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邓超中心】摇曳 03


写在前面的话:

即使写得再不好…你们也理理我啊!!!没人和我聊哼!!!我有小情绪了哼!!!很大的小情绪!!!

3

镜中所描绘的任何谎言,都是虚假到可笑的事实。

—摘录自某家族日记

古堡中一直都有个不怎么好的传言,或许是富贵人家总会被恶意诋污,R家族这倾注了老爷无数心血的主堡在它面世后的第一周,便以“建于埋骨之地上”的头衔席卷了山下的所有城镇。一时间大街小巷都传诵着不知哪儿来的绝密消息,国人迷信,又加上那刚刚恢复了平静生活后,难得闲下来的茶话时间,可谓是众说纷纭。

其中最被大众所信的,莫过于黑色怪影这一说了。有恰逢到R家族城堡去传达货物的马夫因启程晚了,告别管家后,担心下山途中遇到危险,便草草准备在附近的林子里过上一夜。亏得那是夏季,马夫倒也享受这难得的乐趣,席地而坐看起了星星。

夏天晚上的风可具有迷惑力了,清凉却不刺骨,马夫没多久就酣然入睡。向来一觉睡到天亮的他意外在中途被一阵骚动扰了睡眠,再睁眼时只看见一阵黑光从自己眼前掠过,而面前的城堡仿佛被血盆大口所笼罩般,在清澈夜空的衬映下显得格外阴森。他胆子大,还打起精神极力看了看,哪想到被一双摄人心魄的红色眼睛定格在了当下,竟是吓得失去了思考与逃跑的能力。

由此,黑色怪影—这R家族与怪物缔结契约一说,深深扎根在了附近人们的心里。

忽如其来被剥夺视力一点也不好受,等再度回到光明世界时,人人脸上都来不及收起那最真实的恐惧。刺眼的光让李晨一时半会无法得以聚焦目光,稍许,他才微微睁开眼,扫视着四周,果不其然,那地上被撞倒了不止一把椅子,门也大开。

“刚才是怎么回事。”

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现状,向来急性子的郑恺叫嚷着站了起来,揉揉他的一头乱发,

“跳闸了吗?”

没人回答他,郑恺将目光从地板上挪开,定眼一看便也愣在了当地。

许久,他再次打破可怕的沉默,一双写满探寻的眼睛望向在场所剩下的唯一一个有大哥风范的人。

李晨并没有回过头望向他,自他恢复视力后,一双眼便再也没从对面那排椅子上移开,他的声音低沉,郑恺在中听出了那微微的怒火与难得的惊慌,他听见李晨一字一句,似乎咬牙切齿,又仿佛止不住地颤抖,

“他们不见了。”

室内很安静,所有还在的人都没有任何说话的欲望,于是听力还过的去的郑恺清晰地听见李晨在呢喃,

“邓超他…不见了…超…不见了…”

刚发出一声喊叫便被捂住了嘴的人此时一双眼紧紧地闭着,松弛下来的眉毛自然挂在脸上,整个人半躺在垫有软塌的摇椅上。

在他身旁安安静静立着的人戴着单片眼镜,手里翻开着一本背脊上满是岁月蹉跎的书册,偶尔往那沉睡着的人身上看几眼,唇边把着稳妥的笑。

这间屋子的装扮与城堡内的任何地方都不似相同。老爷虽然接纳西方文化,骨子里还是个传统的东方人,年龄大了,一时半会思想也改不了,因此整座城堡虽有金碧辉煌的大吊灯悬在头顶,其他的大件家具与装潢依旧是典雅的中国风,结合起来满是暖人心的色调。这就更显得此间屋子的不一样了。

它的亮是昏暗的黄,不是任何能在外购得的灯架所支撑的。底座是藤藤蔓绕着的树枝,上面有风吹雨刮的伤迹,有逐渐走向衰老留下的裂痕,微微亮着的光也是蜡烛所燃烧的光辉。屋子正中央墙壁上摆着一面镜子,是由繁密的花纹勾勒出的边框与在灯光照射下古朴幽静的镜面融合成的。而更多的地方没有亮光,也望不见摆放了些什么。

