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仓

我没病,你呢。

【绝密档案前篇】今天谁买单

文/今天谁买单

类型/绝密档案前篇

CP/超颖;恺赫恺

时间线/绝密档案叛逃之前很久发生的事,最开始发生的事之一

注/为了保证“绝密”这个大坑故事的完整性而写,伏笔自然有,但有的地方得等正文往后更新才能看出来。而我自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写正文。

 

“所以,今天⋯该轮到谁买单了?”

 

一大堆菜式被吃了个几乎精光,陈赫隔着衣服拍了拍滚圆的肚皮,眯起眼睛,懒洋洋地冲自己的发小说,“郑恺啊,是你吗?”

“前天叫外卖的就是我啊。”郑恺结束和蛤蜊的斗争,此时正在擦拭手指,“晨哥和宝强这几天出差去了外地,所以不带他们。”

“昨天是我叫的。”王祖蓝慢悠悠地举手。

“前天是我啊。”陈赫说,“好像最近就我们几个在局子里,呀,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如果是我,那绝对不会抓你进局子的,放心吧。”郑恺说,“你会吃穷我们的。”

“超哥——结账啦,今天轮到你了。”陈赫白了他一眼,开始呼唤今日行走的钱包,“作为一名内勤人员,我难得出来一趟,虽然没吃到小龙虾让我有些许伤感,但还是谢谢破费了。”

 

“兹啦”

四下一片寂静,只有郑恺在那儿抽出第二张纸巾的声音。

“怎么了吗?”他看着陈赫和王祖蓝望向自己惊恐的眼神,摸了摸鼻子,“你们的表情很奇怪啊。”

“郑恺,你带钱了吗?”

“当然没有啊,今天又不是我买单。带出来还容易掉。”

“我们好像忘了一件事。”王祖蓝提醒状况外的他,“你可以数数人数。”

“祖蓝、陈赫、超哥。”郑恺擦着手,顺便低头数完,一拍脑袋,“唉我差点忘了自己,四个啊没错。”

“你从哪儿数出来的超哥,心里吗?”陈赫问。

郑恺抬头望了望四周,终于想起十分钟前发生的那件事,他一脸惊恐。

 

“老⋯老板娘,我们是附近局子里的警察,今天忘带钱包了,能不能——”王祖蓝率先出马。

“数一二三吧,我们准备跑。”同伙陈赫背信弃义,“关键时刻走一个是一个。”

“祖蓝作为优秀的情报人员,肯定对如何掌控中年妇女的妙计了如指掌,交给他实在放心。”另一同伙郑恺坚决果敢,对同伴了如指掌。

 

“警/察?你们居然胆敢冒充人民警/察?我前面看见邓队长自己走了,你们是哪儿冒出来的警/察?”

 

无论是陈赫、郑恺还是王祖蓝,都无比痛恨自己为何选择包房—当然是为了吃得舒服点,反正不是自己买单。

而作为内勤人员基本靠点“饿了么”外卖的王祖蓝,同样作为外卖狂热支持者的内勤人员陈赫,以及与电脑为伴,偶尔在周边活动顶班的全能主技术人员郑恺,此时更痛恨的,是那个不付完帐就跑路的警/队队长。

但他们的心理活动也到此为止了。

“给我站住!!”

最终那一天,人们又想起来,被没有带钱包所支配的恐惧。

 

此时的邓超举着个大写的英文牌,在机场接人处张望着。

“这是什么什么baby吧,居然是个洋人。”

“果然我来是正确的,不然谁能胜任呢?”

他抬头望了望航班表,时间快到了,徘徊着的步子不由加紧了。

“完蛋了,我怎么不事先看看接的是谁呢?这活应该让恺恺来的啊。”

“不过一切都能用肢体语言来沟通的吧,啊实在不行我就装作也不是本地人用方言和她说吧?说不定就能对上呢!”

“不好好学习果然是——”

邓超肩上突然被轻轻拍了下,戴着大幅墨镜的长发女子正盯着他。

“嗨⋯嗨罗?”他戛然而止,迅速转身,抬头,灿烂地笑,“En⋯baby?”

