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伪奇幻AU】放逐之地 3


预警:

OOC严重 小学生逻辑文笔 一切与真人无关

文/放逐之地

CP/韩庚x陈坤;吴磊x尹正x吴磊

类型/可爱纯真充满诚意的全员向中长篇


3.不与希望同骑


“哦我的天⋯⋯这简直就和沙漠一样!!!”

尹正咆哮着蹂躏自己的头发,把它揪得十分乱,看得一旁的吴磊都觉得疼。

“尹正哥,我想你是口渴了才心情暴躁的!”吴磊麻利地掏出水瓶,给人递过去,“毕竟你是梅花精嘛⋯植物都是需要水滋润的。”

“我该怎么能让你相信我是个四肢发达的人类!”尹正从他手里一把夺过水瓶,碎碎念道:“我——要不是我觉得咱们水会不够用。我真想全倒你头上来让你清醒清醒。”

“这说明你还有救,懂得团队意识。”韩庚挽着陈坤,慢悠悠地从后面跟上先头部队,笑着说他。显然,靠在他身上的人走不太动了,却依旧忍不住损人的心。韩庚就听着他缓慢地开口——真称得上是有气无力:“那什么,四肢发达不就是头脑简单吗?尹正你真实诚,但这点我小弟他本来就有了。”

“前面——前面还要多久才能到休息的地儿啊!陈坤你确定没跑错吗?我怎么感觉越走越没方向感。”大鹏的声音遥遥传过来,在他后面徐峥走得更慢,还不住地提醒大鹏:“你慢点啊,这么急做什么呀?”

“再慢点——我们今天晚上都找不到店落脚了!”大鹏在那儿说他,“徐峥,徐宝宝啊——你可是我们中年纪最大的,要起带头作用啊。”

“所以我只能慢点走了,你总不想到时候背着我吧?”徐峥有理有据。

“只是山丘多了点,树少了点,草秃了点,哪有这么严重?”陈坤有韩庚支着,手搭他身上,说起来的样子还挺轻巧,只是喘着的气出卖了他,“这已经是走捷径了,我记得——我大概记得再走个一会儿能见到小村落。那时候还挺原始,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在前面捏着水瓶的尹正手一抖,险些脱手:“⋯⋯所以说是很早以前的地图了??哦我的天啊⋯⋯”

吴磊的眼睛就盯着那摇晃的水瓶了,他连声提醒:“诶——尹正哥你轻点,要撒了!”

“不,他并没有地图。”韩庚身为这场事件知情较多的人,默默提醒大家,指指自己的脑袋:“是靠身体记忆的⋯”

“所以你知道还不提前和我们说?”尹正一脸不可思议,“你自己跳就算了,这是还要把兄弟们往火堆里推啊!”

吴磊此时倒开口为韩庚辩驳:“庚哥脑子聪明,肯定比我们想得更远,有后路的。”他揽住尹正,顺手把水瓶拿过来拧好盖子才安心。

“他想后路?我看他就想着陈坤了!”大鹏从后面走了上来,闻言只能呵呵两声,“吴磊你不知道啊——这大人的世界复杂得很。连你师傅尹正都被当猴成天耍呢!”

“在你们的话里,我怎么成了给韩庚下蛊让他迷失本心神智不清的角色了?”陈坤不高兴了,他先指着尹正,“你不是武林大侠吗?这嗖嗖嗖几步就腾云驾雾了!”

“大哥,那不是武林大侠,是神仙!”尹正仿佛明白了吴磊奇奇怪怪的脑回路出自谁的熏陶。

陈坤不理他,抱着臂继续说:“还有大鹏,上个天探探路更快。”

“⋯⋯你信不信我直接摇身一变成愤怒的大鹏发射了?”

最后,陈坤才在几个人哀怨的眼神下——徐峥还悠闲地往这走呢,没听见,韩庚依旧神色如常和他站一起,缓缓开口:“我当然是认路的啊。老韩你跟他们讲讲,我找东西有多厉害!”

韩庚皱眉想了想:“这几年我俩出去干活,但凡遇到找东西的事儿,还真就神了。坤儿总是没走几步就能找到。”他转头小声问陈坤:“⋯找东西和认路关系大吗?”

