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伪奇幻AU】放逐之地 2


预警:

OOC严重 小学生语言 废话很多 一切与真人无关


文/放逐之地

CP/韩庚x陈坤 ;吴磊x尹正x吴磊

类型/严肃正经有逻辑的全员向中长篇


2.与风尘起舞


“大鹏你给我站住——胡说什么呢!简直找(záo)打!”

陈坤迈开腿,试图用雪直接把人给淹没了。

也不知道这场单方面的殴打到底经过了如何的发展,最后几个大男人都捏着个雪球混战成一片,在空旷的大街上孩童般地追逐着,也没什么攻击对象,逮着人就打。

徐峥见状,微微一笑,心里感叹他们的幼稚。

“陈坤!你砸我做什么?”原本气定神闲在一旁观战的徐峥帽子被击落,露出没有遮挡的脑袋,他又羞又愤地抗议:“是大鹏调侃你的!你见准了再出手!瞄不准就让年轻人上,就像我们的尹——”

“啊,抱歉。”尹正手一滑,直击他后背,“徐峥哥你要相信至少我是一心向你的!!好了吴磊你别跑你给我站住!!年轻了不起啦?”

他风风火火追着人远离了战场。

“你瞧瞧你自己!我——”陈坤黑色的风衣上落满了白色,有些雪还化了,沾湿了他的衣服,他声音拖得长长,满是不屑,“——我打的就是你,让你成天不好好管理小弟们,养出来一个个都是叛徒,都居心叵测,我替你好好调教!”

大鹏眼镜上几乎没什么清明的地方,他循着陈坤声音的轨迹,抄起一坨雪捏了捏就一抛:“嘿——我说个实话还不对了?陈坤你差别对待可不要太过分。”

“大鹏!!”

可惜大鹏对于武林中辨音定位的绝学还没了解个透彻——连大侠尹正的徒弟吴磊都没掌握呢,没揉紧的雪按着反方向散花般地飘向徐峥的——头顶。

“哈哈哈哈,你们是自己开始堆雪人了吗?”陈坤笑得直不起身子,还嘲讽着:“徐峥你瞧瞧他们,这以下克上做得越来越溜了,拿你直接当模本填充了!”

“就你话多。”徐峥冲他道,麻利地一坨,捏着雪狠狠砸向了大鹏:“大鹏,我看你身上反正都快白了,就替你加把火。”

“你这是要烧死我啊!不对,冻死我啊!我招谁惹谁了我?”大鹏委屈地抗议:“我先说了句真话就被陈坤往地里打——他还有韩庚帮腔!”

“我就是有人帮怎么了?”陈坤挑着眉一脸炫耀,“老韩就是向着我怎么着?”

反正大鹏眼前也一片糊,看不见他得瑟的表情心里还挺好受,随即继续诉苦:“然后吴磊——吴磊非要和尹正比什么谁扔得最远还滚得最远?好家伙他就直挺挺往地上一扑啊!!硬邦邦的地面啊!!那可吓死尹正了,这太不省心了。”

“哎,我就说尹正平时给我们小磊磊教了奇奇怪怪的东西,这碰坏了咋整啊?”陈坤回头冲韩庚喊:“老韩我们准备弹药,一会儿教训尹正去。”

韩庚实在忍不住了,雪球往他身上一丢:“行了你别煽风点火了,尹正自己肯定心疼死了。”

陈坤被砸多了早没感觉了,还是瞪着眼望他:“——我那是为了我们磊磊!”

“当然他心疼归心疼,我们揍归揍。肉体和精神上差别还是很大的。”韩庚慢悠悠地说出后半句话。

“可吴磊啥事儿都没有啊!雪厚啊!他啪地就起来了,完好无损——就脸白了点。”大鹏痛诉:“这掀起的雪全蒙我身上了!我就是在那儿堆个雪球准备砸陈坤啊,我到底招惹谁了我?”

“你用心不妥,企图攻击我。我们水瓶座可是水的宠儿——当然也囊括了雪。”陈坤呵呵笑着说,“遭罪了吧。”

“你这连亲带戚的关系也太多了吧?”

韩庚接着陈坤,又给予大鹏重击:“于是我们小吴磊就事先扼杀了你的苗头,雪球也被打散了呢。”

“我就知道小弟还是爱着我的。他只是去潜伏去卧底了啊。”

“陈坤你要点脸成不?”雪人徐峥抖落一头的雪片——虽然尽数已经化成了雪,冲他喊。

几乎全白的吴磊张着眼带着个比自己更白的人走了过来,还没站定嘴上就问:“诶我怎么了?”