“Yeah,Angleababy。”

“Oh⋯安拉baby,go⋯i go here to⋯”

“我叫杨颖,是中国人啦。”

 

⋯⋯这就尴尬了。

 

好在身为警队队长的邓超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极快地从僵硬的状态恢复回来,一手去拿对方拖着的行李箱,一边自我介绍。三两句,两人便互相了解了个大概。

“杨⋯baby小姐。”他不知为何坚持着用英文呼唤这位未来同事,“既然这次回国,就准备一直留在这儿工作了吗?”

“是的,我还是觉得自己的祖/国最好。不过暂时还没想好去哪儿就职。”

“这样啊⋯那要不要考虑来我们这儿工作?”

邓超在内心默默清点着几名队员:强壮如牛的老伙计李晨,武功超群的王宝强,情报灵通的王祖蓝⋯嗯⋯这些是比较靠谱的。

还有好吃懒做的“天才”陈赫,与陈赫一搭上就同样拖后腿的技术人员兼外勤人员郑恺。

那本来是个好苗子,可惜早早被糟蹋了。

看着杨颖略显惊讶的模样,邓超又润色了下。

“亲爱的baby杨颖小姐,请问您愿意同我搭档,去斩妖除魔、降敌伏兵,一起维护世界的和平吗?”

杨颖看了看他,表情有些奇怪。

 

“我前面还以为国家里有什么龙组之类的特殊机构呢。”杨颖在车上一直笑,“邓——”

“你可以随便叫我,譬如学霸。”

“好吧邓爸爸。”杨颖笑得和蔼可亲,“你可真是太幽默了。”

“爸爸也行,你叫我叔叔啊爷爷啊都行。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情绪平复下来后的杨颖显然拥有思考的能力,她微微摇了摇头。

“不是我不喜欢,只是我还没想好。”

邓超一脸了然地点了点头,这在他的意料之内。如果杨颖一口答应了,反倒奇怪呢。

“那你是先在我们这儿呆一阵子吗?”

“嗯。”

“闲着的话过来帮帮工吧,打个十天的实习吧。都是同行人你也能趁早适应下实战环境。”

杨颖惊讶地看着他,显然没料到他在考虑这些。

“嗯?”邓超转着方向盘,一个漂亮的转弯。

“那我就先过来麻烦大家了。”杨颖笑,“多多关照啦。”

“放心吧,见到你他们肯定要激动疯的。”

 

事实证明邓超“学霸”的名号还真不是瞎说的。在这雄性荷尔蒙过于膨胀的警局,有一个优雅美丽的女警员简直是为这黑窟窿开了一扇窗。

郑恺和陈赫争相恐后地上前跟人搭讪。

“杨颖小姐今年贵庚啊?”

“杨颖小姐有什么感兴趣的地方吗?”

“杨颖⋯哎陈赫你挤我做什么?”

“郑恺明明是你挡了我的道!你个天生被女人克的命就别来凑热闹了。”

他俩宛如小孩儿斗架似的掐了起来,没人使真劲,你挠我两下,我踹你一脚就最多了。

“他俩关系是不是很好啊?”

从自己办公室里走出来的邓超目睹了这场闹剧,呵呵地嘲笑着两人的幼稚,就见杨颖走了过来询问。

“每天都嫌弃着对方这儿不好那儿太差,却还是和对方玩得最开心。”邓超摊摊手。

“我也觉得呢。”杨颖说,“他们眼里根本容不下第二个人呢。”

“啊?”邓超有些诧异,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是啊,晾着我们杨颖大警花,自己滚成了一团。”

他猛地一敲桌子。

“好了都别闹了啊!才第一次见面成何体统?还记得我们的口号吗?”

“哦⋯我并不想记得。”郑恺把脚从陈赫身体下抽开。

“是的,这回忆太惨痛我承受不起。”陈赫把自己的手从挠着的郑恺胳膊上收回,放到自己眼睛上捂着。

杨颖就看着一幅优质领袖模样的邓超顿时如同炸了毛,“刷刷”捋起袖子一边一个去挠他们。把对方都整趴下后,又满脸恶作剧得逞的骄傲模样。

这还⋯真像斗胜的公孔雀呢。

杨颖看着他得瑟的模样,觉得自己这个修辞能拿满分。

 

当杨颖坦坦荡荡告诉大家自己是个准备往外勤方面发展的警务人员时,便收揽了一包崇拜的目光。

“杨女侠请受我一拜。”陈赫装模作样。

“杨女侠,陈赫已替我一拜。”

“郑恺你要整事儿对吧?”

