不由笑出声,收到邓超斜着的目光才慢悠悠收住了表情,调侃道,

“你啊,把自己搞的那么危险还老惦记这惦记那,活脱脱一个老妈子……”

邓超瞥了眼自己的被外衣所遮掩住的胳膊,刚想显摆显摆它的活络性,又乖乖停了这想法。

对方余光扫过他的动作,心里感叹起来这不安分的主儿难得为他自己操了份心,无奈地摇摇头,笑着发动车。

邓超透过半开的车窗,望着有些澄澈的天空和半挂的明月,终是按耐不住嘴角夹杂着苦涩的笑。

算了,反正都还好好过着,这就足够了。

10.

谁都不知道以后会怎样,更不知道那遥遥无期的下一次再见。

再见吧。

会再见吧?


END


想我吗?

评论(1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