“没怎么,我和坤儿替你报仇呢。”韩庚回答他,不顾大鹏抗议的眼神:“所谓寄养在别人家的孩子也是亲生的。”

“——可吴磊不是你们任何人生的啊!为什么摆出一副爸妈的样子啊!你们自己也只能算养父母!养父母和小舅子之间的战争?!”大鹏当然知道对方完全不在意这个明显的槽点,还是忍不住说,但他一看到跟着吴磊一道走着的真一身白尹大侠就被勾走了注意力:“⋯⋯哎哟,尹正你这是终于被徒弟弑师了吗?恭喜哦。”

尹正白了他一眼,一脸的哀怨,搞得大鹏信以为真地望向吴磊:“——磊磊啊,这尹正虽然不是你亲爹娘,但待你可真诚了,比那边两个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了,他眼里还有你啊!而且你在的时候基本就只有你啊!”

这话说得听上去总有些怪异,好在几人都没心思去深究。

吴磊忙摆手:“我没有啊。是尹正哥都快和我比赢了突然自己没站稳摔了一跤。”

“你们到底比的什么?”徐峥决定做个公证人。

“比谁跳得远。不愧是爱梅花的尹正老师,梅雪不分家!”

“这你也能夸他?”大鹏一脸惊讶。

突然间吴磊为何扑着向前的原因得到了解释,陈坤默默看了他一眼,小声嘀咕:“⋯那姿势我估计优美不到那儿去。这算蛙跳?”

“嗯?我倒觉得像鲤鱼跳,小吴磊有功夫打底的,肯定不难看。”韩庚的声音突然从他耳畔传出,吓得陈坤手上雪一抖直接呼他身上去了。

见状,无论谁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窝里斗!你们终于斗起来了,我期待好久了!”大鹏最兴奋。

韩庚倒不以为然,拍拍自己身上的雪,原来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陈坤身侧,只是所有人注意力都摆在了尹正身上,没人发现罢了。

他手一揽陈坤的肩膀:“我们可不像你们,我们永远都在同一个阵营。”

陈坤感动得直接扑了过去:“庚庚,你人太好了!”

好在人韩庚反应快,稳稳接住了他这个大男人。

这画面有点美大家不忍心去看了。

尹正最先拉着吴磊催促:“好了我们先回去吧。这一身雪明天你就感冒了。年纪再小也要注意。”

“尹正哥!”吴磊笑得可开心了,揽着他不肯撒手。

“好了别粘着我了,我俩都是雪蹭来蹭去只会更湿。”

吴磊哪可能听他的,两人拉拉扯扯地消失在了街头。

大鹏看看他们,又望望这边相视笑得满满旁若无人气场的另外两位,回头颇嫌弃地看了一眼徐峥:“徐宝宝,我们只有相依为命——”

徐峥起身,拾起帽子,打断他:“我要回去了,你不走我就先走了。”

大鹏瞪着眼:“你这——你等等我呀!”

所以说热闹总是属于多数人的,单个人常逃脱不了孤独一词。好在韩庚和陈坤不是独自一人,即使相互间不说些什么,就安静地并肩走着,气氛也十分融洽。

他俩间本就没什么冲突,平白无故吵不起来,虽然玩心都挺大,但夜这么深心里也在惦记着早些赶回去。

韩庚对于刚才陈坤突如其来的拥抱和头一次听见的过于亲昵的称呼都有些意料之外。他用余光瞄了瞄专心走路的人,心里思忖着到底要不要开口跟他询问番。

这一思考,便是一路。

他俩下榻的是家偏古色古香的小旅店,距离那主城中心还挺远,周围光线不是太好。两人皆是徒步,韩庚还背着个包,到了目的地后都有些疲劳。

陈坤取下自己戴着的鸭舌帽,随手揉了揉头发——那上面先前被雪打湿了,现在干了显得有些乱。

韩庚看着他停在街边唯一一盏路灯下眯着眼理头发,不知怎地竟萌生出一种冲动去替他打理,揉揉那头毛。好在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表面上依旧风平浪静。

“嗯?怎么了。”陈坤似乎放弃了这显然不会成功的行动,悠悠地转眼过来瞧他。

“你在理头发啊。”韩庚突然说了一句,笑笑:“没镜子的话看我不就成了?咱俩都一样帅。”

