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邓超中心】摇曳 02


写在前面的话:

我,一向都是由废话与OOC组成的

人工高亮(真惨):和节目剧情没有一点关系!!!一点也没有!!!有的西皮太冷了懒得打了!!!反正就是超儿中心你们都懂的啦!!!

2

我并不奢望什么,也不想改变什么。我唯一承认的是或许在一开始,自己就是错误本身。

—摘录自某家族日记

老爷也是在一个冬日离了这城堡的,余留一张意义不明的书信就再也没了音讯。他年少起家,非王侯将相却达至荣华富贵,这一生的经历是能让他在任何情况下都坦然称自己无悔的。

说长也没长到能再将一个孩子拉扯大的时间,自两年前被匆匆唤回主堡后,邓超已经很久没在这落脚超过两天了,即使是那象征着家族荣誉的年度聚会,他也只是堪堪合衣而睡一晚,草草了了事,逃离般地不愿长久呆在这儿。

因此这也算是一个让他能好好回顾以往的机会。

直到坐在了熟悉的长餐桌前,他依旧淡淡地笑着。晓得他性格的人便知他并没有被什么恶意的谣传所恐吓住,暗自放下心来;与他不似那般亲近的人只是好奇地观望他的表情,或冷笑一声陷入自己的思考,不时投来笃定的目光。

R家族的位次是老爷还没消失前排下的,他是个爽直的人,不顾守旧老人们的百般叮嘱,愣是把不怎么露面还成天没个正经样的邓超排在自己的下座,没少被有心之人暗地里揶揄。

能混到这个地位的老爷怎么会发现不了这些小动作呢?他曾招来自己的二儿子,故作漫不经心地提起这事儿。

听到那对自己不利的话,一向笑嘻嘻的邓超并没有什么因被诬陷而难看下来的脸色,依旧把弄着不知从哪儿顺来的一尾墨黑羽毛。

没人知道哪天发生了什么,恰好路过的家仆们只是说见着二少爷笑着从老爷房内走了出来,里头的老爷也是一脸无可奈何地笑着摇头。

而那是老爷消失前,最后一次同他人关了门独处。

李晨对面坐着的正是挂着淡然笑容的邓超,那人的位次在老爷的左下。即使父亲嘴上往往嫌弃自己这个二儿子,但明摆着心里最为偏向的也是他。

或许所有来访的人都会觉得李晨必然对邓超无缘无故得来的宠爱分外眼红。身边不与邓超太过亲近的兄弟姐妹们也在与李晨交流时有意无意提起过这些,再没心眼的人,也嗅得出其中拉帮结派的意味。

可惜,身为长子的李晨甚至从未动过这个念头。他深知自己弟弟的心思不在此,更不会主动去与他争抢什么。名声也好,财富也罢,未能入得他眼。

倘若不是自己想为弟弟撑起一片可供他自由翱翔的天,又不愿从父亲眼里捕捉到些许失落的神色,李晨也不会选择在父亲一走了之后,担起这家族的重责。

眼神分明游离在了不知何处的邓超终于从他漫长到已模糊的回忆中抽得一丝喘息的机会,一回过神就冲盯着自己的人笑着眨眨眼,嘴上更是没有片刻闲着,

“怎么了晨儿?许久没认真端详我,是不习惯了吗?”

李晨挑挑眉,一番反击的话回荡在唇边呼之欲出,而余光所瞥见的那兄弟姐妹们怪异的神色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随意扯了扯嘴角的笑,不作答。

邓超莫名有些不知适从。

他身边坐着的是表哥冯绍峰,此次也是应了大少爷李晨的邀请前赴家族聚会,谁知恰好碰上了这档子倒霉事儿,直到现在依旧没缓过来。

冯绍峰感受到身旁人脸颊上一丝闪过的尴尬,轻轻咳了声,目光逐一扫过面前的家族成员们,

“现在…我们做什么呢,去重建毁了的屋子吗?”

言罢,邓超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本身就容易被逗乐,现在被冯绍峰突如其来地一开口,搅得他方才树立起来的正经心态陡然崩塌。他一只手拍拍自家表哥的背,满是调侃的味道,

“绍峰啊…要是等着修房子我们大老远跑回来做什么呢?”

冯绍峰摇摇头,并无半丝调侃意味的眼睛对上邓超那充盈了笑的双眼。后者这才想起来自己这位表哥总爱跑偏,便无奈地耸耸肩,也不继续先前的话题了。

被这几出一闹,每个人心中的阴云也不似刚下车那时的惆怅。李晨清清嗓子,转过身来侧着面对所有的兄弟姐妹,

“我想是时候来聊聊昨晚那场大火了。”

守在门口的老管家担忧地往里面看了一眼,最终也只能替他们带上这门。

“事情很简单,有人想一把火烧了我们所有人。目的嘛,想想也就知道了。”

率先开口的是柳岩,她摘下头上配着的白色礼帽,冲还隔着一个冯绍峰的邓超笑笑,

“没错吧?”