王祖蓝推开纠缠成一团的两个人,真挚地望着杨颖。

“杨女侠,请您务必要看管好我们喜欢随处乱跑的队长。一,不要让他看见新鲜事物忘了正事。”

“二,不要让他过多接触电子器械,会坏的,我总是得去修。”郑恺抽空说。

“三,记得让超哥鼓起勇气去面对一切事物,超哥你已经到了该独自面对的年龄了。”陈赫夺下了郑恺的帽子。

邓超听着他们如数家珍地叮嘱着杨颖,却总觉得这是种败坏自己名声的行为。

“等一下啊,你们是不是拉低了我的印象分啊?”他问。

“哦对了,他还特别喜欢说等一下等一下啊来耍花招,这你也得注意。第几条了?”

“陈赫你心机叵测啊!”邓超冲上去揪住陈赫的耳朵。

“这都属实?”杨颖哭笑不得。

“是啊。虽然有的很幼稚,有的听上去难以理解。”王祖蓝看着在以一抵二着的邓超,说,“可能你无法理解为何他有这么多奇怪的"缺点",但你应该也看得出来吧。”

“什么?”

“我们都爱戴着他啊。”王祖蓝对她笑笑,也不管这边乱斗的三个人,自己回到了座位上。

杨颖看着被陈赫压在身体下边,手却死死锢着郑恺不放手的邓超。

他们笑得可真开心。她陷入了沉思。

 

杨颖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邓超,因为她实在太好奇。

听到这问题时,与她一同蹲点在树丛中的邓超愣了愣。

“我也不太清楚,原来他们是爱戴着我的啊?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这种爱戴方式可真够特别的。我前面还被压得差点喘不过去来了呢。”

“该换班了。”他起身,两人一道慢慢远离监控地点。保持了足够的距离,邓超才掏出手机慢悠悠地按了语音键。

“哟——听说你们中有人十分爱戴着我啊?这喜欢就得说出来啊,藏着掖着干啥呢。”

那边果然传来一阵嗤笑。

 

——“超哥你醒醒吧,天亮着呢怎么就睡过去了?”

——“不过我记得你俩在工作时间,这样走神当心被背后袭击。”

 

邓超在那儿象征性地回了声,末了又说:“对了,记得去拿冰箱里的酸奶啊。”

他抹着头上的汗,“这么热的天自己记得降温,我可不想到时候搬运三个人上救护车。这太丢脸了。”

——“可是你连陈赫一个人也搬不动啊。”

——“郑恺你又想尝试下了?”

“很好那这就交给恺恺了,我还是负责观看吧。”邓超从善如流,优雅地回击,“要给年轻人多点锻炼机会。”

他勾勾唇角,得意往兜儿一揣手机,又轻轻握着杨颖的手腕往大片树荫下走,“你第一次出正式任务,强度还有点大,不成的话我一个人来,歇会儿再说。”

杨颖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事实证明,杨颖的第一次任务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她擦拭着额头上沁出来的汗珠,别在身上的警枪磕得她浑身火热。邓超在他身旁拿着对讲机,时不时回以几声肯首。

“没想到第一次出勤,就让你碰到真枪实弹了。”邓超说。

百货大楼下的商铺内突然闯入一个男子,用身上捆绑着炸弹为因,接连威胁好几人作为人质跟着他走,其中有过路的老妇人,浇着水的花店小老板,小珠宝铺的前台营业小姐,付完帐准备离开的附近白领,总共四名群众。

等警/察赶到时,男子已带着人躲在大楼后方废旧的那一处仓库里。

“如果他身上的炸弹属真,在这里爆炸会造成很严重的事故。”杨颖皱着眉。

“他不会继续绑在身上的。”邓超却说,“带人到一处空地便是为了拆卸吧,不然如果是我的话,直接站在商场正中央威胁更有效。”

“但这说明,他身上的炸弹极有可能是真的,而且威力不小。”

“没错⋯这种时候,只能上持久战了。”邓超又叫来一个警/员,“让局里面多派些人来,轮流蹲点,避免疲劳作战。”