“嘿!你还真省。”陈坤失笑,却是面对着他,演了起来,眼里笑着的光芒很亮:“让我瞧瞧我的镜子兄弟。哎呀,这里的头发乱了,我得好好理理。”

韩庚知道他是兴致被自己逗起来了,故意这么演的,但那副认真专注的样子却令他移不开目光。恰好自己现在身为对方的镜子,倒能正大光明地直接盯着他,这使韩庚心情大好。

其实他一直觉得陈坤的眉眼绝对称得上精致。

初次见面距今已经隔了许久,韩庚也相信陈坤心里同自己的第一次见面肯定晚于自己所谓的第一次见面很久,这些“我早就见过了你但你不知道”的套路实在太老,他也懒得跟人提起。

只不过无论隔了多久,他心里的感觉依旧没变——那不知是一种天生的吸引,还是对方奇怪的魅力,在这些人里面,韩庚总是最愿意去亲近陈坤的。

而陈坤是个典型的星座控,在得知自己和他星座相同后,从不掩饰自己的喜爱,这其实令韩庚很头大——他一方面喜欢这种依赖,一方面又纠结到底是自己这个人还是自己这个星座让对方逐渐靠近了。有时候他也会难得矫情地想想,倘若自己不是那水瓶座,是否一切又会变得不一样?

“老韩啊——韩庚啊——庚啊——”陈坤接连唤他好几声,都没人响应。

不会是被冻着了吧?

这么想着,陈坤加大了音量:“庚庚啊——”

韩庚刚回过神又听到了这个称呼,游离的目光重新聚集。陈坤站在他身前,看样子像是叫了自己挺久,韩庚暗骂自己怎么挑这个点儿神游了,嘴上道:“诶,坤儿啊——”

陈坤白了他一眼,把帽子戴好,拖着他催促:“我们进去吧。这大晚上的杵街上,准被当半个神经病。”

他的轮廓在韩庚眼里多了灯光的加持,与周围的夜色相比,显得意外地柔和。韩庚觉得自己心里被死死加封着的那层屏障正被一种巨大的力量顶撞着,几近碎裂。

“坤儿,我有点喜欢你。”

他脱口而出。

“啊?”

陈坤似乎没听清他在说什么,眨眨眼,反问了一声。

韩庚刚说完就觉得自己鲁莽了,心里正后悔着,听见他这么问赶紧补救:“我觉得你真好,人特别帅。”

“得了吧你,我们俩单独相处,你还夸我帅?”陈坤的表情意味深长,韩庚顿时没了对策,心里暗叫完蛋。

“——那就肯定也想我夸你一句咯!自然的,我们看对方就和照镜子似的,只说帅太肤浅了。我们还有气质呢!”陈坤得意地朝他扬扬眉。

韩庚这才松了口气,推了人一把掩饰自己的紧张:“你说的就是完整,把我心里话全讲出来了。”

陈坤笑笑,唇边挂着笑,一马当先走在前边,径直进了旅店。韩庚慢慢跟上,还止不住感叹自己运气太佳,虽然他心里有那么一点莫名的期待和如今小小的失望。

旅店老板对他俩记得可牢了,笑吟吟地冲他们打招呼,又报了遍房间号——他俩定的是标间,在外过日子总得省着点。

陈坤手上转着202的钥匙,悠哉地看韩庚走了过来,冲他道:“老韩你可算走过来了,我都以为你跨进了空间裂缝呢!”

韩庚对他的调侃毫不放在心上,得心应手地回嘴:“我不见了你可得怎么办哟?要一个人单打独斗对付峥哥他们了。”

“我不是还有小磊磊吗?”陈坤说,然后他自己否定了:“算了,他肯定随着尹正跑。下次我们再一起行动时,我可得好好树立下自己的威风。”

韩庚心想你哪舍得啊?成天当儿子宠还差不多。

“我先洗你先洗?”把自己丢在床上后,陈坤趴在上面懒洋洋地冲韩庚问:“我随便,不过我想先躺会儿,太累。”

“那还叫什么随便?”韩庚对他摇摇头,“我懂你意思了,我先去。”

“去吧去吧。”陈坤闭上了眼,看上去真的很疲惫。

一进浴室,韩庚就麻利地扒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一身健美的身材,开了水先等它热,百无聊赖地瞧着镜子里的自己。

“——诶韩庚啊,你这什么记性?衣服怎么忘拿了!”

