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邓超中心】摇曳 04


写在前面的话:

语死早 心好累 来猜吗

4

我曾听闻滔滔黄河之上,有那人鬼神三门。想必惶惶人心之中,亦仍有鬼神两面。

—摘录自某家族日记

“够了!!!停下!!!不要再说了!!!”

急促的脚步声在光滑的走廊上踩出一道道清晰的痕迹,像是突然插入的间曲般,响亮而模糊。

“晨儿?”

自分开后便一个人缓慢在城堡里背着手转悠的邓超眉头紧锁,一双眼东张西望地探着四面八方,似乎担心从何处窜出个害人的幽灵。突然间,他停止了步伐,寂静的走廊得以让他听清任何方向传来的声音,再过不能熟悉的嗓音即使掺杂着愤怒之意显得有些失了本音,邓超依旧认出是李晨在大喊,

“出什么事儿了?”

“嘿?”

没人回答他。空旷的走廊中只回荡着邓超一人的声音,安静得吓人,连路过的脚步声也没有。

灯在他头顶上不住地摇曳着,邓超又驻耳听了半晌,才悻悻迈开步子,有些懊恼地碎碎念,

“真是见鬼了,难不成老爹还瞒着我弄了什么手脚?不会吧!连自个儿子都不放过!”

他遥遥望见前方隔着一个过厅的地方忽地亮起明灯,心生疑惑,加紧步子赶路。

“啪”

来了。

骤然扑面的黑暗侵袭来的一刹那,邓超下意识闭了眼,向后退了几步,等摸到冰冷的墙壁才渐渐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他无比庆幸身边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看见自己的窘态,又竖耳聆听了一会,才缓慢睁开了眼睛。

“咳…”

清了清嗓子,邓超觉着先前紧张的情绪都散了去,摸索着自己紧贴的墙壁,顺着先前的印象,挪向目的地。猛地,他指尖触到了什么冰凉至极的玩意儿,那水一般的东西裹住他的手指,力量大到有些惊人,像是想将他整个人拖曳到什么地方去一样。

他顿时愣在原地,也不动弹,竟是忘了去挣扎。

好在那一奇怪的力量像是突然间被割裂般断了劲儿,顿时的脱力让他跌倒在了地上。邓超拍拍不存在的灰,呲牙咧嘴地扶着腰慢慢站了起来,还忍不住给自己壮胆,

“呵…这看来幻听和幻觉都…都是一起出现的啊。这脚下一滑心里一抖就……对、对吧晨儿!”

他习惯性回过头去搜寻那常常守在自己身后的人儿,然而满眼的黑暗将他带回了现实,先前正是邓超自己把李晨所驱赶走的。

邓超“啧”了一声,自己抱住肩挺了挺腰板,故作威胁地抬高了嗓门,

“还真以为我会怕了?这些小技俩根本阻止不了我。”

他的身影比周围的黑暗更为黯淡,颤抖着向前迈去的步子慢到几乎没能前进。少许,邓超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手插进了裤兜儿里,颇为自在地垂下头,低笑着恢复了从容的模样。

而所过之处,终是在他远离后的不久,逐渐复原为那原本亮堂着的土地。

明晃晃的灯光把李晨一张脸映得惨白,他双目凝视着地面,手死死扣着自己的大腿,因疼痛而咬紧的下唇几乎要渗出血。

他是个要强的人,表面上永远摆着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从来没有什么外物能左右他的心态。李晨曾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走下去,直到将这个羞于说出的秘密带入无尽的地下,埋入只有他一个人所知的坟墓。而当伤口被血淋淋地撕扯开扔在他面前时,向来以胆量著称的李晨竟是没有勇气去看那属于自己的肮脏的想法。