那睡着的人也终于动了动眼皮,在持书男子的殷切注视下,缓缓睁开了眼,刹那间的血红溢满整个屋子。

“您醒了。”

男子合上翻看着的书卷,恭敬地半弯下腰,注视着苏醒的人那双红到艳丽的双眸,

“时辰已到。”

李晨一双手死死地搅在一起,坐在他身侧的杨颖看不下去他那自虐般的行为,抬眼望了在场的人,清清嗓子,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在灯突然灭了的时候,柳岩,祖蓝,鹿晗。”

她明亮的眼捕捉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

“还有超哥,都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剩下的人明显没有讨论的心思,杨颖眉毛一挑,在桌面上重重一拍,

“莫非你们都准备眼睁睁看着我们的家人就这样消失?既不愿一起商谈,又只是赖在位置上不去寻找,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李晨不知杨颖在外的几年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事儿,或者被邓超影响了多少,严肃起来的样子竟和那人有八分相似。

他张了张嘴,最后叹口气,率先道,

“…杨颖,你也别着急。这里的大家自然都是挂念着兄弟姐妹的,只是…那太突然了。”

杨颖当然懂李晨的心情,对于这座古堡他们了解得更清楚,自然更容易感情用事。比起另外几个曾在海外或别的城镇上呆过几年的兄弟姐妹们,他们的童年与一切诞生以来的经历,都承载在这古堡中。杨颖由于是最小的妹妹,老爷不愿让她过早接触外世,只能跟在哥哥姐姐们后头,从他们口中窥探些外界的事物。李晨则因为长子的身份,童年在老爷意识开明前就已经过了,直至长大成人后,也因顾及家族事务,很少远离古堡。

从未开过口的Ella扫视一圈表情各异的家人们,

“祖蓝哥,应该是自己跑出去的。”

她眼神中有几丝犹豫不过最后还是释然,

“我相信他一定不是会做什么坏事的人,我只是怕他…为了追逐某些人或奇怪的动静而陷入危险。”

李晨看见自己这个向来男孩子气的妹妹一双看着自己的眼里满是恐慌,

“李晨哥,我能相信你吗?能帮我找回祖蓝哥吗?”

他听见自己笃定的语气从还颤抖着的口中一字一句流淌出,劝慰自己紧张着的家人们,也似乎在给自己以力量,

“会的,我会把他们一个个全带回来的。谁也不会少。”

柳岩奔跑在四处还亮着灯的古堡内,随着她向内深入,灯光越来越暗,到如今已是忽暗忽明。她自幼便不在古堡内生活,直到十二三岁才到这度过了二十岁生日前的最后几年。那时的古堡盛传着种种恐怖的鬼魂说,她虽不胆大,但相信自己一身正气能抵抗一切灾祸。先前听见奇怪的响声,她便立马跟着出来了,那不知掳走了谁的家伙跑得飞快,她踏着高跟本就行动不便,勉勉强强跟到了现在已是完全没了踪迹。

过了好奇心旺盛的年纪才来到古堡的她对许多地方都陌生的很,柳岩在记忆中尽力搜索着相关的信息,那盘旋向下延伸的楼梯她从未见过。

“啊!!!”

尖锐到震破耳膜的女高音透过层层墙壁的阻挡,将在场每个人一颗悬着的心吊得更高。

杨颖失手打碎桌上的精美瓷杯,眼神流连在身边的人上,

“这…这是柳岩的声音吧。”

不在场的女性只有她一人,这种推测十分显然,而一侧的李晨却微微皱起了眉,不言语。

“晨哥,你难道是在怀疑我?”

