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双水瓶】预言者 贰


写在前面的话:

1.企图上下完结的梦想破灭了 准备好接受来不及写完被打脸的快感—啪啪啪

2.第八期新预告真可爱

3.一切与真人无关 历史半架空 我喜欢他们 仅此而已

4.ooc 小学生文笔 双水瓶无差

5.⋯⋯⋯为什么第七期过后还这么冷?!

————————————————————————————




早晨醒来的人们都带着点不愿离开梦乡的朦胧,拖着未回到现实生活中的身躯,颇不情愿地挪到甲板上来。

代船长王睿显得最有精神,他早早候在那边儿,看到来人就热情地招呼:“韩小哥啊,第一次参与我们的晨练活动,感觉会怎么样?”

韩庚看来人笑的灿烂的样子,眼前模糊的景象逐渐聚焦,他身后传来有些拖沓的脚步声,显然是与他享受着同样单人间待遇的陈坤—那边的船舱只睡着他们俩。

王睿见他迷惑的神情,顿时了然,皱起个眉劈头盖脸道:“陈坤啊,晨练的事你是不是忘了给人说了?还好人韩庚醒的早,要不然一觉就直接错过了这么好的活动!”

“晨练啊⋯你不会喜欢的。”陈坤步履都不太稳,听到人质问也打不起精神,一脸倦怠地说。韩庚甚至有些怀疑他一夜未睡,只能认命地过来给他搭把手。

“嗯?我说的不对吗?”陈坤一脸满意地将身子侧了过去,大半个身体的分量压在韩庚身上,挑着眉望向王睿。

这动作太过自然,不由令王睿明显觉得他们关系又好上了几分,却说不清原因,他怎么也不觉得是因为昨晚陈坤亲手烤的那鱼让他俩勾肩搭背,韩庚没糊陈坤一脸只是说明他脾气好。

“不喜欢的是你,韩小哥这类善于舞技的人绝对会道好。”王睿懒得去思索原因,反正在海上也折腾不出什么乱子,转身就走。

“好啦你别看着我了,我知道早上起来的我还是那么好看。”陈坤这时双目才慢慢清明清明起来,打着哈欠站直了身子,叹着气说,“我太烦这事儿了,自然不会把它和你分享。我们宝瓶星宫的人喜好都差不多,怎么能让你窝心呢?”

韩庚见他一副不肯说的样子,便觉着自己套不出什么话来,摇了摇头,刚想开口挤兑他几句,就被不远处打扮奇怪,还擎着笛子的两个人吸引住了。

王睿注意到他望过来的目光,挺了挺胸膛,大手一挥,声音洪亮:“咱们今个的晨练就要开始咯!各位兄弟们,作好准备了吗?”

他也没得到大多数的应声,就立到了一旁。

此刻大约为卯时,太阳刚从天边露出金色的一圈圆边儿,海面上偶尔有小小的浪花激起,煞为平静。

韩庚正疑惑着,就见自己身边的陈坤一脸愁眉苦脸地伸手捂住了耳朵。

就见王睿露出个微笑,突然间开口大声唱起,节奏把握得恰到好处,与同时响起的曲调配在一起,很是⋯⋯奇特。

“咚巴拉,呀啊咚巴咚巴拉,咚巴咚巴拉,咚巴咚巴拉~起!”

站在前边的船员们都统一伸出了右手,齐刷刷地挥了起来,王睿自己也转身融入了其中,就留给众人一个奋力跃动的背影。

韩庚:⋯⋯⋯⋯

陈坤痛苦地看了他一眼,不情愿地伸出手来小幅度地动了起来:“这回知道我人有多好了吧?让你多轻松会,晚点意识到这个现实。”

“⋯⋯那你为什么还跟着做呢?听王哥的口气你似乎很少按部就班。”

“我是这种人吗!?”陈坤难得在晨练时分瞪大了眼睛,手上的力道也不由自主大了,挥得十分起劲。

韩庚默默看着他不说活,就是笑。

“⋯⋯做得不好的人要留下来等王睿大哥亲自辅导。”

恰好到了双手举过头顶的动作,陈坤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算是蒙混过去,自暴自弃地回答他。

“韩庚,动作跟上啊!”

因为有了新成员,明显来了劲儿的王睿只跳了没一会儿就转身过来看他们,嘴上揶揄道:“按你昨晚跳舞的实力,这难道不是小菜一碟吗?”

“那自然。”韩庚冲人自信地笑了笑,锐利的目光专注盯在面前的人身上,一轮快结束,王睿饶有兴致的目光逐渐变为惊讶,最终,他赞许地点了点头,颇为遗憾地叹气:“哎,好久没享受教人的滋味了。”

“这回撞到钉板上了吧,就你那三脚猫似的舞步,哪能跟老韩比?”陈坤最怨恨王睿这提出的晨练了,一逮到机会就拼命刺他,十分得瑟。

王睿不去理会他,依旧认真地看着韩庚的动作,曲罢,他才收回目光,可惜地说:“我们韩庚小哥的实力确实太厉害,这一遍下来就记住了。”

“是啊——我记着你那时候学了好几遍。”陈坤说他,见韩庚望过来的目光,道,“没有你在的日子,我们总要被逼迫着说他好说他妙,终于熬到头咯!”