因为他身为长子,却对与自己血脉相承的弟弟产生了亲情之外的情愫。

李晨已记不清自己是何时开始对邓超差别对待的,几乎是从他记事起,身后便跟着那小了自己一岁的家伙。

儿时的邓超是李晨记忆中最为美好的宝物,他无数次在梦中重返那童年的岁月。成年的灵魂寄居在幼小的身躯里,他怀有背德的羞耻,牵着还会乖乖叫上一声“哥哥”的邓超,看他鼓起的包子脸,兴奋起来挥舞的小肉胳膊,笑起来时注满了星空的眼睛。

他多希望一切都能停留在梦中,不要前行。

李晨放开早就被自己掐得乌青的大腿,发狠似地拍拍自己的脸庞,回忆暂且断了弦,却无法将那多年前便一直盘旋着的声音扫出脑外。

“晨儿,难不成你喜欢我?”

又是这句话,而它便是一切罪恶之开端。

每每李晨入睡前或一个人静静呆着时,都逃不过这沙哑的咒语。邓超的酒量比起他这个三杯倒,好上可不止一星半点了。李晨难得在对方醉倒之前坚持下来,于是他从来没看过那人醉酒的模样。因此杨颖二十岁成人礼那天,李晨虚晃着倒了逐杯递过来碰杯的酒,在邓超半醉的时候就装作被撂倒,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那人醉了的模样果真好看极了,偷偷瞥着看邓超的李晨忍不住在心里暗叹这次决定所作之妙,下一刻便被自己这个奇怪的想法给唬住了。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用“好看”这个字眼来形容相同性别的人呢?更何况是朝夕相处,眉眼几乎刻在了自己心里的弟弟。

李晨本对自己这种行径有些许偷看的羞意,但后来想到这是自家的弟弟,便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因为那确实是好看。他不由赞叹这同父异母的弟弟一言一行中无法掩饰的荷尔蒙,眯着眼像是在重新打量他。

没想到那醉了后行为更加猖狂起来的人连带着敏锐力也上升了,长腿两三步迈到自己面前,陡然放大的面孔笑嘻嘻地盯着李晨,还摇摇晃晃地几乎要坠倒。

李晨一把捞住他,刚叹口气想把邓超送回房间休息,那人却无比自然地靠了过来,脸正朝着自己,两条腿张开来跨坐在自己腿上,鼻尖几乎能碰到李晨的脸颊。邓超比李晨轻不了多少,看上去却十足小了一个码,但即使这样,他整个人的份量也全压在了李晨身上,对方自然不好受。比起这些,李晨却没任何的不适,只是腾红了一张脸,看上去反倒像是他喝醉了似的。

“超…?”

他小心翼翼地唤对方一声,邓超从喉咙口“嗯”了一声,竟是李晨许久未听到过的软糯口气,

“晨儿~怎么了呢?”

李晨刚想开口,对方的脑袋直挺挺垂在了自己肩上,柔软的黑发蹭得他脖颈发痒,身体也不自然地燥热了起来。

比起李晨骤升的体温,喝醉了的邓超却是整个人冰凉的,他无意识地呢喃,呼出的热气打在李晨身上,把他本就不寻常起来的心熏得更加躁动。

“超,你…你醉了我先把你送回房。”

“晨儿~哥!上次听见恺恺这么叫你我就觉得好棒啊!”

原本应睡过去的人突然又抬起了脑袋,额头撞到了李晨的下巴。见对方扁起了嘴,李晨顾不上是对方撞的自己了,忙伸手给他揉了揉。

要是在之前便有人告诉李晨千万不能在邓超醉酒后保持清醒和他呆一块,他是万万不信的。邓超本来就爱玩,人一多起来更是不得了,几乎闲不下来,但李晨怎么也没料到他醉后竟会是这样一副……模样。

他在心里止不住地叹气,果然太好奇总是没好结果的。等小祖宗在他身上闹腾够了终于逐渐安静了下来,李晨已是坐立不安,他叹口气,将自己身体上奇怪的反应抛之脑后,任劳任怨地准备把自家弟弟抱回房间里去。他的手刚碰到对方身体时,那人又缓缓睁开了眼,吓得他局促地不知所措。

下一秒对方的手臂便缠绕上了自己的脖子,眯着的眼里盛满了清澈的池水,亮得李晨不敢直视。邓超微微勾起了嘴角,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压低了声音凑到李晨那儿,吐息呢喃在他耳畔,

“晨儿啊,看你这样难不成……喜欢我?”