大鹏揉着自己的头发,几乎无法理解他们:“那只是运气好啊!!!”

“大,关系可大了。”陈坤不在乎他拆台的行为,自信满满,“你看这小物件都喜欢贴着我过来,不费吹灰之力——那大的地方更是——”

他闭上眼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大喝一声指着一个方向道:“好了,就这个方向!再走个十分钟就有落脚的地方了。”

“我现在怀疑陈坤你是个神棍。”徐峥刚过来和他们会合就看到那人一副闭着眼点兵指将的潇洒样,却忍不住说韩庚:“你这信徒当的——也太忘我了吧?”

韩庚不可置否地耸耸肩,却是将身上的包卸了下来,在里面翻找些什么。

几人看到那东西时的目光恍如遇见了活神仙。

认真比对下地图,韩庚才拍拍还在那儿模仿塑像的人:“好了,这次你恰好指反了。就沿着你指的反方向,我们吃午饭前就能到。”

陈坤睁开眼,看他笑意满满的脸,扬扬下巴:“我——我这是在考验你识图能力够不够准。”

“那我就不清楚了,但把你带到正确方向上还是没问题的。”韩庚抬眼,见几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不由失笑:“你们这都什么表情啊?”

“没什么⋯⋯我们就是惊讶你居然会带着地图。你不是可信任坤哥了吗?”尹正显然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就连吴磊也拼命地点头。

“哎吴磊——你掐着我了!”尹正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移缠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指扒下。

“理论和实践还是得结合的。”韩庚手里挥着地图,“所以我和他配合起来才是完美的。”

几人都在仔细思索其中的因果关系,半晌,尹正一拍手,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吴磊立马问他怎么了。

“我现在可知道你为什么成天脑袋瓜里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还听不懂人话了。”他一脸心疼地看着吴磊,“这坤哥和韩庚加起来——一个以身体实际行动误导你,一个用精神潜移默化给你洗脑,这当然就把你彻头彻尾引歪了!”

以切身行为带坏吴磊的陈坤摇着头感叹:“我承认在颜值方面我确实给了他正面的影响,你也不瞧瞧谁带的?”

“对啊,吴磊根本不需要人教,整一个根正苗红的好男儿。所以我还是比较担心尹正。”以精神方法洗脑吴磊的韩庚说,“形容词都用不对还成天想当小吴磊的老师?”

尹正怒吼:“你们以为我想当?他自己非要缠着我啊!还不是你俩成天任务出着出着就跑没影了,把人小孩丢给姐姐照顾。”

徐峥从他身边默默走过,语气中带了点不可思议:“所以我们该叫你⋯尹正大姐姐?”

吴磊在一边咧开了嘴,笑得异常灿烂。

直至到了附近的集市暂且休息,韩庚才道出这张地图的年代也久远了的事实。几个人都不由感叹撞上了大运。

“诶,那等等。”大鹏突然想到了什么,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疑惑先看了看韩庚,再看了看陈坤,问:“你们这都是什么毛病?就喜欢从历史遗物中寻找线索吗?就不能提前买张最新的吗!”

尹正没有说话,却用眼神直勾勾地也盯着他们,想必有着一样的疑惑。

韩庚笑笑,陈坤高深莫测地摇摇头,可就是没人有开口回答的意思。

以往这种僵持总是以自己一方的落败而告终,于是尹正没和人继续对视下去,伸个懒腰就直接放弃了:“好了我算是知道了——你俩就是神棍。”

吴磊的一双眼睛打看见这集市后就不停张望着,他听这边终于安静了才兴奋地开口提议:“坤哥,我们是要在这儿吃饭不?那我能不能先逛逛集市。”

那挂着副闲淡表情的人听他这话,脸上突然间露出了促狭的神色。

“吃,吃饭啊——”

陈坤目光斜斜韩庚,用手肘顶他两下,

“小弟他在说吃饭的事儿呢。”

隐隐嗅出了些不详气息的徐峥先发制人,只是他的声音难免有些颤抖:“我记得今天早上的饭钱还是韩庚用手套抵的吧。然后我们就直接启程了?你们也没回去拿点钱?”