“今天天气这么好,真是可惜了。”王睿似乎仍对无法传授自己的一番技艺而苦恼,他垂着头想了会,立马又换上了笑。

陈坤顺着他的目光也慢慢地扫过前边的船员们,他估摸着王睿准备随便挑个失误大的教导一番儿,还慢悠悠地踱步过来勾着韩庚的肩,对他说:“你看,瘾上来了就要寻个倒霉鬼陪他一道折腾。”

“你确定自己的动作够标准不会被揪出来?”韩庚问,“我前面余光看见你心不在焉的。”

“⋯⋯你这就拉仇恨了,居然还有闲工夫看来看去?那已经我的最高水准了。”陈坤不满地批评他,摇着头感叹。

一番话毕没听见韩庚的回答,陈坤才抬起头,就见对方一脸⋯同情地望着自己。

“陈坤。”

他听见自己的名字,抬眼对上王睿的目光,

“就你了,人家最烂的也能对个百分之七十,你⋯你差不多百分之二三十吧!”

韩庚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人不要担心,陈坤见这个水准高于王睿的人站在自己一边,不由得意了起来,就听韩庚开口纠正:“保守估计对了百分之四十。”

“⋯⋯谢谢你。”

他望着韩庚微笑的脸庞咬牙切齿地进行由衷的感谢。

王睿忍不住哈哈大笑。

最终的结局还是韩庚开口主动情愿教导这个困难户。虽不舍,碍于对方高于自己的水平,王睿只能点头应了,却连声称自己有事没事会过来看看进程的。

男人间的情谊总是来得莫名其妙。或是因为谈话时的默契,或是因为一句赞同的观点,它总在不知不觉中悄然升起,令人措手不及。

陈坤倚在栏杆上,懒洋洋地望着碧蓝的海,随口道:“老韩啊,你觉得大海真有这么平静?”

在一旁闭目养神的韩庚闻言睁开了眼,摇摇头:“前一秒的风平浪静,后一秒的波涛卷天。”

陈坤刚想夸他有文化,不像个岛上的野人,就遥遥望见一抹影子,“啊,一直波涛卷天的王睿哥来了。”

王睿走过来,就看见陈坤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儿,嘴里还念念有词,令他许是惊讶。

“咚布拉,咚啊咚啊咚布拉——”

他拖长了音,以求用声音补救自己不足的动作。

只不过王睿只看了一会,就开口:“咚⋯咚布拉?”

“对啊。不是你自己编的词吗?土哟~”陈坤斜眼看了过去,还催促道,“别搅和我好好学习。老韩手把手训练我呢。以后你再说我不标准就是在说韩庚不标准!”

“这发音也是他教你的?”王睿说,“啊⋯这能理解,毕竟才听一遍嘛。倒是你,就被人家带跑了?”

“也就我听了这么多遍才能记得,老韩他一下就忘了。”陈坤纠正他,“我的发音有问题吗?”

“对。”韩庚也回首,道,“坤儿记得,他确实认真听了。”

“⋯⋯这么多遍你还不记得?咚布拉?是咚巴拉啊。”

王睿更是来气,指着他说。

“是这样啊⋯反正性质差不多,都可笑着呢。”陈坤悠悠地转过头去,当着王睿的面儿道,“咱们继续。咚布拉,咚啊咚啊咚布拉——”

韩庚看了眼王睿,嘴里也念叨了起来:“咚布拉,咚啊咚啊咚布拉——”

陈坤听他也跟着自己一道,忍不住笑了起来,动作也不做了,就走过去和韩庚站一道,微微扬着下巴,异口同声:“咚布拉———”

王睿转身就走。

他笑得几乎要瘫倒在人身上,韩庚也笑得很欢,不过在保持自己平衡时,顺手拉住了陈坤。

王睿自此似乎是没了再来看他们的念头,他不来,陈坤自然不会主动去练,直接坐在了木甲板上。

韩庚顺着他旁边蹲了下来,看着他说:“你这一下可真够实的。”

“我知道你是跳舞的,身体肌肉控制能力好,蹲得起,反正我就是坐着了。”

陈坤本就没韩庚高,这样一来,更是矮了好些距离。韩庚微微垂下眼就能看见他的发旋。

没了第三个人的存在,他俩间反倒寂静了下来,没人起话题却也没人离开,就一个蹲着,盯着甲板上细微的缝儿不知道想些什么,另一个坐着,目光放空在天边,更是思维飞得很远。

坐着看天的人还是先开了口,他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老韩,你信那些玄乎的东西吗?”

和木缝不知道在做什么斗争的韩庚这才把目光移开,悠悠地说:“有的不信,有的不得不信。”

“哎,我觉得你这人说话也挺玄乎啊?”

“现在才发现啊,怎么了?”