杨颖不由失笑。

李晨转过头,看着她那双坦诚望着自己的眼,低下头,

“杨颖你多虑了。我只是在想,大家的反应为何都如此平静。”

他扫视着每个人,缓缓抛出一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冲出去看个究竟,这很奇怪。”

“或者说你们心里,都有自己的秘密。”

没有人开口,空气寂静得可怕。李晨张张口,一番话几乎到了嘴边,却被门口闪现的影子吸走了所有的注意力。

一只手从黑暗中伸出,缓缓攀上明亮的门框,一个身影坠入进光明。

“柳岩她…她有问题。”

扶着门板的人气喘吁吁,显然先前经历了剧烈的体力运动,被汗打湿的刘海黏在额头上,嘴唇有些苍白,他极慢地睁开眼,幽黑的瞳孔里清晰映照着每个人的表情,

“她真的不对劲。”

“超哥!”

离他最近的Ella惊讶地站起了身,刚想上前便被抢了机会。

邓超还没缓过气儿,便被来人狠狠搂在了臂弯里,他咬牙试图推开那禁锢住自己的人,而对方过大的力气让他无能为力,

“晨儿…李晨!你快把我勒死了!”

李晨这才放开他,一只手却依然揽在他肩上。见众人不约而同起了身,邓超勾勾嘴角,即使气有点喘不上仍改不了爱调侃的性子,

“这是咋,集体欢迎的架势吗?不可当不可当。”

那沉闷的气氛顿时破了功,先前的低气压中心李晨正无奈地揽着他,浑身的气场都柔和了下来,他好笑地摇摇头,见众人明显松弛下来的表情,这才把邓超按到位置上,

“行了,你先跟我们讲讲到底怎么了吧。是不是你吼的一嗓子?”

“你说哪一嗓子?”

邓超理理自己的衣襟,仰头望向站在自己身侧不肯坐回原位的李晨。

“……你还真吼了啊…刚才娇俏的一声吗?”

“走开吧你!”

邓超踹了一脚满脸奇异表情的李晨,

“娇俏是什么玩意儿?你少来,先前那分明是柳岩。”

他见对方脸上浮现出遗憾的样子,恶狠狠地瞪了李晨一眼,

“我是听见那声儿才跑来的啊!大牛你可长长耳朵吧!”

李晨“哦”了一声,目光不从他身上离开。

“刚才我们可担心你了,超哥你到底去哪儿了?怎么突然不见了。”

听见自家妹妹的声音,邓超笑嘻嘻地望了过去,顺便斜了一眼身边的人,

“你看看人家,那才是正常反应!”

被夸奖的杨颖无奈笑笑。

见李晨没搭理自个,依旧死死盯在自己身上,邓超不由被他灼热的眼神弄得抖了抖,轻咳声拉回自己的注意力,

“前面灯突然灭了,我离门比较近,是感觉到有人推开了门。那家伙目标是谁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想带走谁,然后就听见了有人被拉着走的声响,自然便跟了出去。”

陷入回忆中的邓超表情严肃了起来,李晨注视着他认真的侧脸,紧绷的脸终于缓缓解了冻,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极大地吁一口气。

“走廊外面的灯也被切断了。我循着声音跟了老久,还是跟丢了。后来吧我便听见一声尖叫,往那地方跑去正好撞见了柳岩。她看了我一眼就跑,没想到啊…我居然又被甩掉了,啧。”

“那…见着我祖蓝哥了吗?”

Ella终于抓住了开口的机会,急急询问。

邓超望着她那焦虑的样子,避开她的目光,在对方期盼的注视下,摇了摇头,

“抱歉…我没看到他。祖蓝也不见了?”

Ella难掩失落之色,好在她很快笑笑,

“没事。我想柳岩姐也不会对他动手的吧,况且可能还有鹿晗弟弟伴着呢,没事的,没事。”

冯绍峰不知何时离开了座位,也站着,隐隐和李晨构成一个三角的防备阵势,他走过去,拍拍Ella的肩。

“小鹿和祖蓝也不见了吗…那被拖走的到底是他们中的谁,另外一个又去了哪?”

邓超皱着眉,苦苦思索,稍许,他环视一圈众人,

“待在这也没啥用,我们分头行动出去找找吧。”

此时灯光已恢复正常,寂静的走廊里因先前发生的种种事儿显得格外阴森,杨颖忍不住上前攥住了邓超的衣袖,

“超哥…先前也是这样的吗?”