“峥哥就是聪明。”陈坤突然笑得很热忱,凑近了他鼓掌,“咱们是一路上的同伴啊,可千万不能分彼此。有难同当,有财同分,有饭吧——也一起匀着来。”

徐峥怎么不可能明白他突然向自己献殷勤的原因的,要换作平时,他准揪住这个机会好好嘲他一番,可现在⋯⋯徐峥皱起了眉,还在斟酌着如何开口,就听大鹏在那叨叨。

“有求于我们了吧?让你们花钱去买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那手套⋯就像个搞修理的人似的。”他一脸扬眉吐气,“成天欺压我们好玩吧?没料到现在都填饱不了肚子吧!陈坤,韩庚和你平时可没少捉弄我们,哎哟我还记得有一次我过生日,你俩筹划着要把我头都按水里去!”

“那不是没成功吗?”陈坤摊摊手,一脸的不可置信:“再说了那天你的生日计划还是我们筹办的呢。大鹏你⋯⋯你是这么小气一人?”

“我这叫精打细算!”大鹏对在一边翻看行囊的徐峥喊,“咱带的钱够吧?那我们天天吃烤肉,给他俩一人一碗白饭加青菜。”

“庚哥那双还好吧?我觉得尹正哥的手套更奇怪。跟水道工似的。”吴磊似乎慢了一拍,居然从自己兜儿里掏出了尹正的手套,看来这不知何时早就跑到了吴磊手里,想必他俩常把东西混着一起用。

大鹏这时才反应过来,推了推站在自己一侧吴磊,嘴里还在抱怨:“你不出声我都快忘了你是和他们一伙的,这隐藏得也太好了。”

“我没藏啊,我就是出来纠正一下嘛⋯”吴磊在那小声辩驳着。陈坤走过来摸摸他的头发,懒洋洋地说:“这说明你尹正老师教的好,小弟你的功夫已经到了出神入化随意开启了,没底子的人看不穿你。这叫什么来着?隐蔽自己的气息?”

尹正在那苦恼地捂住了额头,果然就听吴磊兴奋地在那喊:“对啊!我早告诉你们了,尹正哥人特别好,又厉害。不过坤哥你怎么没被影响?啊我知道了,是因为我喜欢坤哥,然后你就看得到我了。”

“你这样说尹正要不高兴的,小孩子别随随便便就把喜欢挂在口头上。这习惯可不好。”陈坤眯着眼看他,“我看得见你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你坤哥本来就厉害,这对我无效。”

“尹正人好?磊磊,那是你还没被他耍过。”韩庚打断陈坤不分任何场合与目的的自我欣赏,却没提出异议,他笑得很和蔼,“这儿的人谁没几个坏点子?他只是坏得不太明显。”

“但也能说,这更说明了他段数高。”陈坤叹着气,给韩庚补充,果然不再提刚才的话题了,“哪天你被他倒卖了准还觉得人做得没错呢。”

尹正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他们口中十恶不赦的大混蛋了,但现在开口为自己到底是不是个好师傅而辩驳是件很白费功夫的事情——人俩根本不会理他,于是他想了想,转身对大鹏说:“我觉得你的提议还是太仁慈了,应该让他俩自己赚钱买饭吃去。吴磊的话⋯他还在长身体呢。”

“吴磊都已经比韩庚高了,还要怎么长啊?他是十六岁又不是六岁。”大鹏见尹正难得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心道我早就看穿你特别宠这小子了,嘴上却故意卖关子:“要么尹正你和他俩人吃一份?”

尹正想了想,认真地回答说:“再怎么说他也喊我一声师傅,这样也行。”

吴磊突然扑过来,搂着他的肩:“尹正哥,你⋯你对我太好了!”

“小弟!你哥就对你不好吗?”

陈坤在那儿质问他,一旁的韩庚拍着他的肩解释,“你太好了,所以小磊磊都习惯了。可人尹正平时都想着怎么甩掉这个粘着自己的徒弟,这突然大改观可不得让人感动?”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该对你差一点然后某一次突然变得无微不至让你感受到我光辉四射的善良?”陈坤想了想,对韩庚说。

“不,你不用改变。你在我心中是最好,不分昨天今天明天。”

陈坤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显然说明他心情正好,无比满意韩庚的评价,却是慢悠悠地摇头说:“老韩你这情话真是一抓一大把。就可惜了我不是那小姑娘,不会听了就嗷嗷叫。”

“是嘛?”韩庚看着他的眼睛,又慢慢移开目光,带着笑望向天边,“那说明我功夫还不够深。”

“得了吧,你都祖师爷水准了。谦虚个啥!”