李晨的话梗塞在喉咙口,愣在了当地,那始作俑者却哈哈笑了两声,头一歪,保持着环绕的姿势就这么睡过去了。

他睡得安稳,李晨的心却久久平静不下来。将人塞回到了被窝里后,他便坐在床边静默着没言语,时不时望向那家伙一眼。

邓超的睡颜和他往日的模样截然不同,李晨很少能看见他如此安静的样子。换做平日,他一定会等第二天早上好好嘲笑对方一番比如他只有睡着的时候才像个稳重的大人这类,只是现在的李晨竟是不敢再望向对方一眼。

良久,等那睡着的家伙一脚踹开被子时,李晨才再度站了起来,为他掖好被子,自言自语,

“晚上人就容易神智不清,我啊…也难怪。”

“晨儿…”

他看见对方在睡梦中呢喃到自己的名字时那满足乖巧的睡脸,心中的防线终是决堤。

李晨没敢再看他一眼,慌乱地逃离了这,直到将自己抛到了属于自己的床上,他也无法平静。

他一闭眼,便全是那人往日嬉笑的模样,一睁眼又仿佛看见他先前安静的睡脸。

李晨终于记起陈赫曾向自己抱怨没有一视同仁,后知后觉,他才发现原来早在很久以前,自己就深陷入这个泥潭,而现在他再也无法抽身。

“晨哥,晨哥!!!”

被陡然抬高声音的呼喊唤回现实的李晨整个人还处于现实与回忆的交接处,没定睛,嘴里便下意识喊出那个人的名字,

“超?”

“你知道超哥跑哪儿去了?这可太好了!”

他面前的人双手支着膝盖,弓着腰,说话的时候还喘着粗气,也难怪,谁让老爷把这城堡修得太大了,李晨轻咳一声来挽回先前叫错人的尴尬,摸摸鼻子张望着四周,

“看你真是超累啊。”

郑恺发愣地望着他,少许才从李晨瞪大的眼里嗅出威胁之意,他嘿嘿笑了俩声,

“晨哥你掩饰个什么呀,不就认错人了吗!没想到我不模仿都可以这么像超哥。”

李晨见他那一脸明显带了喜色的样子,也不懂他高兴什么,但好歹也勉强化解了他先前心不在焉带来的尴尬,此时李晨才逐渐记起郑恺跑来时嘴中所喊着的话语,他一把抓住来人的肩膀,拼命地摇晃了起来,语速飞快,

“等等,你说邓超又怎么了?他出事了!?”

郑恺还处于一种意外的兴奋之中,又被这力气大出好几个级别的李晨摇得七荤八素,他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揉了揉早就不存在的发型,

“晨哥你今天真是奇怪…简直神神叨叨的。”

李晨撇开眼避开他的目光,继续催促,

“快说正事。”

“前面超哥不是说好让我们半个钟头就到老地方集合一次吗?都过了要三刻钟了,你和超哥还没回来,他们就催我还有陈赫出来找你们。”

李晨想起邓超先前分离时冲着自己信誓旦旦许下的话,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

“我估计他是算错时间了吧,没大问题的,出不了什么事。”

他看见郑恺眼里依旧没散去的担忧与疑惑,叹了口气,手推着他往前走,

“你们可得相信他啊。再这么不靠谱,那也是你们的哥哥,说到就做得到啊。这样吧,等满了一个小时再没音讯,我出去找他,你们甭紧张了。”

郑恺被他这一番话着实安抚了下来,点点头便领着人回去,一路上还被什么绊了一跤。李晨将这个冒失鬼扶起,无奈叹了口气。郑恺凑过去看那让他跌倒的罪魁祸首,埋怨道,

“随随便便把碎玻璃片丢在地上,磕到人可怎么办,太危险了吧!”