邓超点点头,杨颖头一次听见他这般认真的语调,

“我从未见过…这个地方如此让人恐惧。”

“杨颖,你在这儿呆着吧,虽然你不怕鬼魂这类的玩意儿,但还是得有个留守的人。女孩子家家的跑来跑去总伤身,而且我们人够了。Ella你要不也别出来了。”

Ella却摇头,

“我…我想去找祖蓝哥。”

陈赫突然开口,

“超哥我陪着杨颖吧。万一有个什么事也好照应。”

邓超犹豫的眼神在他那信誓旦旦的表情中逐渐转化为笑,他点点头,却依旧停不下嘴,

“赫赫,你这是怕了吗?也行,我们赫小公主怕事也是正常的。”

陈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嘴上却顺着他的意思故作娇弱,

“是是,您老说的都有理。”

“超,我跟你一路?”

李晨亦步亦趋迈步走在邓超身后。

“晨儿你今个是咋啦?当然分开找省力了。难不成还怕我走丢?”

李晨没说话。

“恺恺快把你晨哥拖走,这大牛越来越不听使唤了。记着,分头行动。”

他一句话将准备跟着自己的郑恺也堵了回去,李晨也只能和他分开。

“行,那你答应我。别再乱跑了。”

邓超被他那格外认真的表情弄得倒有些无措,沉默片刻,他也同样注视着对方,掷地有声,

“我答应你。”

楼梯一角蜷缩着白衣装扮的女子,她整个人瑟瑟发抖,丝毫没有先前敢与任何人叫板的气势。

“太…太可怕了。”

她捂住耳朵,不肯听见任何的声音,喃喃自语。

突然,光明又被截断,在无穷的黑暗中,她望见自己正对着的墙壁上一闪一现地发着亮光,眼神里充满了惊恐的颜色。

“为什么…为什么这也有!我不要!!我不要!!”

再次遭遇黑暗的人不止她一个,除了杨颖陈赫所在的屋子依旧光明如初,所有人再次被剥夺了光明。

“这是什么?”

李晨望见对面的墙上有微光忽闪忽现,壮起胆子走了过去,透过那白光,他俨然看见了一面古铜色的挂镜。

以前这有镜子吗?难不成又瞒着我做了什么整修吗?

他无奈摇摇头,刚想离去,便听见镜内传来极轻极慢的声音。

“悲哀之子啊!我愿为你指引前路,请透过我看清真正的内心。”

那声音像是一个流浪诗人在吟诵自己的过往,让人无法移开注意力,李晨逐步靠近它,看清那泛着光仿佛水面般的镜子。

冥冥中,他的手触碰上了镜面。

冰凉,却像是真正的水在流动。

李晨惊讶地收回了手,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下,那镜子逐渐变换着颜色,最后定格在与其框同色的灰褐。

“你喜欢他。”

他愣在原地,那镜子却不肯停,一遍遍重复着相同的话,

“你喜欢他。”

这多年来所一直不肯承认的秘密,就在这魔咒般的声音萦绕中,顺着他的耳朵一步步叩击他的内心。

“你喜欢他。”

“够…够了。”

他向后猛地退几步,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愿听见任何声音,只是那吟诵般优美的语调此时却成了噩梦,一次次将他拖回现实。

李晨第一次落荒而逃,不顾方向地往前冲,途中他似乎听见有人在喊自己,似乎有人同自己一样发出困兽般的吼声,而他如今只知道跑,不停地跑,远离这个恐怖的魔鬼!

无论他跑多远,那声音依旧悠长、遥远,却一字不落流进他的耳中。

“够了!!!停下!!!不要再说了!!!”

李晨驻足,发泄似地喊叫道。

声音骤然而止,走廊内的灯逐一亮起,一盏盏地,仿佛得到了谁的指令般,毫不吝啬地将光投在这情绪达到崩溃边缘的人身上。

他知道那古怪的镜子已消失不见,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迈不出下一步,冰冷的指尖颤抖着抚上自己的脸,细碎的话轻不可闻,

“李晨,你喜欢他。”


TBC


评论(1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