韩庚看他神气的模样,笑着摇摇头不反驳。

他们间的谈论早就偏离了原来的目的,也自然完全没影响到这边的人,尹正被吴磊勒得呼吸有点艰难,边呼气边慢慢地诱导他:“叫我师傅。”

“尹正老师!”吴磊放开他,笑得亮晶晶的,“你终于认我了。”

“我能不认你吗?哎呀你小子还真比我高大了,到时候多吃点,不够就去抢大鹏哥的,他肯定会再买的。别听他瞎说,你还能继续长呢!”

大鹏觉得认了师傅后尹正只是更正大光明毫不掩饰地开始带坏吴磊了,也只能向他们投降,“行了我逗你们玩的,吴磊就算不用长身体还得长脑子呢。”

“诶大鹏,我跟你说件事。”徐峥在背后拍拍他。

“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没得改。”大鹏以为他要跳出来一票否决自己了,忙坚定立场。

他话未落,就敏锐感受到对面传来的两道视线,他们两人嘴角都挂着的极其类似的笑容——陈坤又在挑着眉看自己,知道你帅你瞅什么呀?而韩庚倒是看上去一副友善的样子,但谁知道那弯着的眼角里藏着多少鬼点子?他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可口头上的气势绝不能弱了:“怎⋯怎么了!告诉你们,现在可只有我们带了钱。”

“大鹏⋯⋯”徐峥看着他的表情很头疼。

“没关系,这个恶人就让我来做吧。”大鹏安慰徐峥。

陈坤向来最不喜欢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了,因而他抱臂一笑:“当然没关系了,有集市的地方就有生意。到时候,还说不定谁活得更舒畅呢!”

韩庚无比顺畅地接话:“但前面说好了,磊磊的伙食你们可得包了,我们自己能解决。”

陈坤似乎略惊讶韩庚如此快的认同,那本来就是他性子起来后直接撂下的狠话,韩庚对他笑笑。

这就是我的兄弟啊!

他无比感动地想到,真的是用一切行动来印证了时刻和我在同一个阵营。

“会不会太过了?”尹正对他说。

大鹏冲他摆摆手:“好。但我们先约定一天,如果今天晚上你们还是一穷二白,这接济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我就不。”陈坤挑衅地看着他,“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你这犟什么犟啊?”大鹏小声道了句,拼命用眼神示意韩庚。

韩庚自然明白他这个提议本就只是想耍耍自己两人,毕竟被压迫久了,人⋯⋯总是要发泄下的,但陈坤的性子更是说一不二,韩庚更不想让他下不了台,于是他只能在心里冲大鹏说句抱歉了,嘴上道:“放心吧,饿不死我们的。”

“不是啊⋯⋯都这样了你还怂什么怂!”尹正觉得他太矛盾了,实在忍不住问:“你不就是想让他们碰个壁吗?”

“我没⋯我怂什么怂!”大鹏一顿,“对啊我本来就没任何好怂的,我也完全不怂啊!”

“是吗?”陈坤冲他挑挑眉,“那——就待会儿见了。记得要在最好的酒楼里边等我们。可别到时候钱不够用向我们借哦。”

吴磊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韩庚和陈坤的背影渐渐隐入集市中,好些时候,他不可思议地开口:“到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们不是要直接赶去放逐之地吗?”