李晨斜眼看那尽数碎裂的东西,勉强认出那是块镜子,他暗暗记住这件事,想着过会来把它清扫掉,

“走吧,别让大家等太久。”

这话恰好提醒了郑恺,他突然开口,

“晨哥,那你怎么没记得准时回来啊。超哥还好说,你可是真的……很奇怪啊。”

他有些不敢回过头正面观察李晨的神色,只是偷偷向后张望着被光印在地上的倒影。

李晨许久没说话,当他们几乎要走回那原先的地方,郑恺彻底放弃答案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语气捉摸不定但郑恺直觉他表情很柔和。

“或许是我和他在一起待太久了吧。”

李晨径直越过他,双手推开门,郑恺恰好望见他嘴边所勾勒的一抹笑,也只有李晨自己知道,当他说出这句话时,内心有多么大的暖意与接踵而至的所有无奈。

那被两人所没能再看一眼的碎镜子,在他们转过头去的一刹那,折射出了微红的光芒,转而又逐渐暗淡了下去,归于沉寂,仿佛终是走到了它的尽头。

原本空荡荡的房间里又热闹了起来,Ella一脸欢欣地坐在王祖蓝身旁,侧着脸听他讲先前遭遇的种种,鹿晗也好好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见李晨两人进门,笑着冲他们打招呼。

李晨刚坐下,身旁早就焦虑得想出去寻找的杨颖便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连你也没能找着他吗?”

他摇摇头,杨颖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在原地,她张了张嘴,周围团聚着的气氛丝毫感染不到她,李晨刚想将先前那番话也告诉她听,杨颖却仿佛预料到了什么似的,伸手制止了他的行为。

“你不是最在乎他了吗……”

李晨听见她的话,极快地扫视了周围,没人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于是他压低声音,飞快地质问对方,

“杨颖…你在说些什么啊,你们是我的家人,当然会在乎啊。”

杨颖看他闪烁着的目光,突然露出一个极悲哀的眼神,李晨在刹那间觉得自己的所有心思都被这个妹妹看得透透彻彻,他莫名心慌了起来,攥紧了已全是手汗的拳头,大脑飞速运转着找些个借口。

陈赫终于也赶了回来,他脸上满是落寞,冲着大家摇摇头。

李晨见杨颖突然站起,浑身神经紧绷,他伸出手想将人拉下,却又不想。

他不知道对方想说些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想要怎么样的结果。李晨不愿让这份情感曝光,又想让它摆在众人面前,恍惚间,他背后竟湿透了。

“抱歉,我想和大家说件事。”

“杨颖…”

最终背德的羞耻战胜了私心的作祟,李晨唤出了女孩的名字,他不怕身败名裂,却怕那人身上沾上任何不好的传言,他想杨颖是能理解自己的。

杨颖侧首冲他一笑,李晨却没从中汲取到任何温暖的力量,他顿时觉得身前的这个人是如何的陌生,但同时他又放下了心,因为他知晓,杨颖不会做出伤害那人半点的事儿。

目光都集中在这个瘦弱的女子身上,杨颖抬起头,没有半丝怯意,扫视了一圈表情各异的家人们,清亮的声音回荡在整间屋子里,

“是关于父亲所留下的这座古堡的真正秘密。”

过道里的女子死死贴着墙壁,浑身处于戒备的状态中,她盯着自己身前那微笑着的人,佯装愤怒道,

“我就说你有问题吧!怎么样,现在是要杀人灭口还是栽赃嫁祸?告诉你,我不怕!”