“哦对了。”他又说,“如果让郑恺来了就别让陈赫来,怎么说老窝得有放心的人把手,就怕万一。”

 

一轮轮的谈判专家都被他轰了出来,警/员们守在门口无法向前动,生怕男子按下手中的按钮。

“邓队,要不要让狙击手准备,在这儿引起骚动的话,下场极糟。”

“但那也是条生命。”邓超摸摸自己怀中的枪,“我说了多少次,我们最好避免以暴制暴。这不由让我想起了人型战斗机器李大牛同志。”

杨颖听着他用一幅无奈却又愉悦的口气在那儿开始自言自语,只觉得自己愈发紧张了起来。

“来吧。”他对杨颖招手,“我们先埋伏到墙这边,随机应变。”

“近些年来,小规模的个人恐怖事件基本上都是以爆炸案的形式出现。”他屈着身子靠在墙边,突然对杨颖说,“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原料的方便获取,还是操作的简便程度。”杨颖微微握紧了手中的枪,“而且杀伤力相对来说比较大。”

“没错,我向来最看不起这种报复的行为。”可邓超没有点头,他突然站起身子,冲杨颖摆手制止,孤身一人慢悠悠地走向中间。

“都把枪支放下吧,别举着了。”他说,“天气这么热,手臂又酸,万一走了火,就不好看了。”

手中紧紧攥着按钮的男子不远处放置着拆卸下来的炸弹包,颤抖着向他威胁:

“你⋯你可别过来啊,我真的会按下去的。”

邓超耸耸肩,立在原地,然后说:“我并不想来阻止你,毕竟距离如此之远,你也知道,我们都不会瞬间移动,如果比我们的子弹速度和你按压的速度,那就太不明智了。”

“⋯对,对的。所以你们都靠后,离我远点!”男子猛点头,他伸出了手臂迎着一干警/察,这样子看上去有几分可笑。

“所以我只是想和你说几句。”邓超说,一手插在兜儿里,随意得像是个从街边刚走过来的路人。

“可⋯可以。”

杨颖有些焦虑,她并不知道邓超想做什么。只是按她的理论经验来看,这名男子的情绪很不稳定。

“嘘—没事的。”她耳边突然有人说,是临时被调来的郑恺,“这毕竟是我们的队长。”

杨颖愣了愣,对他没由来的信心有些讶异。

“你没有一丝紧张?万一⋯⋯”

“当然啦。”郑恺说,他拍拍杨颖的肩,“这是没有万一的。”

“很好,那我来想和你聊聊关于生命的看法。”邓超突然说,男子一愣,转而语气凶狠。

“你是想劝我吗?警/察,你不要以为我是个蠢蛋!”

“不仅我没有。”邓超说,“我甚至觉得你是个天才,比我的某位天才同事聪明多了。”

“这话得记下,回去能用。”郑恺笑了笑,“陈赫真是随时都被遛出来当反面教材的份儿。”

杨颖看着他轻松的样子,说不出一句话。

 

“各位不要担心,我是警/察,保证会成功完成任务的。”他又把男子晾在一边,被绑着的人群自他跨入仓库后便显露了强烈的情绪波动。

“作为其中唯一的男性,要时刻保持冷静,照顾身边你身边的三位小姐。”邓超冲着那个男孩子说。

“⋯好!”

哎,年轻小伙子的激情就是容易被调动起来。这是个花店里的伙计吧?他想,头发上还沾着花瓣儿呢。

 

“你在说什么闲话!?”被忽视了的男子很愤怒,冲他吼道,“我要按下去了!”

他手指颤抖着,却几乎不敢前进一寸。

“既然你如此想和我交流,那就来谈谈吧。”邓超抢到对方拒绝前说。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生命十分扯淡而又不公?碌碌而为大半辈子,什么都没捞到。有时还有些烦人的家伙会来嘲讽你的努力。”

“好不容易有了对未来全新的希望,却又被抠门的老板苛扣工资,黑心的还会拖着不给。这点我挺有体会的,薪金如流水啊,怎么填得满消费的无底洞呢?”

“没⋯没错。我总是在努力,却总是得不到任何东西。”男子共鸣道,“为什么如此不公平?”