“你看陈坤那累的样子,像是能继续启程的样子吗?”大鹏停顿了下,“好吧,虽然徐峥也是。”

“你说被压迫久了农奴反抗也行,说是成年人间无意义的争斗也可以。”徐峥似乎放弃了什么,此时开口总结,“没错,结果就是他俩又丢下你自己活动去了。”

“小磊磊早就算我们这儿的人了。”大鹏认真地对吴磊说:“你吃了我们的饭就得一颗心向着我们。虽然之前你已经被迫在我们这寄养很久了。”

“我也一起帮着忙出任务的!”吴磊马上说,他可不是那吃白饭的。

“磊磊啊?磊磊年纪小,还不懂呢。以后说不定怎么样。”徐峥轻飘飘地说,“我现在唯一确认的,就是那韩庚是真的一颗红心向陈坤了。”

“在他们上次一起携手把我按水里未遂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陈坤就跟他说了没几句我就见韩庚笑了,当时我就觉得没什么好事。平时我也没见他耳根子这么软啊?”大鹏又得意地炫耀,“幸好我闪得快,不然就不是单被泼到的问题了。”

“坏了,一打岔我险些把正经事儿忘了!”

“怎么了?是想问我们去吃什么吗?就去最贵那家——当然我们可以在那儿点最便宜的。你可别再拍脑袋了。我怕你把自己打懵。”大鹏见徐峥的动作忙阻止他,“就算倒下也得先把钱交出来啊。”

“对,你说对了。”

“啊?”大鹏看着他意味深长的笑容,总觉得那是苦笑。

“我们估计也要去自己挣点伙食费了。”徐峥说。

“没关系啊,我们点便宜的菜吃。”大鹏解释说,“我刚才给自己留了后路,没说点贵的。”

徐峥摇摇头,“我想⋯⋯你是把后路完全断了。”

“刚才你不是拒绝了去借他们一会儿挣来的钱的方案吗?”

“当然了,不然我这么多话就是白讲了!还让自己下不了台,多尴尬啊。”

“我们的钱,根本就没从大本营里带出来。”徐峥直视着面前三张疑惑到惊讶到定格的脸,缓缓重复,“是的,我们也身无分文。”

“⋯不,不是吧?”大鹏面部表情有些僵硬,“我知道了,是吓唬我对吧!我知道的,刚才我完全没过问你,你不开心了。”

他凑过去去摸徐峥的光头:“徐宝宝,你可千万不能任性,不然⋯不然我就让尹正好看!”

尹正还没说话,大鹏就感受到吴磊两道目光嗖嗖射了过来:“要和我尹正哥过招,先过我这关。”

“看吧,你威胁的招数早没用了。而且我本来也不在乎。”徐峥耸耸肩。

“什么⋯等一下什么叫不在乎?”尹正觉得这话怎么解释都不对。

“尹正哥,我在乎你。”吴磊见身边的人一脸惊愕,又说,“尹正老师,你有我呢。”

“我早该料到陈坤他们那儿的人都是移动型闪光弹。”大鹏无奈地揉揉太阳穴,“我前面居然天真地以为把他们打发走了就能消停,差点忘了这磊磊师出他俩,就算再正,根里也偏了。”

“你好像暴露了自己出刚才那馊点子的关键目的。”徐峥瞥了他一眼,“就是可惜⋯⋯”

“前面峥哥说没带钱吗?”只有吴磊先于另外两人抓住了重点。

徐峥在大鹏的注视下缓缓点点头,做手势止住他想说的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我一没兴趣看你拿刀架在尹正脖子上装模作样,人徒弟还在呢,二更没心情拿自己的胃开玩笑。”

“那岂不是完了?”大鹏痛苦地抱住了头,在那急的直跺脚,“好家伙⋯我觉得这次的事能被陈坤笑一辈子!”

“我们也可以去挣钱啊,比坤哥庚哥早到吃饭的酒楼就行了。”吴磊突然开口,打断了大鹏开始揪自己头发的行为。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徐峥赞同地看了他一眼,又嫌弃地瞥瞥大鹏,“你瞧人吴磊。”

“⋯⋯我也想到了!只是说出口的速度慢了。”大鹏在那挣扎,他又说:“但比起人家我们会困难许多啊。韩庚那舞蹈水平随随便便在街上卖个艺都能揽客,陈坤虽然经常挺玄乎,也不得不承认他算的确实准,就算不准,他演的逼真啊!”

“而且最主要的是,人俩什么都不做站那儿,都会有小姑娘拥上来。”徐峥贴心地为他补刀,“说不定有人心甘情愿给呢。”

“⋯⋯我觉得他们还是懂的一份耕耘一分收获的。最起码要遵守咱的规则。”

徐峥懒得去提醒他根本就没有规则,算是给他点自我安慰的力量来源。

“那我们是分头行动吗?到时候在这儿集合?”吴磊马上纠正自己,“我觉得直接在酒楼里碰头比较好。我就和尹正哥一起吧!”