邓超无奈地勾勾嘴角,忍不住又伸舌舔了舔许久没进水的唇,都起皮了。自发现柳岩蜷缩在这后,他已经用了长篇大论来论述自己的清白,无奈这小妮子怎么也不信。

“你怕什么啊?如果有叛徒绝对是你好吗!?要怕的是我!”

他一急,就忍不住手上转悠起了不知从哪儿顺来的一尾漆黑羽毛来平静心绪,见柳岩又盯着自己手上的玩意儿,邓超忍不住继续截断她的话,

“别瞅了,我又不姓李,哪使得出什么小李飞刀呢,更别提飞羽毛来。”

“嘿,说不准李晨真会这手艺呢,下次让他教教我!”

他自言自语,倒也缓和了内心焦躁的心绪,想到甚处,忍不住笑开怀,

“啧啧,李晨飞刀,不,大牛飞刀。”

柳岩沉默了好一会,终于道,

“你…你若是清白,便陪我去照镜子。”

“镜子?”

邓超好笑地呵了一声,摊摊手,

“到时候魔镜说我是最美丽的女人你可别嫉妒哟!杨颖以前可就败给我了呢。”

柳岩也搞不懂这对兄妹间奇怪的相处模式,闷哼一声,

“你跟我来就是了。”

邓超耸耸肩,摇着头准备跟在她身后,

“哪来那么多镜子给你照啊,这又不是什么卫生间,先说好,我可不愿走那么多路。”

柳岩没回应,只是往旁走了几步,便注视着邓超背后的那块地方。邓超见她奇怪的行为,便凑到她跟前晃了晃手掌,

“嘿?柳岩,你着魔了?”

“看你背后。”

“停…这可有点瘆人…”

邓超听她那幽幽的口气,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往柳岩那儿挪了几步,顺着她的目光望向那原来自己所站地方的背后。

他顿时没了声。

“果…果然。我跑了好几个楼层。先前那个鬼一样跟着我的镜子会因为时间推移消失,就只有这块镜子原来就在,我前面还以为是跟着我的那块儿呢,不是我的问题,是它一直就在!”

“等…等等,柳、柳岩啊…你在说什么我有点…”

邓超说话时都带了颤音,因为显然他也发现了那块镜子,只不过里面没有映出任何人的模样,即使是正对着它的两人!

“很吓人吧,你可别怂。”

柳岩早就镇定了下来,发现身边那强撑着挺直背的人,不由心里胆儿更大了起来,甚至有闲工夫去调侃他,

“看你这样,似乎也不像叛徒啊。”

“我本来就不是!”

邓超恶狠狠地回了一句,手中的羽毛攥得更紧,他侧头看着柳岩,避开和镜子正面对上,

“照好了?那现在我们先回去,快快快…别待这儿了!”

“不,等等你看…”

邓超刚拉住柳岩往外拽,便感受到一阵古暗色的光照了过来,那给人极大的压迫感,像是将厚重的墨水溅泼在了人身上般压抑难耐,他脚下的步子慢了下来,仿佛被泥潭所缠住,而身体却叫嚣着想要离开。

“咔嚓”

《《《

大厅内,杨颖见所有人翘首以盼,冷冷地笑了下,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才慢慢道,

“你们知道吗?镜,分为三面。”

《《《

过道间,镜子突然迸裂开,柳岩在极强的光芒直射下,几乎睁不开眼,她无暇顾及身边的人,只能极力去张望发生了什么。

《《《

“巧的是,这座城堡里,正好有许多这般的镜子。”

她微微扬起眉,坐着的人们早就脸上露出了最真实的第一反应,杨颖尽收眼底,

“分,人面、神面,还有……”

她的目光毫不避讳,直直投射在李晨脸上,

《《《

“啊!!!!!”

柳岩腿下一软,靠着墙壁滑坐下来,她手指颤抖地指着镜子,又挣扎着想转身,嘴里的话破碎得无法组成完整的句子,

“红…红色的眼睛!!”

“是啊,血红色的呢。”

他在笑。

《《《

“鬼面。”


TBC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