“于是你就绑了几个无辜群众?并且觉得用自己这条烂命来换得一次小暴/动还挺值得,如果能拉几个无辜群众下水更是赚回来了?”

“对的,尤其⋯尤其是国/家/公务/员,凭什么他们——”

“就凭他们比起你来,更尊重生命。”

“不公是一直存在着呢,几乎每个人也都会思考过同你一样的念头。去报复、去泄愤,就因为自认为是那个最不受公平待见的?”

“当你觉得自己的命可有可无,当你觉得拖人下水不算什么,当你开始筹划报复的行为时,你就已经丧失了平等对话的机会。”

“Angleababy。”

“啊?有。”

杨颖突然被点名,还是英文的,有些懵。

“你看好了。”他回头看着杨颖。

“这就是今后你的警/察生涯中会遇到的种种嫌疑人,他们有的被生活折磨的体无完肤,反复挣扎无果,企图以自杀结果一生,你对他们可以拯救,却不能过度执着;他们有的以怨报怨,以暴制暴,你对他们可以抱有同情,却不能过度怜悯。而有的人就像我们面前这位,他确实值得同情,也有可怜之处,但他已经开始践踏生命。”

“我们身为人民/警/察,本不因对任何人手软。而如果一个人开始视自己之生命为可有可无之物,视他人所珍视之生命为报复泄愤之工具,你可以开导他,你可以教诲他,你也可以指引他。”

“当然更重要的是,即使这样,你也必须尊重他,不是尊重他对于自己的态度,而是尊重他的这条生命。”

他缓缓回过身,平视男子。

杨颖看着男子早就呆楞了的眼神,她想自己是找到了自己内心对于从/警之热情的来源。如果能让一个潜在的罪犯变得重新珍视他自己,这确实是件值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是。”这是个好警/察,她想,我要成为和他一样的人。

“警/察先生,我⋯⋯”

 

“砰”

但这划破了重归平和的气氛。

杨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里充盈着泪水的男子慢慢倒落在地。他的身子变得软绵绵的,手中握着的按钮也从无力的手中滑落而下。

“是你⋯开枪了?”

 

“当然,最后的一点是你必须给他相应的惩罚。”

邓超手中的枪转了个圈,又被他慢悠悠插进兜儿里。他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倒落在地上的人,走过去挑出那个按钮,抛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下去。

“他不尊重生命,而这就是他所应得的。”

邓超招收手叫来几个警/察,让他们带着还处于呆愣状态中的人质先过去休息,又有专业人员过来拆弹。

“如果真要犯罪的话,请用聪明一点的方式,优雅一点的方式。”

他又自言自语道:“等一下,说公务/员的话,似乎我也算?”

“超哥,你这次等晚了啊。”郑恺说,他没有杨颖脸上的不可置信,平淡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人,“你记得写报告啊。”

“在场的都得写,你也别想逃。”邓超冷笑着看郑恺,又转眼温柔地望向杨颖,“对了,你愿意做我的——”

“你杀人了,而这个人已经忏悔了。”杨颖直视着他的眼睛,“但你的眼里波澜不惊,仿佛只是经历了一件再过寻常的事。难道这就是你对于生命的尊重吗?”

她狠狠地瞪着邓超,余光也愤怒地望向郑恺。

然后丢下了手中的配枪,跑了出去。

 

“啊⋯⋯?”

愣了好一会儿,邓超语气僵硬地问郑恺,

“等⋯等等啊,你是不是没和她说——”

躺在地上的人动了动。

“——关于我随身带的是轻效麻醉弹这件事。”

 

郑恺愣愣地看了眼冲过去把人抬到担架上的医生们。

“不是吧,你们在一起待了这么多天,你都没跟她提起过?”

“这不是没想起来吗?”

“我以为你耍帅都会提前铺垫好的!”

“我以为你会跟她说才这么做的!”

“好了,这回别说让她和我们今后一起工作了,都要给人家姑娘造成不好的心理阴影了。”

“那也只能你去了。”郑恺推了他一把,“你带回来的姑娘,你带出来的工作,你造成的阴影。说真的你没看到她表情变化的精彩——”

“你看到了还不赶紧说?”