“没错,酒楼集合比较好。先到的就先坐着。到时候我们也能说晚到的人是逛集市了。那我也只能勉为其难——”徐峥看了看似乎很不情愿的大鹏,更不情愿地说,“快走吧。成天要帮你收拾烂摊子!”

尹正在一旁站着,他刚想张口安慰两句大鹏,就听见自己身边的吴磊开口说了建议,刚想问问如何行动,就听吴磊又决定了集合地点。他恍然间觉得这个时刻被自己罩着的弟弟似乎没有他的年龄那般需要人保护,他有主见得多。或许真正被时刻护着的人是自己。

想到这,他都被自己惊讶了,脑海中又过了过以往一同相处的局面,这个设想在他心中扩散地愈来愈大。

“尹正哥?”吴磊在叫他,“没关系啊,没钱我们去挣就好。实在不行我跟坤哥他们要点。”

尹正听着他的叫唤,突然间觉得不敢转脸去看他的表情。

“你怎么了?中暑了吗?”

吴磊哪可能是乖乖站在原地的人,他见尹正不理自己,便一步挎到他面前,还弯下腰,从下往上瞧尹正的表情。

少年人纯黑的眼睛亮闪闪的,有几颗小痘痘在鬓角不显眼的地方只增添了几分稚气,他咧开嘴,笑得灿烂的唇一启一合:“尹正哥是不是担心街头卖艺丢人啊?没关系,在一旁看着就好。”

尹正头一次觉得吴磊的眼神具有一种让自己无法拒绝的穿透力,他有些语塞,最后只是一把推开吴磊几乎要凑上来的脑袋,别过头说:“我⋯我才不担心那些呢。我只是在想就韩庚这水准,如果他真卖艺挣钱的话,我们哪儿拼得过。”

吴磊原本盯着他脸庞的目光有些不舍地移开了,半晌,他才说:“是啊⋯庚哥可厉害了,他一直都那么好。”

过了会,吴磊又说:“尹正哥你一直都很崇拜他吧。”

“是啊,虽然这个人总爱折腾我,但我心里还是挺喜欢他的。”尹正整颗心都还在惦记着刚才自己为何会有种不敢直视吴磊的心理,随口就这么说。

“我也觉得庚哥特别好,但我心里更喜欢尹正哥的。”吴磊突然说,“虽然我还不够好,但我会努力的。”

尹正这才回过神,看他一副严肃的样子哭笑不得:“吴磊你这是做什么呀?舞蹈这东西怎么可能一蹴而就,你当心闪着腰。”尹正又想起了什么,提醒他:“你还记得上次韩庚要跟我们炫耀什么肚皮舞直接就倒着下去了吗,还捂着自己腰喊疼呢。你可别伤着自己。”

“因为尹正哥你不是说了喜欢吗?”吴磊似乎很不理解,却又振奋了起来:“我会慢慢来的!谢谢关心。”

尹正觉得自己能把他从牛角尖里解放出来的可能性够呛,也只能摇着头先迈开步子:“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了。赶紧去挣钱吧,你不是饿吗?”

“我喜欢你啊。”吴磊的声音有点委屈,“尹正哥,尹正老师,我可喜欢你了。”

他好像在和自己生闷气,就这么碎碎念着低头走,不一会儿就猛地撞上了尹正。

原来是尹正自己停了下来。

“吴磊。”尹正转身过来,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捉摸,唯一能看出来的是无奈,他看着早就比自己高了的少年,终是叹着气对他说:“你坤哥也说了。喜欢这东西啊,真的不能乱说。”

“我知道啊,但我真的喜欢尹正哥你啊!”吴磊急了,在那挠自己的头发,愁眉苦脸的,“你⋯⋯你怎么就不信我呢!我从来不骗人的!”

“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不会骗人的。”尹正摇着头说,“但你真的还小,有的感情分不清。”

“我分得清啊!我喜欢你们所有人,徐峥哥、大鹏哥、坤哥、庚哥,但我就是⋯就是特别喜欢你!”