浴室的门被猛地打开,陈坤半个身子斜了进来,手里拎着件背心,眼神也往他身上瞧,

“不错呀。诶?你这水开得挺热,好熏!”

韩庚不理睬自己,陈坤看他脸色如常:“你也没害羞啊?我这不废话吗!俩大男人害什么羞。”

他把衣服冲人一抛,又带上门。

韩庚接过衣服,心里的波动其实挺大——谁让陈坤突然开门吓了他一跳?这家伙也不事先招呼声。不过他也不在意被人看到自己赤膊的样子,更没什么羞涩的情绪。

但陈坤倒提醒了他,水确实热了。韩庚迈步过去把水龙头关了,手试了试温度。

“哦对了!”

外边传来陈坤嘹亮的声音,

“前边赶着进来休息,忘跟你讲了。其实你那话我听见了。”

韩庚愣了愣,自己说什么了?

“我这么优秀——这么帅的人——用得着说吗?你当然喜欢我了!”

陈坤还在那边儿丢着重磅炸弹,可把韩庚这回真吓得不轻。

他完全不知道事情是这样发展的啊?也没做好准备该说什么回应陈坤。

“不会吧?你被热汽熏晕了?”陈坤在那没得到回应,韩庚听他靠近的脚步声觉着有些不妙,忙喊:“我在洗了在洗了!!!等我出来再跟你聊。”

“聊啥?出来就到点该休息了。”陈坤果然停了脚步,“不过我不是有点喜欢你,我可喜欢你了,你对我喜欢得还不够深啊!”

韩庚被他突如其来的话打得失了分寸。

“你看人磊磊,从来不掩饰对我的喜爱之情,一直在那喊坤哥——我是爱你的——”陈坤模仿得惟妙惟肖,“老韩啊,喜欢我就要说出来,不然我怎么知道呢?哎,得你这么一句话太难了,我真高兴。我应该提前和徐峥打赌的,就比谁更受爱戴,就他那漫不经心的态度,这没收到抗议都已经是个奇迹了。”

韩庚现在平静了,他已经确定陈坤嘴里的喜欢——绝绝对对不是自己前边的那种喜欢⋯⋯

他暗笑自己真是在往什么地方想了。陈坤早说过,他的爱是平均分给世界上每一个人的——虽然这话是真的有点夸。

因而他按下心里的冲动,也不去想刚才那番话了。

—我可喜欢你了,你对我喜欢得还不够深啊。

那你说啊,到底什么才是喜欢呢?

韩庚把水往脸上一泼,觉得自己的双颊确实有些发烫,大概真如陈坤所言,这都是被热汽熏的吧。

次日大早上,旅店

“起床了起床了!你们要睡到哪个点去啊?昨天晚上做什么了?”

传来猛烈的叩击声毫不犹豫地锤击着房门,迷迷糊糊在那睡着的韩庚睁开了眼,他眯着眼下意识朝对面那床看去——上面的人揪着被子不知道缠斗成了什么模样,看动作,这显然还在睡梦中,不过眼睛倒比自己清明很多。

“哟,早啊。”陈坤显然听到了门外的叩击声,却当作没听见,反倒冲自己悠闲地打了个招呼。

“一早上起来就看见你这巴掌大的帅脸,真舒服。”韩庚也和他道早安,顺便继续两人间从不停歇的互夸,但他还算有良心,扯着嗓子朝外喊了声:“来了——”

陈坤听他话歪着脑袋笑笑,显然被取悦了,心情好了也对外边喊道:“别急啊——这有身份有地位的王子们总是要慢慢梳理自己的。”

“哎哟我这暴脾气——那你们的公主呢?两王子不浪费资源吗!”这口气一听就是大鹏,韩庚穿着拖鞋往卫生间走过去,摇着头一直在笑。陈坤跟着他下床,慢悠悠地也走过去。

“早哦。”

到门口,他突然把那门一拉,大半个身体靠在上面的大鹏整个人险些跌他身上,于是陈坤又眼疾手快把门合上了,哈哈地得意笑了笑,也挤进卫生间去梳洗了。

“你们别拦着我——我,我铁定一会儿要和他好好讲道理!”大鹏在那儿喊着。

“我觉得直接上手会比较好。”观战的徐峥趁机煽风点火,“你看陈坤那逗你的样儿,就不想揍他两下吗?”