“这不是也没想起来吗?”郑恺学他。

“那⋯那个是谁?”被解绑了的人质经由人搀扶着,望着邓超的背影喃喃道。

“虽然某些场合胆子有点小,虽然总是记性不好,虽然是小孩子脾气,但那是邓超。”

郑恺是笑着回答着,

“我们唯一的警/队队长。”

 

邓超找到杨颖时,她正在先前两人蹲点的地方坐着生闷气。此时火辣辣的阳光已经收回自己的触手,因而坐在树荫下的杨颖显得有几分孤独。

在惹人生气这方面有着奇怪天赋的邓超显然没有在哄人这方面有着相应的水平,他遥遥看着杨颖,左思右想,终于小心地迈步过去。

“杨⋯”

“你不要和我说话。”

“baby⋯”

杨颖不看他。

“杨女侠⋯”

“我不是女侠,我目睹了杀戮,却无能为力。”

听杨颖用上了如此苦大仇深的词,邓超心里咯噔一声。

好吧,换作他,眼睁睁看着这样一幅场景还毫不知情,估计会比杨颖感情更激烈。

邓超在脑海里幻想了下,估计自己会直接冲上去打那个主角吧。

 

——天气不错啊,我们来聊聊刚才那件事?

——如果你愿意听的话,我可以解释。

——嗯⋯我们边走边说?

 

他脑海中切换了无数经典开场白,最后烦闷地揪了揪自己的头发,决定直截了当。

“是轻效麻醉弹。”

杨颖终于抬头,死死咬着的唇上裂开了皮,看得邓超愧疚不已。

我回去得好好收拾下郑恺,就让陈赫和他来玩猜拳相扑吧。

他心想,

当然前提是自己这个“罪魁祸首”要先自我惩戒。

 

“我的配枪里装的都是麻醉弹。”他把口袋里的枪拿出来,乖乖地递给杨颖,“所以是不会有事的。”

“我枪法很准,不会射到致命部位的,恺恺他们可以帮我证明。”

“医生已经把他抬走了,等苏醒了会进行进一步检查和治疗,等那些擦伤治好后我们才会审讯他。”

“我⋯我可以去买些鲜花水果看他的,如果你愿意,我们一起去。”

杨颖在手里玩弄着他的枪,又气又好笑。

“还有呢?”

“我不应该忘了告诉你这件事,我以为⋯⋯不,我早就该和你说的。”

“那走吧。”杨颖把枪放到他手上,“不是还要回去写报告吗?我应该也有份吧。”

“第一次实战我的收获很大。”她说。“我不仅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第一线,也明确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刚才我的情绪就太过波动了。”

“十分谢谢你给我树立了一个楷模。”

邓超整个人松了一口气。

杨颖看着他一幅大石落地的模样,不知怎的笑了。

她想,这是一个好警/察,一个好队长,或许也会是个好搭档。

她没有看错。

他值得放心,值得跟从。

 

当然,这场闹剧在邓超回到警/署之前就传遍了。

“你们不知道啊,超哥这次真的耍足了!他平时总说我耍帅耍帅,还老模范我打篮球,明明自己才是耍帅界的先锋。”

“是啊,可人家虽然爱得瑟却有这个资本。郑恺你有时候投不进篮筐还装模作样,你也去整个麻醉枪瞄准人试试,可别手抖了!”

“陈赫你一天不挤兑我就浑身不舒服是吗?好我待会就去申请前往射击场,而且着重要求由某位天才作为活靶!你看看我射得准不准?”

“准⋯咳,我们恺哥天下第一准,天下第一射!”

“⋯⋯陈赫你还是别说话了。”

“你们又在干什么?工作完了?”邓超遥遥听见他们议论的声音,暗骂郑恺这个八卦的家伙。

几个人本准备嘲笑他的,却见跟在后面的还有杨颖,乖乖地冲他摇头。

拒绝得如此果断,料是邓超也拿他们无可奈何。

等邓超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后,陈赫偷偷抛给郑恺一张纸条。

——兄弟,我们继续。还有什么爆点吗?(天才)

——文字表达不出来!再说了你为什么还要署这个完全不相符的天才之名?