尹正打断了他的话:“那是因为我陪你的时间最长吧,遭遇又比较相同。”

吴磊有些放弃地垂下了头,“我⋯⋯”

“等哪天你真的觉得,喜欢这个词对我来永远不会后悔的时候再说吧。”尹正摆摆手,“你可别现在又冲我喊了,我会当真的。我们还是赶紧去挣钱吧。”

吴磊呆呆地瞪着他的背影,半晌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嘹亮地喊道:“我知道了!”

他三两步追上尹正,拉着他的手臂不放,笑嘻嘻地:“尹正老师你果然最好了!我们快去吧!”

尹正觉得他可能又往什么奇怪的方向去想了,心里感叹这耳濡目染的威力果然大,但望着他那自信的眼神,最终只是说:“好。”

而几乎在所有人心中正靠着一身本领在卖艺挣钱致富的韩庚自来到集市上后并没有进行过任何体力运动。此时他正站在阴影处,饶有兴致地看着身边不远处那人蹲着和摊主说话。

“怎么样?老板我是不是算得特别准!”陈坤眨了眨眼,盯着摊主不住地说,“我要求不高,给我几个枣就成。”

摊主是个黝黑的大汉,留着络腮胡子,被他这么看着有些为难,斟酌着开口:“这个⋯⋯”

“没什么好难为情的!我看出来嘞,您原本是不信这些玄的玩意儿的,可招不住我条条都说准吧?”陈坤叹了口气,撑住自己的脑袋,“我能理解您的心理斗争。”

摊主明显一副想驱赶骗子走的样子,韩庚总觉得这样没一会儿就要聚集过来一堆人看戏,思索着是不是要拉他赶紧走。

“爸爸,他真的很厉害!”一旁的小姑娘扯了扯摊主的袖子,羞怯地看了陈坤一眼,小声说:“他⋯他真的很帅。”

摊主见自己女儿这幅样,也没了法子,从枣子堆里抓了一把。小姑娘开心地望着父亲把枣子递给陈坤,又偷偷抬眼看了他下。

“五个,能不能就算费用了呢?”摊主觉得自己已经很仁道了。

“真是谢谢你们了。”韩庚走了过来,冲人道谢,“我们出来旅行忘带盘缠,只能出此下策,真是不好意思了。”

陈坤见他这么说,在那反驳:“我这是靠真才实学挣回来的。凭什么叫下策啊?”

摊主冲韩庚也无奈地笑笑,毕竟他的女儿正盯着人家不放呢。

“五个,还真的只有五个。”离开了摊位,陈坤反复数着枣子,似乎多数几遍枣就能多几个。

“人家姑娘挺喜欢你的啊,这枣不错,又大,肯定甜。让我先来一个?”韩庚伸手要拿。

陈坤挑着眉看过去:“哎——你做什么呢你?这是筹码!”

“筹码?”

“对啊,你没发现这儿处处有枣子吗?我听说这条路上就有个地方是爱拿枣子赌钱的。”他得意地扬扬眉,“别的不敢说。可这赌圣的名头,我觉得自己实至名归。”

“你故意找这歇脚的吧,手痒了?那儿就有个赌场。进去不?”韩庚眼神好,一眼望去就扫到了。

“去,当然去了!”陈坤又把枣子数了遍,才塞到自己口袋里去,拍了拍韩庚的肩,“你等着瞧我大展身手吧。”

“好。”

韩庚似乎有心事,他回了声,就径直朝前走去,

“你倒是有点奇怪。”陈坤叫住他,“怎么魂不守舍的,说好要去这的赌场,往那儿走干嘛?”

韩庚愣了愣,笑着摇头:“我有什么好奇怪的,就是太累了。昨天没睡好,今早又起的早。”

“看来你是失眠了。”陈坤对他说,“没事!钱我来挣,你就站在一边看吧。”

“赌圣⋯不,现在应该叫枣圣。”他扬扬下巴,得意洋洋地望着赌场,“枣圣马上就要来洗劫你们的小钱袋咯!”


TBC

记艰难吃到糖的我 一切糖靠细节 求同好一起萌(手再)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