“咳。”陈坤站了起来,拍拍灰,黑亮的眼睛从天边移到韩庚的身上,似乎在琢磨他的情绪,韩庚也坦然地回望,好些时候,他才转过身背对着韩庚,突然张开手臂,声音具有一丝蛊惑的力量,

“韩庚,你相信吗?我能沟通天地,虽无法改变封尘的过去,却窥得见渺茫的未来,人、物,乃至整个时空。”

他语末,长叹一口气,耸耸肩,“代价是我永远无法知晓任何有关于自身的未来,没错,我是上帝视角。也好,省得心烦。”

“哈—哈—哈—”

韩庚突兀的笑打破了这诡异的寂静,他皮笑肉不笑地对着转过身来一脸惊讶的人道,“⋯你昨晚看星星看月亮看得脑子歇菜了吧?坤儿,没睡醒就回床多歇歇。”

陈坤诧异地看着他,似乎无法理解,眨着眼灼灼地盯着他,“我能预知未来,包括你的。”

韩庚享受着他的注目,问:“⋯好吧就算你真的行,那你能看出我的未来吗?”

陈坤皱着眉,总觉得他给自己异样的感觉,不过还是应了。

“你也是那其中一个人吧。”他漫不经心地道,在韩庚进一步望过来准备追问时,缓缓闭上眼。

韩庚只能作罢,他看着陈坤站在不远处,一副严肃而又专注的表情,便掏出那刻着诡异花纹的木牌子,摩挲着。

半晌,他才轻轻开口:“怎么样,陈大仙看出什么了吗?宝瓶星宫给了你什么指示?”

陈坤没有回答他,只是咬紧了唇,似乎在经历很痛苦的事情,韩庚有些看不下去,三两步跨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肩膀:“陈坤?你醒醒,不会睡着了吧。”

“行⋯行,别晃了!”陈坤被他摇得睁开了眼。

“你真的太困了吧?”韩庚问他。

陈坤看着他沉默,良久,摇摇头。

韩庚想问他这算否认了昨晚没睡好的可能,就听他张了口,声音里带着颤抖,似乎这结果令他惊慌失措:“我好像看不见你的未来。”

“或许是这个原因?”韩庚从他腰间拿住拴着的小木牌。

陈坤摇摇头:“不是这个原因,我是看得到的。你算是信了我能预言——”

“谁说的?”韩庚抢过话头,澄清自己,“我就觉得你睡糊涂了,一起瞎闹闹也没关系。”

“好吧,或许我是有点困了。”陈坤看着他眼里没有一丝说谎的痕迹,只能作罢,他朝人摆摆手,“一会儿帮我和王睿哥说声儿,我下午就不出来了。”

“你压根就没准备要出来干活吧?”韩庚笑笑。

他走得很快,一点不像先前那个懒散的样子,韩庚皱着眉,终于冲着他喊道:“我不是武士之星。”

陈坤的背影一顿,他似乎轻轻应了声,却很快消失在了甲板上,而韩庚一直微笑着的脸庞终于恢复了凝重。

“有没有可能,会有双星?”他喃喃自语,眉头紧缩,然而很快又舒展开,“说不定这是用来套我话的幌子。”

屋内

陈坤坐回了床上,才彻彻底底地放了松,他一直紧紧攥着的左拳缓缓张开,滚出一个圆溜儿的玻璃球,正是那先前他嘴上说着要给韩庚的泥球。

他捏着那珠子,眯着一只眼细细地观赏它,最后狠狠地往床上一撂:“这不是明明还好着呢吗?怎么会对韩庚无效。我的瞳术也没有用⋯怎么可能?居然看不见。”

他又站了起来,来来回回地踱步,烦躁地揉着头发碎碎念:“不应该啊!他确实也是那六分之一,可上次对上商人之星我也亲测有效啊,怎么就会没有用呢?!”

“为什么?还有为什么他不相信我会预言。他应该知道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一项出众的能力,包括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

“算了,我来看下后面的日子吧。上次那场暴风雨还不太确定是什么时候的呢。”

陈坤又拾起珠子,卧在床上,呼吸逐渐平稳。

——————————————————————

集市没了平日里的安定,大街上的小商贩们都背着行囊或推着木板车,惊恐地叫嚷着往前跑去;也有携家带口的百姓们仓促地冲出家门。

“大浪来了!!马上就要淹没这里了!!”

“前边有艘大船,我记得昨天就停这儿了呢!!”

那船收起了布,由近看能发现一个红布缠身的大汉在那打着瞌睡,只有星星点点几个船员在。

人群蜂涌而至,似乎还带来了呼啸的浪声,每个人的眼都是红色的。他们急急忙忙冲上大船。红布大汉被他们推着去掌舵,却不知为何向来好使的东西失了灵,顿时一片绝望的哭喊声撕裂着每个人的身躯。

“陈坤。”

红布大汉突然回过身来,目光咄咄。

——————————————————————

他不应该出现在未来里的,他不应该像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一样存在于他能看到的未来中,他不应该被发现。

他的预言里,不会出现他自己的。

——————————————————————

似乎是年久失修的木桥,每踩上去一步都伴随着崩裂的危机,夜晚太暗,明月的倒影只投在了桥下的水面,面前站着的那人在月色朦胧下,缓缓转过了头。

丑时。

——————————————————————

陈坤从未来中惊醒。


TBC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