郑恺回丢他,一个不准没砸在桌上,敲到了他的脑门上。

“我其实是照着你脑门砸的。耶,中了。”为了维护自己的射击抛投等水平,郑恺冷静地说。

杨颖看他们拘束的样子,有些无奈,她一笑,“你们随意吧,不用当我在。”

“杨女侠果然英明神武。”陈赫抱拳,然后以抱拳的姿势砸向郑恺。

后者连忙一闪,直接冲向邓超办公室的门。

陈赫呵呵一笑,也麻利地追了上去。

杨颖望着进了办公室的两人,和那扇门后的世界,露出了一个笑。

 

“别告诉我你俩就是过来换个场地打架的。”

“当然不是。”陈赫在背后揪了一把郑恺的手臂,又被反揪了一大把,呲牙裂嘴地笑着。

“我们是想问问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

“就杨女侠会不会——”

“会不会成为我们轮流买单中的一份子。”陈赫从善如流掐断了郑恺的话。

“——是会不会留下来成为我们的一份子!””郑恺很苦恼。

“我不知道啊。”邓超抓了抓头发,“我觉得⋯嗯⋯随缘吧。”

两人对看一眼。似乎希望不大啊。

“超哥你上次没结账就走了。”陈赫突然想到这个,“我们还被老板追杀了。”

“是的,所以下次还是你买单。”郑恺觉得还是别提邓超的伤心事了,毕竟这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就顺着陈赫的话趁机敲诈,“记得这次别忘了。”

“记着了记着了。”

 

邓超拉开被窝,套着个背心慢悠悠地钻进去,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

“诶,喂——什么事啊陈赫。”

“好消息啊超哥,磐石杨似乎有戏啊!”

“什么鬼啊,前面不还是杨女侠啊。”邓超哭笑不得,就听那头传来撞击声和一声“哎哟”,接着郑恺的声音传了过来。

“总的来说就是这样,她似乎挺喜欢这儿的。”

“你们怎么知道的?”邓超已经懒得去想他俩为何呆在一道了。

“前面我写完报告和陈赫一起准备回去,就见杨颖还在那儿办公。我问她怎么了啊。她说明天就是自己在这儿帮工实习的最后一天了,挺不舍得的。”

“对哦,都已经过十天了。”邓超在那儿掰手指,一滑手机掉下去了,纵使他眼疾手快也抓不住。

而那边的陈赫猖狂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邓超你是激动得砸手机了吗?”

“你安静点吧,明天工作多得你绝对没力气笑。”

“说真的,超哥,你不准备去试试。”郑恺问他,“baby她真挺好的,相处的不错,我们人手不足是实话啊。”

“我会想想的。”邓超催促,“行了我挂了啊,你们赶紧回去吧。”

 

今天他是下午的轮班,刚进门,邓超就看见几个人目光一直悠悠注视着自己。

“怎么了吗?”他挺疑惑,衣服没穿反啊。

杨颖站在前边,冲着他笑吟吟的。

“听说你有话和我讲?”

邓超心里把陈赫同郑恺翻来覆去打了好几遍。

“啊⋯啊,对的。”

他斟酌着开口。

“那⋯杨baby小姐。”

这蹩脚的英文听上去有些糟糕,高端海归人才杨颖感觉到周边的视线都带着点意味不明的好笑,无奈地耸了耸肩。

“其实你可以叫我原名。”她说,“这是个不错的名字,不是吗?”

“但为了向我们的女士有示尊重——”邓超语气陡转,“就当然得遵从女士的偏好了。”

“别笑!”他又瞪向那边正大光明“窥探”自己的人,“陈赫你活干完了吗?郑恺你档案整理好了?”

“好了好了,早好了。”陈赫在那边说,“我们年轻人不一样啊,精力好速度快,一个顶俩。”

“超哥就不行了,不仅记性不好了,速度也慢下来了。”郑恺搭腔。

杨颖闻言偷偷捂嘴笑,邓超狠狠瞪了他俩一眼,突然笑了。

“对了,我想起来一件事。”他笑得眯起来了一双眼,这样子看得陈赫心里五分不安五分忐忑。

“杨颖小姐虽然是女中豪杰,可到我们这儿来还是头一遭,那么为了庆祝我们新组合的成立,我决定延绵我们的优良传统,晚上同她一道去胡吃海喝一次。”

“不过我手头还有工作呢⋯我怎么说也是领导啊,偶尔滥用滥用职权似乎也不坏?”