“我可不清楚。”

邓超自然晓得她无非想说是自己放的火,打他同杨颖最后赶来城堡起,他便一直感受到对方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先前他还以为是太久没见,人家过度想自己了哩!

“没必要这么早就怀疑到自己人身上来吧?”

柳岩嘴角勾起一丝胜券在握的笑,低声像是在对自己说话,

“自己人?哪有这么多自己人。”

一侧的王祖蓝细不可微的皱了皱眉,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行了,别自己窝里斗。”

李晨敲敲桌面,顺着每个人的脸庞一个个认真地望过去,最后定格在邓超身上,

“超,你先说说…你知道的情况吧。”

邓超对上李晨的双眼,在里面没有捕捉到一丝的怀疑,不由在心底里暗自得意了起来。

李晨身侧的杨颖瞅见他那几乎直截了当写在脸上的喜悦,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李晨对邓超向来是无条件的信任,这种事,她这个常年和他们玩在一道的妹妹最为清楚不过了。

“既然晨儿让我先讲,那我可就说了啊。”

他双手交叉摆在腿上,向后背靠着座椅,沉吟片刻,才慢慢道,

“火,应该是从父亲的工作室那儿烧过来的。”

一众人都急于想问他何出此言,李晨抬起手示意大家先让邓超讲完。邓超满意地朝李晨点了点头,方才继续,

“原因很简单,我并没有自己发现着火这件事,还多亏了晨儿来叩我的门。和杨颖一道下楼的时候,我们那边并没有被多大波及。至于晨儿,又去叫醒绍峰他们了吧。父亲的工作室正好在楼梯的那侧,假如真如柳岩所说是纵火的话,我是犯人我也会从那烧起。”

“没错。他们仨是住在楼梯左侧的,和我们隔着一大段距离,因此我找过去的时候他们都还没察觉。”

李晨郑重地附和,

“而且我也赞同火是从我们这一侧着起来的,因为要筹备明天的聚会,我回房比较晚,刚一爬上楼梯就隐隐闻到那股味儿,然后就直接来找你了。”

“那我们怎么还是最晚到的底下啊…”

邓超还以为李晨通知完了那边儿,才跑过来关照自己的呢,他不由怀疑起是否从自己这边走楼梯级数会多点。

“下来的途中我们碰到了柳岩,之后便一道上了马车。”

他简单讲了遍自己的经历,最后还忍不住再加一句,

“晨儿你是直接跳下来的吗?也太快了点吧!”

杨颖捂住嘴不让自己的笑在这种严肃的情况下表现出来,李晨对那故作夸张状的人又没法子,说他也不是,不说点什么又不好,只能瞪一眼身旁的杨颖,

“下一个你了!”

杨颖冲他极快地做了个鬼脸,对面的邓超见了又笑嘻嘻地张望过来,李晨无奈地改了话,

“算了我先讲吧。邓超你给我安分点先!”

邓超冲他扬扬眉,抱着双臂横在身前,

“晨儿是该到你了。杨颖她和我差不多啊,你自己脑子不清楚,还怪我。”

李晨决定选择性忽视他,避开他的目光直直盯着墙壁道,

“我提醒完他们俩后就去找了绍峰,本想再回去通知其他人,但正好往上赶的陈赫告诉我你们都在下面,于是我们便直接下来了。不过陈赫你为什么往上走?”

“与其问我这个,不是应该先问问柳岩为什么会出现在超哥他们那儿吧!”

陈赫发现话头指向自己,难免有些没预料到,他还想着再听会儿他人的想法呢,

“我就是上来找你们的啊,根本不知道着火了。下面就我们几个年轻人可无聊了呢…桌球都打不下去了!后来就被你急着推着出了门让我们先走,你自己还要赶着上去干啥呢?”

李晨被这么一反问,意外地沉默了一会,

“就…就再上去看看,有什么遗漏的。”

邓超很奇怪此时他为什么望向了自己,便报以疑惑的眼神,谁知李晨又避开了他。

“不过柳岩你为什么会在哪?”

李晨语速骤然提升,柳岩被他机关枪似的提问扫得没缓过神,好在她很快就道,

“我?我是过去想找杨颖聊聊的啊,后来就看见他俩散步似地走下来,才被告知了起火的事儿。所以你们不觉得这很奇怪吗?为什么知道起了火还如此镇定?除非提前就知道不会对自己产生危险的人才会这样吧?”

邓超侧过脸,勾起的眼角饶有兴致地注视着柳岩,近乎上扬着完美的嘴角弧度,他舔了舔干涩的唇,

“假如真有一个叛徒的话,柳岩,那就是你。”

李晨无奈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刚想开口却突然间眼前失去了光明,整个会客室陷入无尽的黑暗,慌乱中他听见有急促的脚步声回荡在四周。

“你……放手啊!!”

他听不清是谁的声音,而连续传来的响声极像是座椅被撞乱倒在地上的碰撞声,似乎有人被拖曳着架离了这间屋子。

焦虑中,李晨下意识大喊,

“超!!你人在哪!!”

而灯,终于又蓦地,亮了。


TBC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