“那你也得打得过韩庚啊!”最正直的尹正拥有着最后的良心,认真地为大鹏分析:“我们习武之人虽然讲究那一个硬气,但以卵击石就是拿捏不对自己的分量,这明显智商跟不上。”

“那尹正哥我们今天的比试什么时候开始呢?昨晚那个招数我又改良了下!”吴磊问他,“我觉得这次铁定能赢你。”

“这事情你在大家面前说什么?回家随你讲。”他随口敷衍,但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忙道:“吴磊你别和我说又是那冲地上一扑的自杀式袭击——”尹正顿时将大鹏抛之脑后,指着吴磊严厉地批评他:“年轻是你的资本啊,但也不能全靠这一时的身子骨硬啊!”

他们几个人凑在一起时似乎从来没有安静可言,依旧是热热闹闹着下了楼——中途吴磊忍不住又想直接蹦下去被尹正一把揪住了,热热闹闹着买了早餐——钱不够了,韩庚很高兴地抢着把自己不协调的手套给了老板抵债。

终于出了主城。

“陈坤,那兄弟们的性命就全拴你身上了。”徐峥在队伍里突然发声,格外的严肃,“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能从那里面全身而退,但你要保证,我们都能完好着地回来。”

他这一句话,说得所有人都驻足。

左边勾着个韩庚,右手臂被吴磊挽着——吴磊还叫唤着走在前边的尹正的名字——的陈坤愣愣,他的眼神闪烁了下,但很快笑着回应:“我保证,绝对让你们一个都不少地出来。”

走在一边的韩庚看看他,突然收束了唇边的笑,但更没人发现他这个奇怪的反应。

“不过要进去的话,得找俩姑娘。我们一群大老爷们人家不让进!”

听了陈坤的话,尹正突然瞪大眼:“不会吧⋯⋯坤哥你真进去过???这是要被列入大事记的!一个活着从那儿出来的标本!”

“⋯⋯你怎么说话的。”陈坤冲他挑挑眉,“我只是听人说了那的消息,来源绝对可靠。”

“这有什么关系?”徐峥毫不在意,“我们不需要去找,这现成就有!”

大鹏惊讶地看了看,最后目光凝聚在徐峥身上,眼神越来越奇怪:“徐⋯等等我现在该叫你什么⋯亲爱的徐姐姐?”

“⋯⋯你信不信我让你真变成亲爱的鸟类标本?自此大鹏被列入国家珍稀保护动物的行列!!”

“我这不是纳闷呢嘛⋯咱这又没什么姑娘。就你最遮遮掩掩的,说不定藏了什么惊天大秘密。”大鹏这才把目光移开,心里还有点小失望呢。

徐峥被他打乱的说话的心情,但还是气定神闲地扫了扫一圈人:“姑娘倒没有,不过花倒是有。”

“一剪梅尹正吗?”韩庚看着尹正一脸懵样,手搭着陈坤,笑得表情都失控了。

“尹正哥是铁血真爷们!”

“是铁血真汉子,霸王纯爷们!”尹正不忍直视,“吴磊你这个——你这个脑子——昨晚磕傻了?”

“没关系,我们不需要脑子。我们负责颜好就行。”陈坤扬着下巴,自信地说,“我们不管脑子了。哪像尹正你,要脑子也有,要颜也有,活得多幸苦!”

“就是可惜——都不多!”大鹏话落,尹正就气得跳脚。

“果然都是不靠脑子的。”徐峥高深莫测地呵呵一笑,“你们年纪小,太早之前的事儿估计不清楚。”

“啊?”吴磊看看尹正,“老师您难道是梅花精?”

“尹正你管管你家小孩子⋯”徐峥面上的表情险些挂不住,还好尹正直接扑过去捂住了吴磊的嘴。

“咳。”他整顿整顿,继续,“以前江湖上曾经有个传奇,名气响当当的,是人送外号一枝花的——”

“韩庚!”

陈坤突然大喊了一声,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

大鹏瞪着眼上下打量韩庚:“⋯⋯等下这是霸王花吧?”

徐峥饶有兴致地看着陈坤,不知道他想耍什么花招。

“你胡说什么?”陈坤讶异地看着大鹏:“⋯⋯你要不要考虑来我们这儿?我看你这脑子⋯⋯哎也不行。”

“你自己说的啊!”大鹏欲哭无泪。

“替我做个公证。”陈坤冷冷一笑,“我和峥(zēng)哥之间——必然要有一人倒在这条路上!”