“不⋯超哥你不能开先例的,权力是毒药,会止不住的。”陈赫当机立断,刚想找自己的相声搭档来个双簧,就见对方埋头进了文件堆。

“啊⋯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数据库还没更新呢。”郑恺恢复兢兢业业模样的速度才是堪称猎豹,他一把推开靠过来和自己一同看笑话的陈赫,“去去去,没听见超哥在跟你说话吗!”

“郑恺我们纯洁的革命统一战线友谊呢?”

“那在早上你把我的肉包一并吃了的时候就消化掉了吧。”

 

“闲杂人等可终于各干各的去了,每天都要这么折腾一遭,我这个领导可做的真够烂的,完全没威信啊。”

杨颖站在门外,听他笑着抱怨。顺着洁净的玻璃朝里面望去,方才吵闹着的几个家伙此时倒乖乖坐在了自己位置上。只不过陈赫和郑恺位子本来就挨在一道,两双眼睛依旧凝固在自己这,陈赫还冲自己眨了下眼睛,随后被郑恺一把按下脑袋。

“陈赫,你这样要暴露的!”窗户那边的郑恺朝他吼道。

“郑恺你能听听自己的嗓门吗?我就是跳个眉毛舞运动一下。”

“你就胡扯去吧!”

 

看,他们还是在干自己的事。

不过杨颖笑吟吟地移开视线,点了点头。

“可是我觉得你是个好领导。”她想了想,“我也更愿意和他们一样叫你队长。”

“那⋯⋯”邓超顿了顿,突然冲她露出一个明媚的笑,“亲爱的杨颖女侠,请问您愿意和我做搭档,上天入地,翻山越岭,跨江河,绝火海,保卫这片地区的安宁吗?”

 

你可真贫。杨颖想。

这一切的场景与她刚回国这片故土时几乎一样,只是稍微正经了些。

“上天入地的事有我们的大圣几百年前就一手包干了。”

“翻山越岭容易迷失了方向,这儿有特种兵。”

“跨江河绝火海或许只有专业的消防武警官兵能全身而退。”

“保卫这片地区的安宁本就是我的分内事儿。”

“亲爱的邓队长。”杨颖语气咄咄逼人,眼里更是有锐利的光芒,“您这些比喻倒是平易近人了许多,想来是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吧,敬佩敬佩。”

“哎,承让承让,杨女侠的水平才是又好上一层楼了。不过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去交班了。”

“可你不是说要替我接风庆祝一下新搭档的组成吗?”

“⋯啊?”

“来的路上我已经看好了,就前面一条街的烧烤摊吧。”

“可以倒是可以,只是你⋯⋯”

“你这不会是真傻吧?”

“谁说的?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毕竟刀枪不入的磐石杨居然松动了,真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是否又大了。”

 

“这只算过了观察期。”杨颖小声说,“但还不赖。”

然后她抱着臂,勾了勾唇。

“去维护世界和平什么的,实在是太不现实了。现在这些上刀山下火海虽然仅仅限于我们伟大的神话传说里,我也不是什么受过特殊训练的高素质战斗兵。”

“但如果是跟你搭档的话,那尽力去试试也没有什么困难的。”

“没错,拖了那么久,我终于有答案了。”

“这还用想嘛?我当然愿意。”

她在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最后微笑道。

“队长,请多关照啊。”

 

“太感人肺腑了,听得我几乎要哭出来了呢。”陈赫搭着郑恺的肩,靠在门边凉凉地说,“你说超哥这是有了新欢就忘了咱们这些旧爱了吗?”

“照你这么说的话,晨哥就是糟糠之妻了。”郑恺安慰他,“就知足吧。”

 

“傻站那儿干嘛呢?还不快点跟上来。”遥遥传来他们口中“处处留情”人的声音,“那家烧烤摊据说也有小龙虾,你们不是惦记老久了吗?”

 

陈赫和郑恺对望一眼,终在对方眼里几乎看到了彼此,而那带着点哭笑不得的无奈神情,最后又演化成了那句。

 

“来了,但记得今天是你买单啊——”

 

Fin.


评论(5)

热度(44)