谁都有自己不太想提的往事。陈坤打量着徐峥,心里寻思着自己如果不树立个威信造个气势,什么底料都要被人给抖落出来了!

韩庚却突然像被雷劈了似的抽搐倒在了地上。

“你干嘛呢你⋯”陈坤眼角跳了跳,“想吓死我啊?我可不想出师不利。”

韩庚麻利地爬了起来,拍拍他的肩:“你不总说我俩好兄弟不分你我吗?那就当我替你了吧,你说你和峥哥争什么争啊。”

陈坤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复杂。

“不,我可没想着争。陈坤你昨晚睡懵了吧今天说话没头没尾的。不过韩庚你倒是⋯难得说了句公道话。”徐峥挺意外的,他提这个本来就是想说给韩庚听的,准备瞧瞧他的反应。没想到对方不仅完全不放在心上,还十分坦然地与自己对视。

韩庚这小子啊,心里可比谁都明白着呢,情报拿捏地说不定比自己还要准,陈坤估计要栽!

他暗自咂舌。

“峥哥都那么大年纪了,你和他比什么?让让人家呗。”

⋯⋯他有些后悔表扬韩庚了。

“好吧⋯”陈坤寻着韩庚抛给自己的台阶,一脸平静地拉长了语气说:“咱们还是有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的——那就启程了,姑娘的事儿,等等!”

他看向尹正:“我听说你有个青梅竹马的神仙眷侣是姑娘家?当然,我对那姑娘的侠士身份表示极度的不怀疑,正如你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大侠却教坏了我小弟一样。”

“你说王智吗?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尹正评价道,“但我并不觉得她还心心恋恋着我。”

“你这女人缘,也是没谁了。”大鹏笑他,“难得有个也不把握住。”

“好了好了,快上路吧!”韩庚催促他们,“到时候天天风餐露宿看你们谁受得了。”

只有吴磊依旧抓着那没说完的半句话不放拉着尹正不断地询问:“尹正哥啊——尹正哥你是一枝花吧!你果然好厉害呢!难道你真的是梅花精吗?那你会不会开花啊?是不是需要时刻补水啊?是不是到了冬天皮肤就特别好,夏天心情就特别糟——”

“磊磊,我是人啊!你成天看些啥玩意儿啊?”

“我成天不都跟着你嘛⋯”吴磊换了个话题,“那王智姐和你什么关系啊?”

“哎哟你小小年纪还惦记着王智了?”尹正说他,“不行,我可要好好给你纠正下思路。估计韩庚坤哥他们平时没少给你普及奇怪的知识。”

“我没有啊,我只有惦记着你——”吴磊说,“我要好好学一身本领!”

“我们又怎么了我们——”陈坤走在最后面,冲尹正喊,对方正和吴磊勾肩搭背,没听见。

“我们太帅,所以我们总是众矢之的。”韩庚走在他旁边,“但真的要找两个姑娘?”

“怎么,期待了?瞧你那样子。”陈坤扬眉调侃道:“这玩意儿一听——不就是我编的吗!”

“哎⋯”韩庚看上去很失望,眼睛里却全是笑。

大鹏几步冲上去走到徐峥旁边:“我怎么觉得⋯这一个比一个不要脸呢?一个比一个不在乎别人呢?”

“这都看不出来吗?因为他们都有自己最在乎的人了呗。”徐峥悠悠道,“学我就行,离远点。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清。”

“那陈坤到底⋯⋯”

“谁知道呢?”徐峥打断他,“省省吧你。我们可没带多少水,少说点话,喝完可就没了。”

大鹏回头越过吴磊和尹正,看了眼和韩庚并肩走着,挂着笑说个不停的人,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安安静静地走在徐峥旁边。

我管那么多做什么?大鹏心里想,我还是想想怎么找姑娘吧。

他可不知道这完全是陈坤瞎诌的,整个人都异常期待。

芒星大乱年间

一男子白衣飘飘,衔着胜券在握的笑,身后千军万马相随,目光直指王都。

芒星大乱之末

放逐之地迎来了第一位客人。他没有任何官兵押送,衣衫也无半点血污或争打的痕迹,却孤身一人。

他就那么笑着,走进了放逐之地,没有回头。

而如今,已过了大年三十,翻开了新的一年,为芒星历2334年。


TBC

其实我真的很难过这迷之冷⋯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